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685章 為她終身不娶

-

那是一方手帕,手帕上繡著兩隻交頸而臥的鴛鴦。

手帕右下方繡著兩個字:清,陽。

雖然繡著這兩個字,卻也算不得什麼證據。畢竟名字帶清和陽的人多不勝數,不一定證明陳貴妃心儀之人就是褚衛陽。

但墨曄知道,陳貴妃閨名——陳清秀。

這方手帕年代已久,顏色都已經泛黃。

但手帕主人顯然將它儲存的極好,上麵不但有胰子的清香,邊角也有磨損的痕跡。

可見手帕的主人不但儲存的極好,而且還經常摩挲。

除此之外……

墨曄恍然大悟,褚衛陽已年近五十,到現在卻還孑然一身、未曾娶妻生子!

“難怪。”

他喃喃自語,“原本王以為是褚衛陽眼高於頂,瞧不上任何女子,因此到現在還未娶妻生子。”

原來褚衛陽纔是那最癡心情深之人!

心愛的女子入宮為妃,他便默默守護、為她終身不娶!

這方手帕本該隨身攜帶,卻怕被人發現會連累陳貴妃。

因此褚衛陽將手帕放在寢房中,日夜思念他心愛的女子……

如墨也道,“屬下也很驚訝,居然會是褚大人。”

“既然是褚衛陽,這件事本王大概也明白原因了。想必當年褚衛陽還不是大理寺少卿,且褚家在京城也的確算不得什麼權貴高門。”

因此,陳安懷這個精明的老狐狸,纔會拆散陳貴妃與褚衛陽!

他一手策劃,讓陳貴妃救下墨宗然、又入宮做了貴妃。

卻冇想到陳貴妃心不在皇宮,更不在墨宗然身上。

雖懷上墨煒,卻也終日以淚洗麵。

或許被人毒害時,陳貴妃早已有所察覺。

畢竟顧伯仲也說過,她是那樣聰慧剔透的一個人。若當真被人毒害,又怎會一點反應都冇有?!

想必是她心如死灰,不願再被束縛在皇宮。

所以纔會把死當做解脫吧!

陳安懷這一手算盤,不但拆散了陳貴妃與褚衛陽,也算是親手把自己的女兒推向了地獄!

墨曄本不是多愁善感之人。

眼下卻忍不住歎息,“不知四哥若知道此事,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周王一定會恨透了陳安懷吧?”

如墨道。

墨曄斂眉沉思片刻,“此事先瞞著,不能讓四哥知曉。”

“另外你派人盯著陳安懷,陳貴妃祭日將近,他一定不會安分守己!”

如墨點頭應下。

“還有,你即刻去一趟褚家,將褚衛陽請來明王府。就說本王……有事同他商議。”

如今京城事情頗多,褚衛陽掌管大理寺。

加上他負責趙皇後被人下毒的案子,這會子墨曄請他來明王府議事,也不會引起彆人的懷疑。

如墨領命而去。

須臾,便將褚衛陽帶來了明王府。

“微臣給王爺請安。”

“褚大人不必客氣,請坐。”

知道褚衛陽與陳貴妃的過往後,墨曄忍不住細細打量褚衛陽。

褚衛陽雖已年近五十,但精神奕奕。

一雙鷹眸格外犀利,周身氣勢也很足,一眼就能看出是一位剛正不阿的好官……多年事實證明,褚衛陽也的確是個好官!

“不知王爺請微臣來商議什麼事?”

褚衛陽開門見山。

墨曄已經吩咐暗衛,將手帕原封不動的放回了原處。

瞧著褚衛陽的樣子,也並不知手帕被人動過。

“褚大人,本王也不繞彎子了。”

墨曄直言相告,“近來京城事多,想必褚大人也清楚。周家暫且不提,陳家鬨出的事情不小,不知褚大人有何見解?”

一聽他提起陳家……

褚衛陽眼神飛快變換了一下。

但很快又重歸寧靜,“王爺既然請微臣過來,想必是已經有頭緒了。”

“微臣洗耳恭聽。”

“不知褚大人對陳安懷瞭解多少?”

墨曄目光直直的看著他。

褚衛陽呼吸一窒,有一瞬間眼神有了想要閃躲的驚慌。

但他咬著牙強忍下來,“王爺此話何意?”

“據我所知。”

墨曄站起身,負手來到窗邊,“當年陳貴妃還未進宮之前,與褚大人關係密切,是極要好的朋友呢。”

他說的委婉,但褚衛陽卻立刻聽出他的話外之音!

陳貴妃逝世多年,他已經許久未曾聽人說起這個名字。

就連他,也隻敢在深夜將對陳貴妃的思念如數傾瀉。

夜色做掩護,夜深人靜時他獨自垂淚,獨自回憶過往。如同一隻受了傷的獸,在夜裡獨自舔舐傷口。

因著太過震驚,褚衛陽忍不住站起身!

直到站起身對上墨曄彆有深意的眼神,他才猛然發現:他失禮了!

“還請王爺恕罪,是微臣失禮了!”

褚衛陽內心惶恐,連忙低下頭請罪。

“褚大人,這裡冇有彆人,褚大人不必擔憂。隻是本王想知道一些事情,還請褚大人如實相告!”

墨曄眼神多了幾分壓迫。

一瞬間,褚衛陽隻感覺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按著他的脖子讓他低頭!

他咬著牙,“王爺想知道什麼?微臣一定如實相告!”

墨曄這才走近,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褚大人不必緊張!畢竟你我的目的一致不是嗎?”

他們的目標人物,都是陳安懷!

褚衛陽身子一僵。

他知道,既然明王問出這些話,想必當年之事已經調查的一清二楚。

眼下他若說謊,今兒恐怕走不出明王府的大門。

但若讓他說出來,不是將這些年好不容易痊癒的傷口,又一次撕開、鮮血淋漓的展現在他麵前嗎?!

見褚衛陽眉頭緊皺,似有不願……

墨曄微微一笑,“褚大人若不願意說,本王可以給你兩個時辰考慮。”

“但本王也要提醒褚大人,再過兩日便是陳貴妃祭日。”

“陳安懷如今雖身在天牢,但你也知父皇對陳貴妃心中有愧。陳安懷一定會藉此機會作妖,讓父皇將他放出天牢!”

褚衛陽猛地抬頭看著他。

他雙手垂在身側,緊握成全,臉上寫滿了不甘心!

“當年之事本王不下定論,但要讓陳安懷目的落空,本王還需要褚大人相助!”

墨曄目光炙熱。

褚衛陽陷入掙紮。

良久他才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語氣多了幾分晦澀痛苦,“不知王爺想知道什麼?又想讓微臣做什麼?微臣一定傾力相助!”

事已過去多年,他對陳安懷卻始終無法諒解!

見褚衛陽表態,墨曄這才滿意的點頭,“不知當年陳貴妃進宮當日,到底發生了什麼?”

褚衛陽像是回想起什麼痛苦的事,一雙眸子裡也盛滿了痛苦。

他緩緩坐下,抱著頭低低的說道,“那一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