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849章“北風起,影繚亂”

-

“爹,娘,是我告訴姑母的。”

隻見進來的人,竟是幾日未曾露麵的盛放!

相比前兩日,今日盛放瞧著臉色有些憔悴。

見雲綰寧也在,他微微頷首,客氣而又不失恭敬,“表嫂安好。”

雲綰寧也點頭迴應。

盛夫人與盛玉傑目瞪口呆地看著盛放,“放兒,你,你……”

不等他開口,盛夫人便立刻起身撲了過去,一巴掌拍在了盛放的肩膀上,“你這個小叛徒!你怎能把那些事情告訴旁人呢?!”

那不都是他們一家子關起門來的家事嗎?!

“旁人?”

德妃挑眉,“原來本宮是旁人?”

她樂了,笑聲卻帶著幾分失望,“既然本宮是旁人,是外人,你們此次還進宮來探望本宮做什麼?”

“哦!本宮忘記了,你們不是來探望我的,而是……來破壞曄兒和寧兒夫妻感情的!”

盛玉傑趕緊解釋,“娘娘,不是的!”

見誤會越鬨越大,這會子他也顧不得其他了,迫不得已道明來意,“其實我來京城隻是為了見明王妃!並冇有其他的惡意!也從未想過讓晴兒插足明王和明王妃的感情!”

“至於,至於夫人非要帶著晴兒進京做什麼,一開始我全然不知情!”

盛夫人隻說,德妃多年未曾見過盛放與盛世晴兄妹二人,所以特意帶他們來京城讓德妃瞧瞧。

盛玉傑一想,如此也好,便也隻好答應了。

“在進城前一刻,夫人才與我說,此次正好試探一下你的態度!看你是否還記得,當年對我們許諾過什麼。”

盛玉傑著急地站起身來。

他侷促不安地撓了撓頭,“我想著晴兒年近三十還未出嫁,的確令人議論紛紛。”

“既然在朝天縣找不到合適的婆家,不如索性在京城瞧瞧……”

“你那是在京城瞧瞧?你那是在明王府瞧瞧!”

不等他說完,心直口快的德妃就懟了一句。

雲綰寧偷著樂——不愧是社會我德妃姐!

盛玉傑一噎,隨即低垂著頭,無奈地說道,“是……我承認,打著這樣的算盤的確不光彩,也確實是我們不好!”

“在此,我也正式嚮明王妃致歉。”

說著,他轉頭看向雲綰寧,“明王妃,其實那盒香料,想必你已經發現了不對勁了吧?”

雲綰寧神色微微一怔。

唔,方纔她的動作也不怎麼明顯啊!

盛玉傑居然還是發現了?

看來,這位舅舅也絕非池中物啊……

能再三拒絕墨宗然將他調來京城升職加薪的人,肯定冇有這麼簡單啊!

“舅舅有什麼想說的?”

雲綰寧既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

德妃還有些懵,“什麼香料?”

盛放在她對麵坐下了,眼神有些複雜的打量著她。

這位表嫂有多厲害,他早有耳聞!

“既然明王妃已經發現了。”

盛玉傑冇有回答德妃的話,隻咬了咬牙,“不妨打開看看,那香料與其他的有何不同吧!”

德妃始終慢了半個節拍,還在鍥而不捨地問道,“什麼不同?”

見他眉頭緊皺……

雲綰寧便又打開了香料盒子,取出了方纔發現異常的那顆“寶塔”。

這顆“寶塔”捏在手中,隻稍稍用力,便化作了一堆粉末。而這顆“寶塔”,也的確內藏玄機——裡麵竟藏著一隻小紙條!

這紙條外麵纏繞著一圈圈銅絲,將紙條包裹的嚴嚴實實。

雖說銅絲可以被燒燬,但在銅絲被燒燬之前,雲綰寧也一定能發現這香料的異常……銅絲燃燒產生的味道,可與熏香氣味不同!

更何況,單單隻是熏香的話,銅絲倒也不會那麼容易被燒燬。

如此,即便是將這顆“寶塔”扔進香爐,在倒出香灰時也能發現裡麵的異常。

可見寫下這紙條的人,還挺細心!

雲綰寧拆開銅絲後,將紙條取了出來。

上麵隻有一行字:北風起,影繚亂!

“北風起,影繚亂……”

雲綰寧眉頭緊皺,低聲呢喃了一句。

這是什麼意思?

看著字跡陌生,不像是她熟悉的任何一個人所書。

雲綰寧不禁抬眼看向盛玉傑,眼神疑惑,“舅舅,這紙條可是你所寫?”

“不是不是。”

盛玉傑趕緊擺手。

德妃持續懵逼,“寧兒,你們在說什麼呢?那香料內怎麼就能被人塞進紙條?就不怕被燒燬了嗎?”

盛夫人和盛放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將盛世晴那攤子爛事暫且扔到了一邊。

“明王妃,這紙條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寫的!但十有**是那贈香的女子。”

盛玉傑解釋道,“她當時叮囑我,讓我將香料贈與你之後,便立刻返程不能在京城耽擱。她說你是細心之人,就怕你會很快發現這張紙條。”

雲綰寧也聽得滿頭霧水。

“這又是何故?”

聽盛玉傑這麼一說,她也幾乎可以肯定,那贈香的女子定是那位香坊老闆娘冇錯了。

但既然那香坊老闆娘要給她贈香傳信,又為何不讓她發現?

“我也不知道!反正她說不能被你發現,是她給你傳信了……所以我纔打算明日一早就啟程回朝天縣。”

說起此事,盛玉傑幽幽地歎了一口氣,“唉!”

“早知你這麼快就發現了,我就該今日便啟程離京!”

他看了德妃一眼,眼神不捨,“但我們與娘娘多年未見,如今我們也不再年輕。我總想著,這往後的日子也不多了!”

“我與娘娘,見一麵便是少一麵!”

所以纔想著,好歹在宮裡再多待一日。

一日就好!

他與妹妹,也可多相處一日。

“朝天縣與京城相隔甚遠。往後也不知還有冇有機會,再進京來見娘娘了……”

盛玉傑勉強擠出一絲笑意,眼眶逐漸泛紅。

聞言,方纔還張牙舞爪、母老虎發威似的德妃,也瞬間紅了眼眸。

她吸了吸鼻子,抬起衣袖拭淚,“哥哥,往後時日長著呢!說這些不吉利的話做什麼?”

“更何況,皇上不是再三要將你調來京城?是你自己不願意……”

“娘娘,我倒是想來京城。但這豈是一兩句話的事兒?不論如何,咱們盛家的根在朝天縣啊!我若是來了京城,盛家祖宅怎麼辦?祠堂怎麼辦?”

盛玉傑也哽咽起來,“爹孃祖父等人的牌位誰來照看?”

人啊,這輩子不論離家多少年,距離家鄉多遠,但根猶在,唯有鄉愁不能解……

“娘娘過得好,我便也放心了!娘娘照顧好自己便是,其他的都交給我吧。”

盛玉傑也擦了擦渾濁的淚水,這才又對雲綰寧說道,“明王妃,我雖不認識那位女子。但我大致能猜出,那女子的身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