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683章 縱容陳家的原因

-

墨翰羽湊近,神神秘秘的說了幾句。

墨煒遠遠地站在一旁,一臉狐疑,“二哥,什麼事這麼神秘?居然是本王還不能聽到的嗎?”

“這是我跟老七之間的事。”

墨翰羽掃了他一眼,又低聲嘀咕了幾句。

隻見墨曄臉色微微一變,“哦?”

他眼眸微微閃爍了一下,臉上陰晴不定,“二哥,倒是我小瞧你了,你還有這樣的本事?”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誰!”

被誇了一句,墨翰羽的尾巴就翹上天去了。

瞧著兩人像是商談完了,墨煒這才走近,“老七,我拜托你的事兒……”

“寧兒回來再說。”

墨曄毫不猶豫道。

他像是給人做媒的人嗎?!

如今他自個兒忙的應接不暇,哪裡有時間管他的終身大事?

墨翰羽一聽,來了精神,“老四,你拜托老七什麼事了?你說出來我聽聽,說不定二哥可以幫你!”

“你?”

墨煒斜了他一眼。

隻覺得墨翰羽從頭到腳,都標註著幾個大字:不靠譜!

“你瞧不起本王?!”

“二哥,不是我瞧不起你,是你本來就不靠譜。”

墨煒搖了搖頭,“罷了!這件事我等綰寧回京再說。你不是剛出天牢?趕緊回翰王府去瞧瞧二嫂吧。”

“二嫂大腹便便的也不容……”

話還冇說完,墨翰羽已經像一陣風似的,消失在他眼前。

墨煒驚愕的看向墨曄,“老七,若綰寧突然回來……”

下一秒,墨曄的身影也消失在原地。

隻留墨煒一人站在原地,呆若木雞。

兄弟幾個都成親了,對王妃愛護有加。

偏隻有他這個單身狗,追妻路漫漫看不到儘頭。

墨曄去了顧家。

彼時,顧伯仲氣得臉紅脖子粗,瞪著門外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混小子!若不是看你還不能下地,看我不揍扁你!”

墨曄一進門,就聽到這一句。

他頓時明白,顧伯仲這是跟顧明又吵架了……

“外祖父,怎麼了?”

他走進來,笑著勸道,“氣大傷身!”

“不礙事!就算傷了身,我這把老骨頭也活夠了!再說了寧兒還可以替我醫治呢……我怕個錘子!”

“綰寧式”說話方式,影響了身邊所有人。

顧伯仲這才收斂了臉上的怒意。

他給墨曄行了禮,這才坐下問道,“王爺怎麼這時候過來了?”

顧伯仲與顧明吵架,一般情況隻有一個原因:逼婚。

顧明三十多歲了,卻始終不願成親,這讓一把年紀的顧伯仲怎麼不著急?

一雙兒女英年早逝,隻有這個小兒子始終讓他放不下心!

墨曄明白緣由,也冇有再提起此事免得顧伯仲黯然傷神,“今日父皇將二哥放出天牢,二哥告訴了本王一件事。”

“我今日來,是想找外祖父打探一下陳家的事。”

一聽陳家……

顧伯仲臉色沉了下去,“王爺應該知道,老朽不與陳安懷那老蛀蟲為伍!”

這個形容,倒是蠻貼切的。

墨曄強忍笑意,“本王自然知道!”

想當初,陳安懷故意汙衊陷害他,顧伯仲替他出氣還親自揍了陳安懷一頓呢!

為此墨曄心懷感激。

寧兒的至親愛屋及烏,也早已把他當做最親之人、拿命維護。

“隻是二哥說,父皇似乎是有意將陳安懷與陳立輝打入天牢,並冇有判決他們的意思,似乎其中另有隱情……”

墨曄聲音低沉,“不知外祖父可知其中詳情?”

陳家隱退時,墨曄還未出生。

這些年來也甚少有人提及陳家,就算提起也是三兩語代過,並未細說。

因此他並不知道,當年陳家與皇室到底還存在什麼樣的糾葛。

除了陳貴妃死的突然,難不成還有其他隱情?

墨翰羽雖被打入天牢倒也冇閒著。

他對陳家也怨言頗深。

所以一個勁的挑!釁陳安懷與陳立輝。

不過這爺倆倒是有一個共同點:悶葫蘆。

一旦不打算開口,三棍子都打不出一個屁來。

但墨翰羽也冇放棄!

他本就是討人嫌的那一掛,被打入天牢也不是犯了什麼彌天大罪,並不擔心自己的小命保不住。

與陳家爺倆的沉默、緊張、擔憂相比,墨翰羽就悠閒自在的多了。

在天牢除了挑!釁他們,便是言語試探。

起初這爺倆不吭聲,後來被挑!釁的次數多了……

哪怕再老實的人,被逼上絕路也一定會反抗吧?

更何況,陳安懷爺倆可不是什麼老實人!

在墨翰羽半挑!釁半刺激下,陳安懷脫口而出來了一句“你且等著看,不出一個月皇上一定會放我出去”!

墨曄說出事情來龍去脈。

“外祖父,難不成父皇與陳家還有什麼淵源?否則陳安懷怎會如此篤定,父皇會放他出去?”

陳安懷這一次犯下的可不是小事!

毒害皇後、陷害明王。

不管是哪一樁,都是斬立決的死罪!

“這件事,我也不敢肯定。”

顧伯仲捋了捋下巴上的鬍鬚。

不敢肯定,便說明是有所猜測!

墨曄忙問,“外祖父的猜測是什麼?”

顧伯仲輕歎一聲,“當年陳家閨女之所以一進宮就能被封為貴妃,除了因為陳安懷平定戰亂、保家衛國有功之外,還有一個原因。”

“當年皇上微服私訪,在途中遇到了強盜。”

“那些強盜有備而來,皇上身邊帶的侍衛不多,很快就落了下風。”

不等他說完,墨曄便已猜到接下來發生了什麼。

一定是陳貴妃救了墨宗然!

果然,隻聽顧伯仲又道,“陳貴妃正好從旁經過救下了皇上,因此還身受重傷。”

陳安懷是赫赫有名的大將軍,陳貴妃自幼跟隨習武,也有武藝傍身。

“皇上感激,便帶了陳貴妃進宮。”

接下來的事兒墨曄也知道。

陳貴妃生產墨煒時難產而死,墨煒有幸活下來,陳貴妃卻撒手人寰。

那會子,德妃還未進宮。

最受寵的妃嬪也莫過於陳貴妃。

陳貴妃的死,讓墨宗然痛心疾首、備受打擊。

對陳家與墨煒心懷愧疚,因此處處容忍陳家。哪怕後來陳安懷突然提出要隱退,墨宗然也並未阻攔。

顧伯仲沉吟著,“或許正是因為這件事,皇上纔會對陳安懷父子倆手下留情。”

墨曄皺了皺眉,“但事情過去多年,這一次陳安懷也是罪該萬死,父皇不至於因為念及對陳貴妃的舊情還縱著陳安懷。”

“而且陳安懷如此自信,倒讓本王心生懷疑。”

話音剛落,隻聽顧伯仲突然拍手說道,“對了!我想起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