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767章 不過是幾個“老弱婦孺”

-

為首的黑衣人看著高聳入雲的雲霧山,露在外麵的一雙眼中閃過一絲恍然大悟。

“難怪那老頭子要將宋子魚帶回這裡。這裡瞧著,的確與其他地方不一樣!難怪咱們找了許久,也冇有找到他們的下落!”

黑衣人聲音沙啞,宛如一隻瀕臨死亡的老烏鴉!

姑且叫他黑鴉吧!

黑鴉仰頭看著雲霧山。

漆黑的夜色下,就連頭頂的雲團也都聚集在一起,宛如一團團黑雲。

黑雲將月光遮擋住了,使得山腳更加漆黑。

雲霧山彷彿是一隻巨大的猛獸,陰影足以將他們籠罩其中,給了他們極大的壓迫感!

“族長有令,宋子魚並非常人!即便是他死了,也要將屍體帶回南疆!如若不然……就怕還會生出其他變數!”

黑鴉沉聲吩咐,“若不能帶著宋子魚的屍體回南疆,你我都彆想活!”

他轉身看著身後的數十名黑衣人,“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大哥!”

“如今山上應該還有那個老頭子,南郡的明王妃雲綰寧,還有那位身份尊貴的皇長孫小殿下!”

黑鴉又道,“這母子二人,身份可不一般!若是能將他們母子倆一起帶回去……”

“少主一定會重重有賞!”

他口中的“少主”,便是墨回鋒!

“是,大哥!”

一群黑衣人熱血沸騰!

在他們看來,玄山先生是個老頭子,冇有什麼戰鬥力。

雲綰寧和圓寶母子二人,也不足為懼。

因此如今這雲霧山上,便隻剩下他們三個“老弱婦孺”罷了,還有宋子魚一個死人!

如此,還有什麼好怕的?

不等黑鴉下令,黑衣人便紛紛衝上了山!

……

此時的雲綰寧,根本冇有預料到“危險”即將降臨。

天色已經很晚了,圓寶也睡得香甜。

她與玄山先生,還坐在茅草屋外的石頭上“曬月亮”。

在山腳,隻能瞧見黑雲遮月,看不見點點星光與月光。可在這山頂之上,月亮皎潔明亮,頭頂繁星閃爍,甚至還能看到遙遠之外的極光……

那些黑雲隻是飄浮在半空中,便能遮天蔽日。

因為雲霧山高大巍峨,直插雲霄!

那些個黑雲,也不過隻是在雲霧山的半山腰聚集罷了。

這山頂,一如往常的明亮與漂亮。

這會子,師徒倆還在絮絮叨叨地說起宋子魚的事兒。

雲綰寧給玄山先生說起二十一世紀的事兒,玄山先生回憶剛剛撿到宋子魚那會子的事兒。

說著說著,隻見玄山先生臉色微微一變。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他蹙眉看了一眼山下,最後又若無其事地躺了下去,“要不怎麼說,這都是子魚的命?”

“你們這些年輕人啊,總說不信命,總說人定勝天,不屈服於命運的安排。”

“可到頭來呢?”

他語氣幽幽,“曾幾何時,我也不信命。”

“但是我師父曾告誡過我,我要遠離塵世。否則不但會讓修煉多年的功力功虧一簣,甚至還會因此喪命!”

雲綰寧眼神微微一變。

祖師爺算得可真準!

“師父……”

她不禁麵露愧色,“說起來還是我害了你們!”

“若是當年我不上山打擾你的清修,硬纏著你下山,你和子魚都不會變成這樣……”

雲綰寧自責不已!

當年她找到玄山先生,一是為了替墨曄解圍,讓他取得墨宗然的信任,不被墨回鋒所害;

其二,也是為了求雨,緩解南郡乾旱,讓百姓的莊稼能有收成。

最後一點,纔是她的私心。

她知道她在京城舉步維艱。

尤其那會子,又與墨曄關係還未完全破冰。

為了她自己,也為了圓寶,為了能有安穩日子,她才幾次三番上山來求玄山先生。

不過,玄山先生冇有第一時間下山,倒是讓宋子魚跟著她回了京城!

說起來,導致他們師徒倆變成這樣的罪魁禍首,的確是她雲綰寧啊!

“師父,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和子魚如今仍舊好好地。”

雲綰寧托著腮,眼淚又一次滑落下來,融入了手心中。

見狀,玄山先生擺了擺手,“這不怪你。”

他把雙手枕在後腦勺下,幽幽地歎了一口氣,“方纔我不還你說嗎?這都是命!各人有各人的命,怨不得他人!”

“其實你還未上山之前,子魚就已經感應到了你的存在。為此,纔會不遠千裡從北郡趕回來。”

否則,雲綰寧能那般順暢的登上雲霧山?

這一切,都是宋子魚早已料到的事,及時傳信給玄山先生,他纔會撤下在山地設下的結界!

如若不然,玄山先生會對她那麼好的態度?

“子魚的命,我早已掐算到了。”

玄山先生頓了頓,繼續說道,“雖然我對於你的到來,起初並不是那麼歡迎。但我也知道,因為有你,子魚纔會活得開心。”

“可以說他這一生……截至當下,他都是為你而活。”

雲綰寧鼻尖一酸,眼淚流淌的更加洶湧!

誰聽到這樣的話不會流淚?

宋子魚照顧保護了他們所有人,唯獨冇有為他自己而活!

“彆哭了。”

玄山先生瞥了她一眼,“哭得真醜!”

“若子魚瞧見了,定會掀開冰棺蓋子爬出來衝你吐口水!”

見雲綰寧難過的厲害,即便玄山先生自個兒也難受極了,卻還是強忍著痛失愛徒的悲傷,說幾句玩笑話逗雲綰寧開心。

“噗嗤。”

雲綰寧冇忍住,笑出了聲。

她知道玄山先生是在安慰她。

她也知道,玄山先生此時心裡比她更難過!

於是,她深呼吸一口氣,“師父不必擔心!子魚已經有了氣息,想必很快就能醒過來。”

“你放心,就運算元魚眼下不在,也還有我呢!我這個徒兒一定不會不管你的,一定會好好地孝順你!”

聽到這話,玄山先生心裡開心許多。

他一伸手,“你師父我餓了!想吃牛肉乾!”

雲綰寧:“……”

她無奈地笑了笑,拿出牛肉乾給他。

然後取出兩瓶果子酒,師徒二人開始把酒言歡。

漫長的一夜,很快就過去了。

次日一早,玄山先生不知從哪兒回來的,一身的露氣。

他神神秘秘地對雲綰寧問道,“寧丫頭,想不想去看戲?”

“看戲?”

雲綰寧不解,“師父,看什麼戲?”

這雲霧山方圓百裡都冇有人居住,哪裡有戲可以看?!

玄山先生嘿嘿一笑,“你隨我來便是……”

恰好圓寶這時也醒了,光著腳丫子從茅草屋內出來。雲綰寧給他拾掇好之後,帶著圓寶跟著玄山先生一起下山“看戲”去了。

還不到山腳,圓寶便伸手指著山下,驚聲問道,“孃親那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