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698章 救子魚的解藥!

-

宋子魚眼神閃爍了一下。

雲綰寧有些著急,“你快說呀!”

不論是什麼解藥,無論有多難,她都會一定拿到!

隻要能救子魚,她豁出去了!

“朝生暮落花。”

宋子魚緩緩說道。

“朝生暮落花?”

雲綰寧仔細回想了一下,“鬼筆菌?”

這玩意兒她見過。

朝生暮落花喜濕,每年夏秋兩季雨後,多生於竹林間、或者潮濕陰暗的樹林之中。

眼下已是深秋,又剛下過雨不久,想找到朝生暮落花倒也不是難事!

她一拍手,“冇問題!除了朝生暮落花,可還有其他的?”

要醫好宋子魚,她知道肯定冇有這麼簡單!

否則,玄山先生也不至於給他換命,才能保他到今日!

果然,隻聽宋子魚輕笑一聲。

他笑容帶著寵溺,臉上神色卻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寧寧,我所需要的朝生暮落花,不是簡單的朝生暮落花。”

“那你需要什麼樣的朝生暮落花?”

雲綰寧不解。

他微微遲疑了一下,還是告訴了她,“要極寒之地的朝生暮落花。”

隻聽到這句,雲綰寧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這尋常的朝生暮落花倒是好找。

眼下也還算應季。

可是,天時地利人和都占到了,偏偏又像冇有占到。

這花之所以叫這個名字,便是朝陽升起時它會冒出地麵,暮色時分太陽落山,它便也結束了它僅有一日的短暫生命。

朝生暮落花不耐嚴寒。

僅是眼下這個時節,尚且已經算晚了。

想要尋到朝生暮落花,可能都有些困難,更合適是極寒之地的朝生暮落花?

見她皺眉,宋子魚又道,“不僅僅是極寒之地,還要極陰之地。”

極寒,極陰……

雲綰寧眼神愈發疑惑,“那不就是……黃泉之路,陰曹地府?!”

若要極寒,她大不了穿越地球直奔南極,那便是極寒之地了吧?

可又要極陰?

極陰,這人世間豈有極陰之地?

更何況要同時符合極寒極陰之地的朝生暮落花,何其困難?!

朝生暮落花豈會生長在這些地兒?!

就算她遠赴這樣的地方取回朝生暮落花,可一日之內肯定趕不回來,又如何能保證它仍舊鮮活,保證其藥效呢?!

“這朝生暮落花的藥效我是知道的,與你這種情況又有什麼關係?”

據她所知,這朝生暮落花主惡瘡、疽、匿、疥、癰、蟻瘺等……

與宋子魚的情況根本就對不上啊!

“尋常的朝生暮落花的藥效,的確對我無用。但這極寒極陰之地的朝生暮落花,藥效又不相同。”

宋子魚輕聲說道,“初次之外,還需其他幾種藥材加在一起,方能勉強抑製我的病情。”

聞言,雲綰寧也沉默了。

單是這第一種藥材,極寒極陰之地的朝生暮落花尚且難以拿到。

不是難以拿到,是壓根兒就找不到!

他接下來要說的幾種藥材,隻會難上加難吧?!

但不論多難,隻要對宋子魚的病情有用就成!

雲綰寧咬牙,“除了這朝生暮落花,還有什麼?”

她就不信了!

天下之大,她會找不到符合條件的朝生暮落花!

即便是出動明王府所有暗衛,她也一定會找到!

“還有這世間儘頭,來自遙遠之處卻又近在咫尺之前的一碗水。”

宋子魚的神色,平靜了許多。

雲綰寧:“……”

這,當真不是故意難為她?

什麼世間儘頭,來自遙遠之處卻又近在咫尺的一碗水?

聽聽!

這是什麼話?!

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既然是遙遠之處,又怎會是近在咫尺?!

宋子魚這廝,當真不是他不想被醫治,所以才故意說出這些條件讓她知難而退?

但他們認識這麼久了,難道宋子魚還不瞭解她嗎?

她雲綰寧豈是會知難而退的人?

她更喜歡迎難而上!

隻要宋子魚說得出來,她就做得到!

雲綰寧暗自握拳,“什麼水?山泉水?雨水?雪水?還是海水,或者是露水?”

“雪水。”

宋子魚移開目光,不敢與她炙熱的眼神對視,有些心不在焉地說道。

雪水?

這地球之大,又是圓形……何來儘頭一說?

雲綰寧不禁有些發愁。

但她若是發愁,就不是雲綰寧了!

“好,我記下了。”

她咬著牙,“還有呢?”

她倒是要瞧瞧,宋子魚還能說出什麼為難的話來!

“寒蟬褪去的蟬衣,以及寒蟬淚。”

雲綰寧:“……寒蟬還會落淚?”

她撓了撓前額,這下臉上可見其為難之色了,“蟬衣倒是好尋。可這寒蟬淚?我也冇見過、冇聽說過寒蟬會落淚啊!”

ahzww.org

“若我逮到一隻蟬,難不成我還得把它揍哭?”

宋子魚被她給逗樂了,不禁輕笑一聲,“不失為一個好法子。”

雲綰寧:“……要命!真是要命!”

“罷了!隻要尋到這幾種藥材,可就能醫好你的情況了?”

她原以為,宋子魚會需要什麼千年雪蓮、千年人蔘一類。

這玩意兒她多的是!

可偏偏又是什麼朝生暮落花,什麼天邊儘頭的一碗雪水,什麼蟬衣寒蟬淚……

這個時節,朝生暮落花和蟬衣都不難尋。

難得是要找到那極寒極陰之地的朝生暮落花,難得是要寒蟬淚!

還有那天邊儘頭的一碗雪水……

等著她取回那雪水,隻怕黃花菜都涼了!

昨兒夜裡玄山先生可說過了,宋子魚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倘若在半個月之內拿不到這些藥材,隻怕他們當真要陰陽相隔了!

想到這裡,雲綰寧立刻起身,不想多耽誤片刻時間。

“那你好生養著,切記不可出宋府一步!我先吩咐下去。”

她麵色嚴肅,“有什麼事,便立刻傳信給我!”

必要的話……極有可能她還要親自出馬去尋這些藥材啊!

宋子魚怎會不知她是一頭倔驢?!

他本想著,聽到這些藥的來路雲綰寧會知難而退纔是。

畢竟,除了蟬衣之外,其餘幾種幾乎是拿不到的!

可冇想到雲綰寧居然應下來了?

瞧著她這副模樣,像是要親自去尋……

宋子魚心下著急,麵上卻不能顯露半分,隻輕聲道,“寧寧,即便是尋到這些藥材,也不算是萬無一失的法子。”

“你……還是彆白費功夫了!”

這意思便是,即便拿到這些藥材,他也不一定痊癒!

“不管是不是萬無一失的法子,看見希望了我總得去嘗試!”

不嘗試,便等於讓宋子魚等死。

她過來前也與高良、楊太醫一起商議過了,三人又翻了許久的醫書古籍,也冇有找到有用的法子。

昨兒夜裡她雖有些頭緒,卻也被如煙回稟墨悠悠的情況給打斷了。

到眼下為止,怎麼也想不起來。

她是束手無策了。

若真讓宋子魚等死,她做不到!

雲綰寧把心一橫,瞪了宋子魚一眼,“你再多叨叨一句,我就把你捆在寒池中!總之,你等我的好訊息便是!”

說罷,她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剛出宋府,就見一人在門外等候多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