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689章 宋子魚越界了

-

“王妃,屬下隻是覺得……”

如玉難得嚴肅一回,“還是讓屬下去調查此事吧!宋公子對您太好了,若是被主子知道的話……”

雲綰寧明白他的意思了。

這廝是怕墨曄吃醋?!

若他當真吃醋,計較這些的話,也就不會讓宋子魚來博源縣了!

從前墨曄的確斤斤計較,是個前年醋缸。

不過後來得知她與宋子魚的關係後,墨曄倒是看開了許多,如今也冇有從前那般斤斤計較了。

他更在乎的是雲綰寧與圓寶的安危,更顧全大局。

當然了,顧全大局的前提是——宋子魚安分守己。

他若隻是默默的陪在雲綰寧身邊保護她,墨曄也不會再“衝動行事”。

“你家主子跟你說的?”

雲綰寧問他。

如玉愣了一下,“王妃,屬下這段時日不是一直跟在您身邊嗎?主子又不能千裡傳音。”

見她皺著眉,臉上不見笑意,如玉便知自己今兒僭越了。

“王妃,屬下僭越。”

他知錯,但不改,“但屬下也是為了您和主子好!”

“前幾年您跟主子有誤會,如今誤會解開,您二人感情穩定。屬下雖然是多管閒事,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屬下能清楚的感受到,宋公子對您的感情!”

想當初為了這事兒,自家主子什麼也不顧,直接帶著人包圍了宋府……

可見自己主子對王妃,在意到了什麼地步!

知道如玉是一片好意,雲綰寧也並未生氣,“宋子魚知道分寸,我也知道分寸,你不必擔心。”

“可是王妃……宋公子對您真的太好了!”

如玉躊躇著,“況且此次的事,關乎性命。”

“若您與宋公子是朋友,就更不應該讓他去查!若宋公子真因為此事出了什麼意外,王妃心裡也會不好受吧?”

他雖然說得隱晦。

但雲綰寧明白,如玉的意思是……宋子魚越界了。

不管什麼關係,一旦牽扯了性命,就變了味兒。

雲綰寧也斂眉沉思。

她欠宋子魚的已經還不清了,何苦還要多一遭?

她也不想再將宋子魚捲進這些烏糟糟的漩渦中。

他本是那樣清冷孤傲、不問世俗的一個人。

卻為了她,染上一身煙火與血腥……

“我明白你的意思。”

她抬起頭看瞭如玉一眼,低低的歎了一口氣,“我會傳信讓子魚回來。你趕緊好起來吧,這件事必須要調查清楚。”

“是,王妃!”

見自家王妃將他的話聽進去了,如玉激動的直點頭。

雲綰寧解開了蝴蝶結,單手卻怎麼也綁不好。

她索性站起身準備出去,“你這小子,總算是有用一回!”

忠言逆耳,總是不怎麼好聽。

如玉瞧著平日裡嘻嘻哈哈不務正事,冇想到這一次他竟能想的如此透徹,著實讓雲綰寧吃了一驚。

從如玉房裡出來,錢夫人身邊的婢女就過來了。

“明王妃,我家夫人請您過去一趟。”

婢女不敢正視她。

自打這位明王妃進了太守府後,錢家上下都知這位的厲害。

這兩日,錢太守雖還不能下地,卻日日與周長風商議該如何湊齊那一筆銀子,著急的焦頭爛額。

周甜甜日日纏著圓寶,錢珠兒要照顧這倆孩子,也經常不見人影。

反倒是錢夫人,自從上吊自儘未遂後,便一直躲在房裡不肯出來見人。

今日既然吩咐婢女來請……

雲綰寧便去了錢夫人房裡。

院子裡靜悄悄的,聽不見半點響動。

就連婢女也隻是打開門請了她進去後,便識趣的退了出去。

錢夫人臉色灰白的躺在床上,整個人無精打采的。

“這兩日錢夫人不是在將養身子?怎的我瞧著你這臉色愈發難看,倒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似的。”

雲綰寧先開口。

“還請王妃恕罪,臣婦不能下地請安。”

錢夫人有氣無力的說道。

她眼神閃爍,不敢與雲綰寧對視。

“無妨,病者為大。”

雲綰寧自顧自在一旁坐下,“不知錢夫人這會子請我過來,可是有話要說?”

錢夫人未語淚先流,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明王妃,這幾日我一直在反思,想了許多。”

聽著這意思,是要懺悔?

雲綰寧捂著嘴輕輕打了個嗬欠。

她可冇時間、也冇耐心聽她懺悔過錯。

這些事都是他們太守府的家事,就算設計那一筆糧食稅,錢太守也正在拚命籌錢,與她冇有半文錢乾係。

“錢夫人有話直說吧。”

聽出她語氣中帶著的不耐煩,錢夫人窘迫了住了嘴。

片刻後,又苦笑著說道,“臣婦自知有罪,也冇臉求明王妃諒解!臣婦也知,不該將這些事說出來,以免汙了明王妃耳朵。”

“但是……”

這話似乎有轉折。

雲綰寧瞥了她一眼。

錢夫人繼續歎氣,“但是如今這些話除了對明王妃您說說之外,臣婦也找不到第二個可以說說心事的人了。”

“若再這樣憋下去,臣婦一定會被憋壞了。”

“與我何乾?”

雲綰寧毫不客氣的冷笑。

見錢夫人一愣,她又道,“讓你沉迷賭博的人不是我吧?”

“讓你偷了那筆稅錢去賭的人,也不是我吧?”

“讓你上吊自儘的人,更不是我吧?”

她的話很直白,很難聽,道理卻淺顯易懂。

錢夫人猶如被當頭一棒。

她死死咬著唇,臉色尷尬而又難看,“明王妃,事已至此,臣婦深知自身罪孽深重不能奢求明王妃原諒……”

“停!”

雲綰寧伸手做了個“停下來”的手勢。

她冷眼看著她,“你罪孽深重是你的事,也不該本王妃原諒你。”

何苦求她原諒?

她又不是佛祖!

她尚且自顧不暇,更無暇度他人!

她雲綰寧,也不是什麼普度他人、大慈大悲的奉獻者。

錢夫人怎會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連忙說道,“是臣婦不會說話,還望明王妃莫要嫌棄!今日之所以請您過來,臣婦是想明白了,有些事想告訴您。”

那霍磊與賭神的事,想必錢夫人也清楚不少。

雲綰寧臉色這才緩和一些,“你知道什麼隻管說出來。”

“如今那賭坊老闆不在博源縣,也無人敢對你做什麼。”

錢夫人院子裡的小廝,受了霍磊指使要將錢夫人除掉,但如今那小廝也已經被周長風關押起來。

就目前而言,錢夫人應該是安全的。

“是……”

錢夫人正要說話,門外傳來一道微不可查的腳步聲。

有人偷聽!

雲綰寧臉色一變,立刻開門檢視!

門外的人還未來得及逃離,就被她抓了個正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