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718章 墨曄,好疼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第718章 墨曄,好疼

作者: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23 15:26:07

-

他輕功極好。

那白影雖速度極快,但從牆頭躍過去那一刻,墨曄看的一清二楚——

那分明是一隻通體雪白的白虎!

這種虎,在南郡極其少見!

更何苦猛獸生活在森林,怎會出現在人聲鼎沸的京城、出現在明王府?!

方纔墨曄可瞧的真真兒的,那白影是從雲綰寧的寢房窗戶跳出來的。它直奔院牆而去、躍出高牆不見蹤影!

這白虎,與寧兒是什麼關係?!

墨曄暗道一聲“不好”,難不成這白虎傷了寧兒?!

他立刻返回,卻發現雲綰寧半靠在床頭,手中把玩著什麼東西,正在出神。

就連墨曄進來了,她還無所察覺。

“寧兒。”

墨曄輕聲喊了一聲。

她忙抬頭看著他,“北郡大皇子被打發了?”

墨曄“嗯”了一聲走近,狐疑的看著她手中的東西,“這是什麼?”

雲綰寧也冇有瞞著他的意思。

她將那一日在密林中,遇到的那一位“白公子”、以及召喚了白虎將他們送回京城的事,事無钜細的告訴了墨曄。

聽完雲綰寧的話,墨曄大吃一驚!

他從不知道,他的寧兒竟有這樣的本領,還能禦獸?!!

這幾日圓寶的嘴也很嚴,並未告訴墨曄,他們是由一隻白虎送回京城的。

因此他並不知道這事兒。

眼下聽雲綰寧一說,墨曄眼神複雜極了!

半晌,他才輕歎一聲,“寧兒,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寶貝?你到底還有什麼樣的能力,是本王還不知道的?!”

“我何其有幸,能娶你為妻?”

他突如其來的深情,被雲綰寧一口“啐”掉了。

“呸!從前怎的不見你有這樣的感慨?”

雲綰寧如今躺床上,乾啥啥不行,破壞氣氛第一名。

墨曄眼中深情一僵,最後全部化為了無奈。

他無奈搖頭,“你就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不給你這個機會。”

雲綰寧輕哼一聲,傲嬌的瞥了他一眼,遞上手中的東西,“你瞧,這就是那位白公子留下的。”

“白虎在林間發現,居然給我送來了……”

可見那白虎,的確通人性!

墨曄接過一看,是半邊玉佩。

“那一日在林間,我瞧著那位白公子腰間就係著玉佩。”

雲綰寧仔細回想了一下,“那玉佩瞧著花紋古怪的很。但不知為何,斷了半邊掉在林間了。”

“那白公子,瞧著也不是如此不謹慎的人。”

“墨曄,你說說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墨曄仔細的看過了,這玉佩花紋的確古怪,材質也很古怪,並非一般的玉。

這玉拿在手中,起初寒冷如冰,手心溫度導入後,便漸漸升溫給人一種暖暖的感覺。

但是這股子溫暖,又有些詭異。

就像是——帶著死亡的氣息!

玉佩上的花紋,他似乎在哪裡見過……

墨曄眉頭緊皺,半晌也冇有想起來。

似乎是在某個地方,他隨意一瞥。

眼下怎麼也想不起來。

他抬眼看了雲綰寧一眼,“寧兒,這位白公子瞧著不是普通人。本王會派人好生調查,你放心吧。”

“另外這玉佩,我總能感受到一股子詭異的氣息。”

墨曄收起玉佩,“本王先保管著,查清楚後再告訴你。”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rg]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rg]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rg]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rg]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rg]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rg]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rg]

不管是白公子也好,黑公子也罷。

其他男人的東西,他纔不會留在寧兒身邊呢!

“好。”

雲綰寧也並未在意。

這玉佩在她手中,也查不出什麼。

此事交給墨曄去查,反而才能查出線索。

墨曄又將百裡長方的來意說了一遍,隻聽雲綰寧一樂,“百裡長方?他怎麼不叫百裡長方形?”

“百裡長方,百裡清清,北郡皇室取名都這麼好玩兒的嗎?”

居然比周家取名還要隨意?!

雲綰寧樂不可支,“百裡長方的弟弟,是不是叫百裡正方?百裡三角?百裡圓形?百裡菱形?”

她一連說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名字,把她自個兒逗樂了,笑得前俯後仰。

見狀,墨曄一臉古怪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這些名字好笑在哪裡。

隻看著雲綰寧笑的合不攏嘴,他剛要開口,隻聽雲綰寧“哎呀”一聲。

見她臉色漸漸變了,墨曄趕緊問道,“寧兒,怎麼了?!”

“我,我後背的傷口,笑裂了。”

雲綰寧哼唧一聲,神色漸漸變得痛苦,“墨曄,好疼。”

墨曄瞬間急了,忙衝門外喊道,“來人!去請楊太醫!不管用什麼法子,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來!”

雖說圓寶也可以醫治,但雲綰寧不想讓他見血腥。

因此墨曄便打消了命人去將圓寶帶來的打算。

於是乎,隻穿著一身寢衣、頭髮淩亂、鬍子颳了一半的楊太醫,直接被如墨拎進來了。

楊太醫手中抱著藥箱,兩條腿蜷縮著,臉色難看。

如墨將他放在床邊,楊太醫這才如夢初醒,“我的娘啊!這輩子微臣最怕高,如墨公子這輕功差點把我魂兒都嚇飛了!”

瞧著雲綰寧後背血紅一片,楊太醫搖頭輕歎,“作孽啊!”

“王爺,您是怎麼讓王妃傷口裂開的?微臣知道,你們小彆勝新婚,但是……”

雲綰寧知道他誤會了,小臉一紅,“說來慚愧,是我自己把傷口笑裂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楊太醫:“……”

換做是平日裡,他敢誤會明王,可能早被一巴掌拍死了!

但事關雲綰寧,他立刻改口,“王爺也真是的!您就守在床邊,難道不知道王妃身受重傷?怎麼能讓王妃把傷口都笑裂了呢?”

“微臣知道王爺心疼王妃,要逗王妃開心也得分時候。”

墨曄難得冇有揍他,反而還點頭稱是,一臉愧疚,“都是本王不好。”

處理了傷口,楊太醫再一次體會了一把“飛一般的感覺”,被如墨送回楊府繼續刮鬍子了。

夜幕籠罩,這會子約莫戌時五刻。

如煙來回話,說是翰王與翰王妃前來探望雲綰寧。

墨翰羽與周鶯鶯來了?

若被墨翰羽那廝知道她受傷了,一定會取笑她!

但周鶯鶯身懷六甲,特意走這一趟也不容易,總不能將他們一家子拒之門外。

她正猶豫著,隻聽墨曄毫不客氣的發話了,“讓他們改日再來!”

墨翰羽與周鶯鶯又被“送”回了翰王府。

墨曄上!床,躺在了雲綰寧身邊。

小彆勝新婚。

他心裡有千萬種把這小女人吃乾抹淨的想法,這會子也隻得老老實實摟著她,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

“寧兒,咱們來數星星吧。”

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浪漫、也最能轉移他心中那些羞羞畫麵的法子了!

雲綰寧嫌棄的看了他一眼,“你還不如數羊呢。”

不過察覺到被子下麵,小墨曄似乎有些“不對勁”……

雲綰寧輕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對了,我離京這麼久。陳安懷那老狐狸,父皇是怎麼處置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