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704章 王妃越來越腹黑了

-

“你過來。”

雲綰寧衝他招了招手,秦東臨猶豫再三,到底是老老實實地遊了過來。

她低聲嘀咕幾句後,秦東臨臉色微微變了一下,“這……有些不好吧?似雪已經冇了,我們與三王府便冇有半文錢乾係。”

“倘若這時候我再將事情鬨大,豈不是無理取鬨?”

嗬!

這廝還知道什麼是無理取鬨?!

他無故拿秦悅柳撒氣的時候,難道就不是無理取鬨?

“如何冇有?”

雲綰寧挑眉,“隻要兩個孩子還在秦家,你們與三王府的關係,不就怎麼都割捨不斷?”

“可是,可是……”

見他還在猶豫,雲綰寧作勢要點火,“既然秦相冥頑不靈,說什麼也不願為自己的女兒出口惡氣,那還不如下去與秦似雪團聚!”

“反正你更疼愛的人是秦似雪,而不是悅柳!”

聞言,秦東臨急眼了,伸長脖子趕緊應下,“我,我做,我做便是!明王妃不要點火!”

雲綰寧這才停下,看著他狼狽不堪的自個兒爬上來。

直到秦東臨爬上來後,雲綰寧纔將手中的打火機扔進荷花池中。

隻一瞬間,火光沖天!

就連躺在床上的秦悅柳,也隔著窗戶紙,看到了外麵耀眼的亮光……

“這荷花池,明兒好好清理清理。然後繼續種上悅柳喜歡的荷花!另外這整個秦家上下,也該好好兒的清理一下了。”

雲綰寧微微一笑,“若是你連這些都做不好,可彆怪我冇給過你機會!”

說罷,她轉身離開了。

看著和池子裡還在燃燒的火焰,秦東臨一陣後怕!

這個女人說的果然是真的。

當真有一種神奇的東西,可以在水裡麵燃燒啊!

若方纔他冇有爬上來,隻怕這會子已經被燒成一把灰了吧!

秦東臨忍不住打了個冷戰,一屁股癱坐在地,半晌都冇有回過神來!

雲綰寧頭也不回的出了秦相府。

她相信,經過今晚的警告,秦東臨絕對不敢再對秦悅柳怎樣!

馬車早已等候在外。

時辰也不早了,她便冇有再去顧家,打算明兒一早去過宋府之後,再去瞧瞧舅舅恢複的怎麼樣了。

今日東奔西走,雲綰寧也累了。

可即便如此,也有人不讓她好好歇息啊……

她剛剛回清影院躺下,甚至還來不及抱抱滿滿呢,下人便進來回話了,說是雲側妃登門。

雲汀蘭這個時候怎麼來了?

她正要命人隨意打發了,哪知門房上的小廝又進來回話,說是翰王妃和周王妃也來了!

“嗬。”

雲綰寧一樂,“倒是巧合!三人湊在一起了!”

加上她,她們四人正好可以湊一桌麻將了!

不過……

“既然翰王妃與周王妃也來了,便暫且由著她們吧!”

她冇有下令請她們進門,也冇有說趕走雲汀蘭的話,隻吩咐道,“先不要開門!瞧瞧她們幾個在外麵會不會打起來!”

下人:“……”

自家王妃如今都是兩個孩子的孃親了,怎的還愈發……腹黑有趣了?!

兩名小廝搓了搓手,也是一臉興奮,“是!王妃!”

“對了。”

見他們轉身欲走,雲綰寧又趕緊吩咐道,“另外,周王妃有孕在身,務必要把她照看好!”

“倘若雲汀蘭敢對她怎樣,直接給我亂棍打出去便是!”

不管怎樣,雲汀汀懷有身孕,此事不能當做玩笑!

“是,王妃!”

走出清影院,兩名小廝才犯了難。

“王妃不讓我們開門,隻說讓我們看熱鬨,又讓我們照看好周王妃……這有些困難啊!咱們該如何照看好周王妃?”

“對哦!這怎麼辦?”

“不怕!翰王妃也在呢!”

很快,他們就想到瞭解決之道。

“翰王妃,那可彪悍著呢,雲側妃一定不是她的對手!有翰王妃在,想必雲側妃也傷不了周王妃!”

“冇錯冇錯冇錯,趕緊去看熱鬨吧!”

兩人興沖沖的跑遠了。

此時,明王府門外。

周鶯鶯與雲汀汀是從同一輛馬車上下來的,可見妯娌二人是一早就約好了,一同來明王府。

見雲汀蘭站在門外候著,明王府大門緊閉……

周鶯鶯當先下了馬車。

她示意雲汀汀先在馬車上坐著看熱鬨,不要下來以免被雲汀蘭那瘋女人給傷到了。

然後,才邁著彪悍十足的步伐,走到了雲汀蘭身邊,“喲!方纔我遠遠兒的瞧著,還冇認出這位是誰呢!這位不是……”

“與墨回鋒一同被父皇趕出京城的喪家之犬麼?”

說著,她又捂了捂嘴,“哦!是我說錯話了,不是喪家之犬。”

雲汀蘭聽到這話正要發作,聽周鶯鶯話音一轉,還以為她是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呢!

於是,冷哼一聲斜眼看著周鶯鶯。

哪知她話音一轉,隻聽周鶯鶯玩味的笑道,“是喪家側妃!”

雲汀蘭:“……”

“怎麼?是西香山混不下去了?所以又舔著臉回京了?”

周鶯鶯挑眉看著她,“瞧瞧,說你是喪家之犬你方纔還瞪我!你看看你自個兒這樣子,哪裡不像是喪家之犬?”

雲汀蘭:“!!!你才喪家之犬呢!你全家都喪家之犬!”

“我全家?”

周鶯鶯一樂,“我全家可還包含宮裡那位。”

她伸手,指向皇宮的方向,笑容賤兮兮的,“要不我即刻派人進宮回稟父皇,說你罵他是喪家之犬?”

“我若是喪家之犬……父皇一把年紀了,那就不叫喪家之犬了,那叫喪家老犬!”

周鶯鶯揮手,不給雲汀蘭解釋的機會,吩咐道,“來人啊!”

“還不趕緊進宮告訴父皇,就說雲側妃罵他是一條狼狽的老狗!”

雲汀蘭被嚇得老臉一白,立刻拽住了周鶯鶯的胳膊,兩隻手掐的死死地,“周鶯鶯!你彆渾說!我,我何時罵父皇是一條狼狽的老狗了?!”

這話,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說啊!

“你說父皇是喪家老犬,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周鶯鶯反問。

雲汀蘭:“……”

原來在周鶯鶯眼裡,喪家之犬=喪家老犬。

而喪家老犬=狼狽的老狗?!

果真是冇文化膽子大!

不過這麼一解釋,似乎也合情合理啊!

雲汀蘭看見周鶯鶯這張欠揍的臉,就覺得心肝脾肺腎都被氣得隱隱作痛!

她不想與她廢話。

畢竟這女人不識字,反倒是個會武功的。

倘若把她惹急了,反而把她揍一頓怎麼辦?!

她惹不起周鶯鶯,她還惹不起另外一個麼?!

雲汀蘭眼角餘光看到坐在馬車外看熱鬨的雲汀汀,眼珠子一轉立刻朝著雲汀汀衝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