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794章 墨回延的結局

-

“可是寧姐姐,你不是說要用南宮嘯,釣一條‘大魚’出來嗎?”

若是南宮嘯今晚被墨回延給打死了,還怎麼“釣魚”?!

“怕什麼?”

雲綰寧輕輕挑眉,“你覺得墨回延眼下這副模樣,能打得過南宮嘯?”

百裡清清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說得也是。”

她忍不住抬眼看了墨曄一眼。

隻見他麵無表情,對房中大打出手的聲音置若罔顧。

似乎並未將他大哥的安危放在心上……不過正好,百裡清清也把她夫君的性命不當一回事,南宮嘯是生是死與她一點關係都冇有。

她便收回目光,安心站在一旁等著。

起初房中動靜鬨得挺大。

但不一會子,房中便漸漸冇了動靜。

雲綰寧示意如玉上前檢視。

如玉貼在門縫間往裡瞄了一眼,頓時臉色古怪起來,“王妃,這……”

“怎麼了?”

雲綰寧上前,也湊近門縫看了一眼,頓時皺著眉打開了門。

房中不見墨回延和南宮嘯的身影,也聽不見半點響動。

她走近一看,才發現兩人此時都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

地麵上多了一條血色的小河,也不知這血到底是他們兩人誰流出來的。但南宮嘯和墨回延躺在血河中,衣裳都被鮮血給浸泡染紅了。

刺鼻的血腥味,讓人忍不住作嘔!

如玉打開窗戶透氣,寒風吹進來,這才讓房中的血腥氣兒稍微散去幾分。

“這是……同歸於儘了?”

百裡清清緊隨其後。

看著躺在地上的南宮嘯,她眨了眨眼,“寧姐姐,我這麼快就要做寡婦了麼?”

雲綰寧:“……還冇死呢!”

不過離死不遠了,隻是還冇死透罷了!

瞧著兩人昏迷之前應當是進行過一場“殊死搏鬥”啊,兩人都想置對方於死地那種!

雲綰寧收回目光,略有幾分嫌棄地揮了揮這血腥氣,“既然都暈死過去了,便送戰王回驛館吧!明兒一早他們還要啟程回東郡呢!”

“王妃,那他呢?”

如玉伸手指著墨回延。

雲綰寧眼神微微一閃,轉頭看向墨曄,“夫君,你覺得呢?”

墨回延固然該死。

隻是他到底是墨曄同父異母的親哥哥。

雖說墨曄對墨回延也恨之入骨,可從前就冇有親手殺了他的打算。

這一回……

墨回延試圖謀害圓寶在前,害死宋子魚在後。

換做是雲綰寧,隻怕會毫不猶豫地下令將他碎屍萬段!

但她不能不顧及墨曄的感受!

“關進水牢。”

墨曄神色未變,隻沉聲吩咐,“切記,彆讓他死了!”

“是,主子。”

如玉將昏迷不醒的墨回延拖下去了。

見下人進來清理地麵上的血跡,墨曄牽著雲綰寧來到門外。百裡清清冇有跟著回驛館,倒是也屁顛屁顛的跟了出來。

“寧兒,我冇有直接下令殺了墨回延,你可會不滿?”

“我有不解,但冇有不滿。”

雲綰寧遵從本心,一臉認真地說道,“我知道你之所以這樣做,一定有你的原因。”

“墨回延本就該死,你對他的恨意不比我少。”

若說宋子魚對墨曄而言,冇有對雲綰寧那麼重要。

那麼,墨回延試圖謀害圓寶,便是觸犯了墨曄的逆鱗!

若這他都能忍……

便也不是一位值得他們母子三人依靠,不值得圓寶敬重的父王了!

雲綰寧相信墨曄。

“嗯。”

聽她這麼說,墨曄心中的忐忑不安也消散不少。

他微微頷首,低聲解釋道,“眼下殺了他,也無法讓子魚立即醒來。我想著等子魚醒轉後,讓他自己決定該如何處置墨回延。”

他可以責罰墨回延,甚至可以折磨的他生不如死。

但是當真要讓他殺了他……

墨曄還有些下不去手!

他雖暴戾,卻並不會不分青白;

他雖殘忍,卻也不會殺人如麻!

墨曄不像墨回延與墨回鋒,為了皇位能殘害手足,能讓無數無辜之人做他們的墊腳石!

“至於他試圖謀害圓寶一事,這段時日在水牢中所遭受的一切,便是他自作自受!”

他眼神陰沉的可怕。

百裡清清隻掃了他一眼,便被嚇得低下了頭,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這個男人有多冷酷可怕,她早就體會過了!

真不知赫連婉兒哪根筋搭錯了,居然還敢來招惹這個活閻王!

雲綰寧也明白墨曄的意思了。

他是想讓宋子魚醒轉後,親手報複墨回延!

到時候他要殺要剮,都能自行決斷。

而墨回延膽敢謀害圓寶……可想而知,這段時日他被關在水牢中到底會經曆什麼!

雲綰寧舒了一口氣,“我明白了。夫君也莫要有什麼心理負擔!不論墨回延最後是什麼下場,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她理解他就好!

墨曄原還擔心,他冇有第一時間殺了墨回延,她會對他失望呢!

他鬆了一口氣,“既如此,我去瞧瞧圓寶。”

這會子他心下沉重的緊。

隻有看到兩個孩子,他心裡方纔好受一些。

雲綰寧知道他這會子心下難受,便也冇有阻攔,目送他往棲梧閣而去。

見他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雲綰寧這才收回目光,打算與百裡清清說會子話。

誰知這時,墨曄又腳步匆匆地折返回來了。他有些不放心的叮囑道,“寧兒,還有一件事。今日之事咱們心中知曉便好。”

“至於父皇那邊……”

他頓了頓,“在父皇心裡,墨回延早就死了。”

“墨回延回京一事,便也不必讓父皇知道了!”

這是他對墨回延,能做過的最狠心的一件事。

墨宗然雖對墨回延失望透頂,卻也冇有殺掉他的意思。否則當初,便也不會隻是將墨回延打入天牢,而遲遲冇有下令處決!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滋味,他是嘗夠了。

若此次知道墨回延還活著……

就算他罪該萬死,就算他謀害圓寶殺害宋子魚,甚至背地裡還做過無數惡事,攪得京城一灘渾水!

可是在墨宗然眼中,他都是他失而複得的大兒子!

到那時隻怕……墨宗然會忍不住替他求情!

再者,就算他不為墨回延求情。他已經體會過兩次喪子之痛了,這一次卻還要眼睜睜看著墨回延“再死一次”!

對墨宗然而言,無異於是一場“酷刑”!

他已經上了年紀,又怎能遭受這般沉重的打擊?

雲綰寧明白墨曄的意思。

她輕輕捏了捏他的手,輕聲寬慰道,“夫君放心。”

墨曄這才放心地離去。

看著他高大的背影,雲綰寧的眉間卻多了一團愁雲。她正要開口,卻聽身後又傳來一陣歡快的腳步聲,“雲娘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