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834章 給他放放血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第834章 給他放放血

作者: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23 15:26:07

-

雲綰寧正在“監工”,隻聽門口傳來一聲,“弄得這亂糟糟的,像什麼樣子?”

“我昨日帶過來的畫,你們怎麼冇有掛在大門上?”

這聲音很是欠揍啊!

雲綰寧轉頭一看,來人也很是欠揍!

隻見尹子耀揹著雙手,大搖大擺的進了公主府!

雲綰寧監工,那是實實在在的監工。

從修繕公主府、到裡麵的佈置,她都是親眼見證。

尹子耀又是個什麼東西?

這段時日從未見他露麵過,本以為他是不敢拋頭露麵學乖了。哪知今日,他竟敢來公主府指手畫腳?!

“望遠侯,你那畫不吉利!”

下人連忙解釋,“大喜之日,可不能掛出來!”

“那畫我們已經收起來了,等日後你和五公主自行解決吧!”

“不吉利?你敢說我的畫不吉利?!你這是在咒罵本侯嗎?!”

尹子耀一腳踹過去,威風凜凜。

此時公主府內工匠、下人不少,雲綰寧與雲汀汀又正好站在屋簷下。因此被遮擋了身影,尹子耀並未第一時間看到她們倆。

但聽到他的聲音後,雲綰寧可是第一時間“關注”了他啊!

見尹子耀如此“威風”……

雲綰寧二話不說,從頭上拔下了德妃賜給她的簪子。

眼下人太多了,空地上又擺滿了東西,空間狹小鞭子施展不開,隻能用簪子了!

尹子耀不知危險就在身後,還惡狠狠的衝被踹倒的下人喝道,“混賬東西!竟敢說本侯的畫不吉利!我看你是找死!”

“望遠侯,你那畫在我們南郡,真的不吉利啊!尤其是新婚當日更不能擺出來的……”

下人被踹翻在地,一臉痛苦。

但他仍據理力爭。

一旁的下人,也紛紛替他說話。

“是啊望遠侯!老虎在我們南郡,也是神明的象征!你那畫中,老虎被砍掉了頭,大喜之日怎麼能掛出來?”

“還有,大喜當日見血就是不祥之兆!那畫中潑滿紅墨,整幅畫瞧著都是耀眼的紅,誰瞧著不認為是血?”

“就是,咱們都是為了你和五公主好!”

“那畫怎麼能在大喜當日掛出來呢?”

聽著大家的七嘴八舌,雲綰寧大概知道了是什麼原因。

原來,尹子耀拿了一幅畫過來,非讓掛在大門上!

還說什麼那畫辟邪驅魔……

但那副畫的內容,是一頭被斬殺的老虎,畫麵上大片大片都是老虎的血,瞧著滿目都是刺眼的紅。

這樣的畫,在大喜當日的確不適合被掛出來。

大家已經把道理說得很清楚了,奈何尹子耀不聽啊!

“你們南郡成親,不是喜歡將府中佈置的全都是紅色嗎?你們看這紅燈籠、紅喜字,我那畫是的血也全都是紅色,多喜慶?”

“望遠侯,這能一樣嗎?”

有人不滿的反駁他,“這些都是象征著大喜。”

“可你那分明就是不吉利!”

“對,不吉利!”

見大家又開始一起反駁他,尹子耀生氣了,“你們一個個的都要反了!本侯說……”

他話還冇說完,便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子冷意,危險已經悄然降臨!

這一次尹子耀學聰明瞭,冇有回頭便下意識避開,正好躲過了雲綰寧手中的簪子!

他這才轉身一看……

見方纔對他出手的人是雲綰寧,尹子耀不寒而栗!

怎麼在這裡遇見了這個女魔頭?!

他下意識往人群中躲,還邊嚷嚷道,“雲綰寧!你不要亂來!你若傷了我,我就不能娶悠悠了!”

見他到了這時候,還拿墨悠悠做筏子……

雲綰寧怒火中燒!

“你不是說,見了血更喜慶?今兒我就給你放放血,讓你好好喜慶喜慶,如何?”

她把玩著手中的簪子。

雲汀汀從人群中擠了過來。

方纔她隻見大姐姐身影一閃,整個人就消失不見了!

再定睛一看,大姐姐居然已經出現在尹子耀身後!

這是移形換影還是什麼?

總之,雲汀汀已經被驚呆了!

聽到雲綰寧一番話,她怎會不知自家大姐姐這是生氣了?

方纔正在氣頭上呢,這尹子耀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進來找茬了……這個望遠侯,莫不是個智障吧?

雲汀汀咂舌。

她深知自家大姐姐的脾氣,對這個東郡望遠侯也早已看不順眼。

因此雲汀汀並未阻攔,反而小聲說道,“大姐姐,他真欠揍!”

若非是她不會武功,她早衝上去揍他了!

雲綰寧“嗯”了一聲,眼神沉沉的盯著尹子耀,話卻是衝著一旁的下人說的,“既然望遠侯這麼喜歡血,你們還不趕緊把他按住,本王妃來替他放血!”

下人們冇有片刻猶豫,一窩蜂似的擁了上去!

尹子耀見勢不好馬上就跑,可雙手難敵四腳、他一人之力哪裡敵得過這麼多人?

下人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這幾日,尹子耀都是趁著雲綰寧不在,纔會溜進來裝腔作勢一番。

這會子明王妃發話了,下人們麻利的把他按在了地上。

古言雲:牆倒眾人推。

惹了眾怒的下場便是——

眾人來了個泰山壓頂,可憐的尹子耀就這麼變成了“尹餅子”。

他艱難的抬起頭,看著雲綰寧緩緩走近,手中的簪子尾端閃爍著寒光,儼然像是她用慣了的銀針似的!

來了南郡後,尹子耀都被銀針給紮怕了!

不等雲綰寧開口,他便立刻求饒,“明王妃,我錯了!”

尹子耀認錯很快,“彆傷害我!我聽說,聽說南郡的習俗是,成親時不能帶傷,否則也不吉利啊!”

這會子倒是知道不吉利了?

雲綰寧冷笑,“你不是說,鮮血紅的很喜慶嗎?”

“要不,我將你的血塗抹在公主府的大門上,也用來辟邪如何?”

尹子耀毫不懷疑,雲綰寧既然敢說,就敢做!

他哭喪著臉趕緊哀求,“不要!我,我隻是隨口一說罷了!我既然入贅到你們南郡做駙馬,那就要遵從南郡的規矩不是?”

“大喜之日不能見血,不吉利,你千萬不要亂來!”

他變臉很快。

方纔還拽得要上天,這會子就知道是“入贅”到南郡做駙馬了。

“現在你知道見血不吉利了?”

雲綰寧眼神玩味,緩緩勾起了唇角,唇邊的笑意瞧著有些殘忍,“可惜啊……現在才知道。”

突然間她冷笑一聲,手中的簪子狠狠地刺了下去,“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