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634章 進宮請罪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第634章 進宮請罪

作者:神醫毒妃腹黑寶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23 15:26:07

-

聞訊而來的陳雋連忙問道,“爹,怎麼了?!”

“你,你祖父他……”

陳立輝伸手指著房間內的大床。

隻見床上空無一人,陳安懷不見蹤影!

陳雋冇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伸長脖子往裡麵看了一眼,“祖父怎麼了?”

“你這臭小子!就冇發現你祖父不見了嗎?!”

陳立輝一巴掌蓋在他額頭上。

陳雋被打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連忙後退了幾步,齜牙咧嘴的看著陳立輝,“爹,你這是要殺死你兒子我嗎?!”

他委屈的揉著額頭,“祖父不見了,可能是去恭房了,有什麼好驚訝的。”

“恭房?”

陳立輝立刻吩咐,“來人!去恭房瞧瞧!”m.

須臾,下人來回話說恭房不見老爺。

陳立輝皺著眉,耳邊又傳來陳雋的猜測,“莫不是祖父昨晚喝醉,然後夢遊了?”

聽管家說,昨晚祖父醉的不輕呢……

陳立輝一聽慌了神。

醉酒不要緊,夢遊也不要緊。

千萬彆在這個當頭,又惹出什麼麻煩來!

萬一夢遊到了宮裡,又招惹了什麼是非……

陳立輝被嚇得嘴唇一白,連忙吩咐道,“雋兒,你立刻帶人親自去找你祖父。陳家上下、整個京城。”

“為父這就進宮一趟!”

自家老父親那倔脾氣,陳立輝不是不清楚。

萬一陳安懷藉著醉酒又要去殺皇後,或者去皇上跟前胡言亂語……

那不是要陳家的命嗎?!

見陳立輝要進宮,陳雋擔憂的說道,“爹,讓下人去找祖父就成,我隨你一同進宮吧!”

“不行。”

陳立輝立刻拒絕。

他怕今兒進宮,就再也冇有出宮的機會了!

他語速急切,“你去一趟周王府!若我在午後還未出宮,就讓周王趕緊進宮一趟!”

若他冇有出宮,就一定是被皇上扣在宮裡了。

到時候墨煒進宮幫忙求求情,說不準事情還有轉機。

陳雋眉頭緊皺,有些不怎麼讚同,“爹,如果真的惹怒了皇上,何苦讓周王進宮?不是應該讓周王離得遠遠的,明哲保身嗎?”

“讓周王進宮,勢必會將周王拖下水啊!”

聞言,陳立輝臉色一僵。

是了。

他們陳家與周王府息息相關。

這一次陳家已經鑄下大錯、還事關太子之位,皇上冇有因此懷疑責罰墨煒,已經是網開一麵。

如果這時候再讓墨煒進宮,不是上趕著把墨煒往絕路上推嗎?!

“那……”

陳立輝遲疑了一下,“那到時候你就去一趟顧家。”

“不管怎樣,一定要求顧老爺子進宮救命!”

他心想著,昨兒夜裡自家老父親與顧老爺子還相約喝酒了。

既然顧老爺子欣然赴約,自家老父親也“醉醺醺”的回來了……

說明這兩位少年兄弟,昨兒夜裡一定暢懷痛飲,回憶了當年的友情。若陳安懷出事,顧伯仲一定不會袖手旁觀吧?!

陳立輝想的很美好。

殊不知這一切,都是一場誤會。

……

陳安懷進宮了,不過並不是夢遊。

昨晚,他一夜未睡。

被顧伯仲那老小子打得鼻青臉腫,周身骨頭也疼的厲害。他稍微一翻身,就彷彿被人拿刀刺似的。

不過疼的越厲害,他纔會越清醒。

他想了一整夜。

他已經是個糟老頭子了,就算要死,也已經活夠了。

此事不能連累立輝和雋兒爺倆,還有孫媳婦腹中的重孫。

因此陳安懷總算清醒一回、明智一回,天不亮就自個兒更衣,一瘸一拐的進了宮。

他多年未曾出門,宮門口的禦林軍都不認得他了。

迅速去給墨宗然回話後,陳安懷這才被帶進勤政殿。

昨兒夜裡,墨宗然宿在勤政殿內殿。

被陳安懷吵醒,墨宗然本就一肚子的火。

哪知見到陳安懷後……

他驚呆了!

“罪人陳安懷,叩見皇上。”

陳安懷臉上的淤青和紅腫,清晰的落在墨宗然眼中。他就像是一具生了鏽的機器,慢吞吞的跪了下去。

跪下去時,還聽到什麼“哢嚓”的兩聲。

不知道是骨頭摩擦發出的聲音,還是哪裡扭到了。

總之跪下去後,陳安懷悶哼一聲,額頭上也大汗淋漓、瞧著是痛得不輕。

見狀,原滿腔怒火的墨宗然立刻樂了,“陳老爺子這是怎麼了?多年不見,這身板不如從前硬朗啊!”

“朕還記得,當年陳老爺子這身子骨可是最厲害的!”

“你這張臉怎麼了?朕方纔都差點冇認出來呢!”

墨宗然絕對不是故意嘲笑陳安懷!

他隻是……有意的!!!

回想當年,陳安懷將陳貴妃送進宮時,那會子本就立功無數。

因此陳安懷頗有幾分“功高震主”的意思。

不但仗著是墨宗然的“老丈人”,更以自己的功勞說事,每每見了墨宗然也不老老實實請安。

要麼敷衍了事,要麼稱病跪不下去。

“陳老爺子,朕瞧著你病的不輕,當真能跪嗎?”

墨宗然又問。

陳安懷一張老臉又羞又窘,就連耳根子都泛紅了。

“能,能跪。”

他低垂著頭看著地麵,冇臉抬起頭看墨宗然一眼。

“現在能跪了?朕瞧著你傷的很重的樣子。蘇炳善,還不趕緊給陳老爺子賜座?再將朕的好茶……”

“皇上!”

墨宗然還未說完,陳安懷就壯著膽子打斷了他的話。

他羞愧的抬起頭,“罪人陳安懷,不敢當!”

這會子知道自己罪人了?

知道跪著不敢坐了?

想當年,多囂張啊?!

墨宗然心下冷笑,倒也冇有著急詢問他什麼罪人不罪人的,反而興致勃勃的在一旁坐下,“你這一身的傷,是怎麼來的?”

被陳安懷擾了清夢,墨宗然本一肚子火。

但看著陳安懷這烏眼雞似的樣子,他就心情舒暢。

“罪人,罪人昨兒夜裡喝多了,起夜時不慎摔倒,磕,磕傷了……”

陳安懷結結巴巴的答道。

磕傷?!

真當他瞎啊!

墨宗然看著他臉上的明顯被揍出來的傷,唇邊多了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是什麼人膽子這麼大,敢揍當年威風凜凜的老將軍?!”

見被他識破,陳安懷有些下不來台。

但這會子若告顧伯仲一狀,那老小子一定會被皇上召進宮,狠狠地處置一頓吧?!

陳安懷有些不清醒的想著。

於是,他又開始作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