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710章 最後一味藥居然是——

-

“是什麼?”

墨曄耐著性子。

雲綰寧便仰起頭,在他溫熱的唇上親了親,複又垂下頭靠在他的胸口上。

她的聲音穿透胸腔,聽起來甕聲甕氣的,“這極寒極陰之地的朝生暮落花,我倒是想到了能從什麼地方去摘取。”

雖說宋子魚說出口時,她原以為是要生長在陰曹地府、黃泉之路的朝生暮落花才行。

可尋常之人,誰又能下!陰曹地府,在黃泉之路走一遭?

那黃泉之路的入口,她也不知在什麼地方啊!

難不成,她要一棍子把自己打死,再去陰曹地府走一趟?

可即便如此,也無法再回人世間啊!

“但我今日細細的想過了。”

雲綰寧低聲說道,“那極寒極陰之地……京城外有一處山穀,被稱之為陰陽穀。聽聞那山穀中,屍體堆積如山。”

“那裡麵的屍體,多是這些年來無人認領的屍體。”

“或者是不配入家族宗祠、或是從亂墳崗清理過去的屍首。”

她語氣幽幽,“都說那陰陽穀,便彷彿處於黃泉之路的入口。一半在陰曹地府,一半在人世間。”

這,也是陰陽穀這個名字的由來。

“遠遠地還未靠近,就能感受到那一股子令人後背發涼的陰冷之感。”

雲綰寧繼續說道。

她低低地說,墨曄靜靜地聽。

“山穀之深,就連夏日最烈的陽光也無法照見山穀底部。因此那種地方,最是陰暗潮濕,也最是容易生長朝生暮落花。”

“所以呢?”

聽她說完,墨曄才沉聲問道,“所以要去那陰陽穀,尋找朝生暮落花?”

“嗯。”

雲綰寧輕聲應道。

“我這就派人去尋。”

儘管外麵已是深夜,墨曄仍道,“不,本王親自走這一趟!”

那瀕臨死亡的人,可是宋子魚啊!

他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死掉?

即便是深夜又何妨?

隻要看到了希望,就算前方是懸崖,他也會毫不猶豫地跳下去,為宋子魚尋回朝生暮落花!

宋子魚對他們一家,是拿命守護。

如今宋子魚需要他們,墨曄自然也是義無反顧。

這,便是雙向奔赴的友情!

“不……”

雲綰寧搖了搖頭。

她又一次仰頭看著他,眼裡不知不覺多了一層霧氣,“我必須要親自走這一趟。”

她的語氣,擲地有聲。

“為什麼?”

墨曄不明白。

不就是去摘取那朝生暮落花麼?

他們誰去,不都是一樣的?

隻要最後,把那朝生暮落花順利帶回來就成。

“你不明白。”

雲綰寧咬著唇輕輕搖了搖頭,半晌才低聲解釋道,“除了朝生暮落花,子魚還需要另外兩種藥材。可這另外兩種藥材,隻有我才能拿到。”

這下,墨曄也愈發的好奇了。

他眉頭緊皺,低頭看著她,“寧兒,這是什麼意思?”

雲綰寧深呼吸一口,這才勉強讓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回去,“除此之外,子魚還需要這世間儘頭、來自遙遠之處卻又近在咫尺之前的一碗水。”

“什麼?”

墨曄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世間儘頭?”

即便他見多識廣。

可這世間儘頭到底在什麼地方,他也不知道!

雲綰寧又能如何抵達世間儘頭?

宋子魚不是隻有半個月時間了嗎?

這半個月時間,也不夠用啊!

“來自遙遠之處卻又近在咫尺之前的一碗水?這又是什麼意思?”

墨曄眉頭緊皺,始終想不明白。

他眼下的反應,也是雲綰寧聽到宋子魚說起這句話的時候,最真實的反應……

“對子魚而言,世間的儘頭就是……我。”

雲綰寧緊緊咬著牙關,目光與墨曄對視。

這句話,墨曄倒是很快就明白了。

宋子魚對雲綰寧的感情,他比誰都清楚!

對宋子魚而言,雲綰寧的心,便是他永遠得不到的……因此雲綰寧這個人對宋子魚來說,便是處於“世間儘頭”。

既然處於世界儘頭,便是遙遠之處。

可他們日日能見麵,宋府與明王府相隔也不算遠。

所以,又是近在咫尺。

“那,一碗水又是什麼?”

墨曄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因為這種不好的預感,他下意識緊緊抓著雲綰寧的胳膊,似乎就怕他這麼一鬆手,她便會從他眼前消失不見……

雲綰寧微微一笑,兩行清淚從臉頰滑落。

她冇有說話,隻靜靜地看著他。

在這一刻,她的笑容落在墨曄眼中,讓他心裡生出幾分說不出的酸楚與心疼!

一瞬間,墨曄便明白了那“一碗水”到底是什麼。

“所以,是你的眼淚對嗎?”

墨曄伸出手指,指腹輕柔地擦拭了她臉上的淚水。

他心疼。

即便他立過誓,此生都不會讓她掉眼淚……但眼下是非常時期!

隻要能救宋子魚,他的誓言這一次便暫且不作數吧!

墨曄將她摟進懷中,“寧兒,若你的眼淚能救子魚,到時候若是你哭不出來,本王就親手把你打哭好不好?你且忍一忍!”

雲綰寧:“……”

這突如其來的沙雕畫風是怎麼肥四?!

“你如今與子魚,倒當真是好基友了!”

她啼笑皆非。

“好雞友……那是什麼?”

墨曄挑眉。

雲綰寧無奈。

原是一件很嚴肅的事兒,怎的眨眼間就破功了?

她坐直了身子,義正言辭地說道,“不僅僅是淚水。除此之外,你可知子魚還需要什麼?”

“什麼?”

見她笑了,墨曄心頭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天知道,方纔說起此事時氣氛有多嚴肅!

不過即便是再嚴肅的事兒,他也不能讓寧兒有心理壓力啊!

世上難事千千萬,他都願意陪她一起化難為簡!

雲綰寧伸手指了指她的心臟。

墨曄不解,“這是?”

見他冇有領會,雲綰寧便開始伸手扒拉他的錦服。

見狀,墨曄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手,“寧兒,這是做什麼?”

他笑了笑,“雖然已經天黑,但是子魚的事兒還冇說完呢,急不得……”

雲綰寧動作一頓,“你在想什麼呢!”

她一把拽開他的衣襟,又固執地解開他的裡衣,露出胸前那一道令人觸目驚心的傷痕,“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墨曄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寧兒……”

“你彆再跟我扯什麼是中箭了。”

她氣鼓鼓地瞪著他,“我已經知道了。”

“當初你為了救我,取了一碗心頭血!”

墨曄嘴唇一白,“寧兒……”

“都說要救一個人,要用他的心上人的心頭血。或者,是用最愛她之人的心頭血。”

當初宋子魚本也打算取心頭血來救她。

可後來才發現,更愛雲綰寧的人是墨曄。

又或者說,宋子魚對她的感情不亞於墨曄,但可惜的是……雲綰寧心裡隻有墨曄!

他們兩人,互相深愛。

因此墨曄的心頭血,對雲綰寧而言纔有奇效。

雲綰寧雖對宋子魚冇有男女之情,可她卻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

所以宋子魚需要的最後一味藥,居然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