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657章 錢太守的異常

-

進錢太守寢院這一路,周長風已經說明瞭具體情況。

這兩日錢太守雖昏迷不醒,但又不隻是“昏迷不醒”。

昏迷中,他時而會驚呼、身子抽搐不停,時而還會痛撥出聲,身子以一種古怪的姿勢扭動不停。

時而七竅流血,時而血自己停了,但又口吐白沫。

總之情形複雜,嚇壞了他們。

“明王妃,到了。”

周長風伸手推開院門。

方纔進門時,雲綰寧便發現府門、院門外,都貼了不少符紙。

一進錢太守的院子,這裡麵更貼了不少黃符。

整個院子裡散發著一股子香火味,就像是剛剛死過人燒了紙錢的那種味道……又像是在寺廟中,散發出來的香火氣息。

雲綰寧輕輕嗅了嗅。

若錢太守真到了這種地步,難道不該是滿院藥香?

怎的竟是滿院香火味?

周長風回頭見她眉頭緊皺,連忙解釋道,“這兩日什麼法子都試過了,但嶽丈的情況還是這樣。”

“昨兒夜裡,嶽母實在冇辦法了,便請道長做法了。”

雲綰寧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請道長做法?!”

許是見她太驚訝,周長風還有些不好意思,“我和內人也勸過了,但嶽母執意如此!我們也隻能順著她……”

其實雲綰寧能理解錢夫人這種做法。

錢太守是她的夫君,兩人相濡以沫半輩子。

在錢太守的壽宴上發生這種事……

也難怪錢夫人會承受不住,寧願什麼法子都要嘗試了。

她無聲的歎了一口氣,“錢太守可有好轉?”

“能有什麼好轉呢?不過是求個心安罷了。”

周長風苦笑一聲,推開了門,“王妃請進。”

雲綰寧進了屋子,一進門又是一股子濃鬱的香火氣息撲麵而來……床頭床尾、紗帳窗戶、牆壁桌椅等,也貼滿了符紙。

她一時間還有些無言以對。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進了什麼可怕的墳墓呢!

此時,房間裡除了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錢太守以外,隻有趴在床邊睡著了的年輕女人。

雲綰寧認出,這年輕女人便是周長風的妻子錢珠兒。

除此之外,不見錢夫人,也不見下人伺候。

聽到門口有聲音傳來,錢珠兒被驚醒了。

她下意識以為是錢太守又不好了,忙抬頭一看,隻見他昏迷不醒這才鬆了一口氣。

“珠兒。”

周長風與雲綰寧走近,這才低聲介紹,“這位是明王妃。”

“明王妃,這位是內人錢珠兒。”

錢珠兒?!

錢豬兒?

牽豬兒?

雖然眼下場合很嚴肅,但雲綰寧不知為何,聽到這個名字便忍不住想笑。

錢珠兒趕緊請安,“見過明王妃。”

“嫂子不必如此客氣,咱們也不是外人。”

雲綰寧扶起她,“我先給錢太守瞧瞧吧。”

錢珠兒又開始落淚了,她一邊擦眼淚一邊與周長風站在一旁,低聲說道,“明王妃能親自趕來,珠兒感激不儘!”

“若明王妃能救我父親,珠兒下半輩子甘願為明王妃當牛做馬、赴湯蹈火!”

雲綰寧為她的孝心動容,輕笑一聲,“嫂子不必如此見外!”

“我不需要你當牛做馬,也不需要你赴湯蹈火。”

隻是將來極有可能,需要她給兒子當個嶽母啥的……

雲綰寧在心裡想道。

錢珠兒哽咽,“明王妃,我父親如今隻吊著一口氣了!短短幾日瘦成了皮包骨,什麼也喂不進去。”

“我知道,我先診脈。”

雲綰寧輕輕頷首,開始認真給錢太守診脈。

錢珠兒被周長風拉到一旁,壓低聲音問道,“嶽母呢?”

“我娘也熬了這幾日,我瞧著她憔悴的不行,好說歹說才勸她去歇息了。”

錢珠兒擔憂的看了雲綰寧一眼,“明王妃是我們的救命稻草了!若實在冇有辦法,可能真的要準備後事了。”

邊說著,她又輕聲抽泣起來。

“放心吧,明王妃醫術高明,一定會有法子的。”

周長風低低的歎了一口氣。

若這世上,還有雲綰寧都治不好的病,那也隻能聽天由命了。

雲綰寧給錢太守診脈後,臉色漸漸變得嚴肅。

錢太守這情況,跟她想象中有點不太一樣……隻聽周長風說錢太守是中毒所致,她便猜測了好幾種毒藥。

但眼下一看,錢太守的確是中毒了。

除了中毒以外,但又還有其它症狀……

錢太守剛滿五十,瞧著身子骨也挺硬朗。

隻是近幾日的事情,讓他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

見她神色嚴肅,錢珠兒小心翼翼的問道,“明王妃,我父親他怎麼樣?”

“的確是中毒。”

雲綰寧收回手,輕輕吐了一口氣,“但除了中毒以外,似乎還有彆的病症。”

“彆的病症?”

錢珠兒先皺了皺眉,接著又輕呼一聲,“這怎麼可能?!我父親素來身子健朗,這幾年更是從未生病吃藥。”

“就在壽宴當日還神采奕奕呢!”

“怎麼,怎麼會有彆的症狀?”

“具體情況,需要我再仔細瞧瞧。”

雲綰寧搖了搖頭。

錢太守的脈象古怪有異常,雖顯示他身子還有其他問題,但這情況比較複雜。

一時半會兒雲綰寧也還摸不清,隻能勸道,“嫂子瞧著也很疲憊了,先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便是。”

“我就在這裡守著父親。”

錢珠兒哽咽,“等父親脫離危險,我才能放心。”

她是錢太守獨女,眼下放心不下也實屬正常。

雲綰寧冇有多勸。

她收回目光,掀開錢太守眼皮子看了看,“這毒其實並不凶險。”

“可是父親七竅流血!而且,而且到現在還昏迷不醒。”

錢珠兒不懂醫術。

她隻知道,一般情況下,七竅流血便已經是生死存亡的時刻了,說不定下一秒自家父親就會突然嚥氣。

“那些都不重要,不會危及性命。”

雲綰寧抬眼看了她一眼。

聽到這話,錢珠兒鬆了一口氣,但下一秒一顆心又高高懸著,“明王妃,那,那我父親現在是什麼情況?”

周長風已經發現雲綰寧的欲言又止了。

他也趕緊問道,“明王妃,那嶽丈到底是怎麼了?”

“錢太守的情況雖不會危及性命,但……”

雲綰寧微微眯了眯眼,“他不隻是中毒這麼簡單!他體內還有彆的東西!”

一聽這話,周長風與錢珠兒傻眼了!

回過神後,錢珠兒聲音顫抖的問道,“明王妃,什,什麼東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