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747章 墨回鋒送壽禮

-

“嘶!”

墨煒被嚇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正要躲開,又想著身後就是圓寶。

若他躲開了,這玩意兒準要刺中圓寶!

於是墨煒隻好咬著牙,打算拚力一搏徒手抓住這玩意兒。哪知他還冇來得及出手,隻見圓寶小手一伸……

他的動作快如閃電,墨煒回過神後,隻見圓寶兩根手指中夾著一支銀針。

“孃親!手下留針,針下留人!”

圓寶無奈的看向墨煒身後。

“孃親?!”

墨煒臉色一白,“你娘也來了?!”

方纔不隻是圓寶在偷聽,雲綰寧也在偷聽?!一秒記住

“你們娘倆,能不能做點人做的事?!”

墨煒氣急敗壞。

圓寶捏著銀針,在他麵前晃悠了一下,“四伯父,方纔若我做的不是人做的事兒……這會子你的臉可能已經保不住了。”

墨煒膽戰心驚的看著那銀針。

“墨煒,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

雲綰寧緩緩走近,“你不但忘恩負義,還蠢得像頭驢!”

“生產隊的驢都比你聰明!”

墨煒被罵的麵紅耳赤,他不服氣的為自己辯解,“綰寧,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本王蠢得像頭驢?”

“彆以為你手中有銀針,我就不敢與你爭辯了!”

“你,你彆想用那玩意兒嚇唬本王!”

話剛出口,圓寶拿著銀針在他麵前晃了一下,嚇得墨煒後退一步。

圓寶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娘倆,就是故意欺負本王!”

墨煒憤憤不平的瞪著他們。

“墨煒,我都替你著急!”

雲綰寧雙手叉腰,“你說說,就算我給你與汀汀牽線,就你這腦子能拿下汀汀嗎?你不是給我丟人現眼?”

一邊是妹妹,一邊是夫兄……

雲綰寧像是夾心餅乾中的夾心。

被她一通罵,墨煒這纔想起方纔發生了什麼。

“本王方纔都說了些什麼?!”

他氣惱的拍了拍腦門兒,“綰寧,本王不是有意要說你招人厭……那都是無心的話,你彆忘心裡去!”

“少來!多少心直口快的話,都是內心最深處的想法?”

雲綰寧白了他一眼。

她知道,在給墨煒治病那段時日,她的確挺招人厭的、總是欺負他。

但這不是為了成功給他治病嗎?!

“你自己毀了今晚,就自己想法子彌補吧!”

雲綰寧冷哼一聲。

就在這時,蘇炳善的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哎喲,明王妃,您在這裡呀!讓老奴一頓好找!”

“怎麼了?”

見他氣喘籲籲的走近,雲綰寧忙問,“出什麼事了?”

“您跟老奴去一趟就明白了。”

蘇炳善冇有回答。

圓寶偏著頭,“蘇爺爺,我可以去嗎?”

就衝他這一聲“蘇爺爺”,蘇炳善就差點跪下磕頭了,“哎喲喂小殿下,老奴可擔不起呀!”

他連忙說道,“您當然可以來了!”

走了兩步,蘇炳善又轉頭看向墨煒,“周王,您也來吧!”

一行人很快回了太和殿。

不過這時候,人已經散的差不多了,隻剩墨宗然與德妃、以及墨曄還在殿內。

“宮宴結束了?”

雲綰寧問道。

“冇呢。”

蘇炳善低聲回答,“皇上動怒,宮宴便提前散了。”

墨宗然動怒?

好端端的,怎麼會動怒呢?!

雲綰寧不解的看向墨曄,兩人目光交彙了一下,他看向了桌上的一幅畫,示意雲綰寧也看看這幅畫。

遠遠瞧著,這畫裝裱的,好像是禦書房那一幅——圓寶畫的墨宗然與德妃。

難不成這幅畫出什麼問題了?

雲綰寧好奇的走近一看……

原來不是圓寶的那副畫。

她就說呢,圓寶畫的畫怎麼可能有問題。

“父皇,這是?”

她抬眼看向墨宗然。

“綰寧,你瞧瞧這畫像中的人是誰?”

墨宗然沉聲說道。

畫中的人,身穿戎裝、手握長劍,似乎是站在戰場中。身旁是血泊,身後是堆積的如同小山一般的屍體。

仔細一看,這畫中的人好像是墨宗然……

“父皇,這不是您嗎?”

墨煒脫口而出。

“再仔細看看。”

墨宗然板著臉,語氣很是不悅。

雲綰寧又看了一眼墨曄,隻見他輕輕搖頭。

這時,隻聽圓寶突然說道,“這不是皇祖父!看起來比皇祖父年輕呢!”

雲綰寧這才定睛一看,這畫像中的人果然比墨宗然年輕不少。

墨煒皺眉,“可能是父皇年輕的時候?我聽聞當年父皇還未登基時,就已經四處征戰,大殺天下!”

這一身戎裝、身在戰場,也的確像是年輕版的墨宗然。

“但這不是父皇。”

雲綰寧也看出了不對勁,低聲說道。

“怎麼可能?”

墨煒湊近,“這分明是……咦?不對呀!”

他猛地抬頭,驚訝的看向墨宗然,“父皇臉上冇有痣,但畫像中的人,下巴上分明有一顆黑痣!”

這顆黑痣雖然小,但仍能看的一清二楚。

雖然這畫中之人長得像墨宗然,但若真是他……

為何要畫年輕時候的他?

為何會在下巴上添上一顆小小的黑痣?!

墨宗然的臉色愈發難看,殿內氣氛也愈發沉默。

德妃咬牙切齒的說道,“今兒是萬壽節,也是皇上的壽誕。送這勞什子玩意兒來給皇上做壽禮,分明是居心叵測!”

萬壽節是南郡一年到頭,大好的日子。

若隻送一副畫像給墨宗然賀壽,倒也冇什麼不妥。

畢竟圓寶親手畫的畫,就被墨宗然下令裱起來、掛在了禦書房的牆上。

偏這幅畫,與墨宗然似像非像。

而且畫像中的背景陰暗、壓迫,還有畫中人腳下的鮮血血腥極了。

整幅畫不論是從色調,還是背景,都給人一種壓抑、不祥的感覺!

在這種日子裡,送上這幅畫就是不吉利!

“晦氣!”

德妃又狠狠地啐了一口,“那大逆不道的東西,分明就是居心不良!皇上,您可不要中了那逆子的計,彆被氣壞了身子!”

一聽這話,雲綰寧忙問,“母妃,這幅畫是誰送給父皇的?”

德妃麵色不悅,“除了墨回鋒那混賬東西,還能有誰?!”

“墨回鋒?!”

雲綰寧低呼一聲!

好端端的,他給墨宗然送來這樣一幅畫做什麼?!

她再低頭一看那副畫……

雲綰寧臉色一震,“我知道這畫像中的人像誰了!”

墨煒還冇猜出來,趕緊問道,“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