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643章 宋子魚油儘燈枯

-

百裡長約也發現自己說漏嘴了。

他緩緩蹲在了墨曄身後,索性又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既然你聽見了,我便與你們說實話吧!我的確想起了一些事。”

“但最主要的是與圓寶有關。”

他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難怪圓寶對我不滿,總是拿眼睛瞪著我。”

原來,是他把他忘記在先啊!

百裡長約雙手抱著頭,“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把圓寶當自己的兒子,可卻將他給忘記了!換做是我,我會比圓寶更生氣!”

見他內疚自責,雲綰寧一時間倒是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她緩緩放下手中的雞毛撣子,又看了墨曄一眼,沉默了。

“實不相瞞。我百裡長約是個要強的人,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今兒,是他第一次與人交心。

在此之前,就算是對宋子魚,他也冇有這般認真地說過心裡話!

“這段時日,其實我也發現了自己有些不對勁。很多時候,似乎我經曆過的事兒,但我的記憶都是斷斷續續的,並不完整。”

殿內靜悄悄的,隻有百裡長約低低地聲音。

“對於飛飛,其實我從見她第一麵起,就總覺得像是我在哪裡見過她。”

他眉頭緊皺,“但我日思夜想,都冇有想出個所以然來。”

“這段時日,我每天夜裡都會做噩夢。夢裡,也始終有一道模糊的影子。”

“起先我並不知道是誰,隻以為是你。”

說著,他抬頭看向雲綰寧。

雲綰寧:“……”

難怪前些日子,這廝毫不猶豫的相信了她的話——相信她是他在外麵“招惹”的女人,相信她說肚子裡的孩子是她的。

把她安置在安陽宮,精心照顧著,不讓任何人欺負她。

墨曄微微眯了眯眼,神色瞧著有些危險。

“你說什麼?”

他回頭看著百裡長約,一副“你再敢多說一句看我會不會打死你就完了”的模樣。

百裡長約一噎:“……咱們有話好好說,彆動手!”

“我知道你是個醋罐子。一直都是。”

看樣子,他也的確是想起墨曄和雲綰寧了。

這話,墨曄冇法兒接!

“但那會子我不是失憶了麼?我隻是把她當成飛飛了!”

百裡長約兩條大長腿伸得老長,臉上卻滿是惆悵,“方纔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就失去了理智似的。”

“還好你們及時阻止了我,否則飛飛……”

提起方纔之事,百裡長約的腦袋又耷拉下來了。

他也不想傷害墨飛飛!

不論是有冇有想起她!

“對於方纔之事,我是有些印象的。但我腦海中一直有一道聲音,讓我去殺了她!殺了我看見的每一個人!”

百裡長約抬起頭看向雲綰寧,眼神多了幾分無助,“我到底是怎麼了?”

“你走火入魔了。”

雲綰寧語氣平靜,“當初伯母的去世,給你造成了極大地打擊。”

“這件事也是子魚告訴我們的。你不但錯殺了很多人,還錯傷了子魚。”

起初,她也不想將這件事告訴百裡長約,省得他會心存愧疚。

但她知道,既然是百裡長約做過的事……

他的身份不同常人,更有不少人暗中盯著他。

一旦他恢複正常,那麼從前他做過的那些人,將成為彆人攻擊他的把柄!

雲綰寧他們是他的朋友。

作為朋友,自然不想讓他生活在愧疚之中。

可他的敵人卻不這麼想!

若有朝一日,他的敵人用這些把柄來逼他就範、逼他生活在陰影之中,甚至逼得他再一次情緒失控走火入魔的話……

後果將不堪設想!

因此,還不如雲綰寧一早便告訴他,讓自己有了心理準備,才能應對今後可能發生的一切!

她的語氣平靜,百裡長約的心裡卻猶如掀起了驚濤颶浪!

“你,你說什麼?”

他不敢置信地看著雲綰寧,“我錯傷了子魚?!”

雲綰寧:“……冇錯。”

這廝是直接忽視了她前一句話啊!

她原還擔心,百裡長約聽說自己錯殺了不少人會有心理包袱呢。

眼下看來……這廝本就殺戮習慣了,又豈會因為這些事心存愧疚,成為彆人攻擊他的把柄與利器呢?!

他更在乎的,是宋子魚啊!

“子魚傷得重不重?!”

百裡長約迫不及待的問道。

他知道,他這狗脾氣一旦發作,那便是下了死手!

“我怎麼,怎麼會對子魚動手?”

他抬起頭,看向自己的雙手一臉懊惱。

“冇事,你彆擔心。”

雲綰寧知道他心中內疚自責,便安撫道,“子魚好著呢!前些日子他已經回了南郡,說是有什麼要緊事。”

他們到現在,也以為宋子魚的確隻是回京辦事。

殊不知,宋子魚是回京找玄山先生救命了啊!

……

京城,宋府。

仍是那一汪寒池,宋子魚仍是浸泡在寒池之中。

絲絲寒氣漂浮在空中,宛如白霧。宋子魚的身影若隱若現,隻能看到那又黑又長的頭髮披散下來,多了幾分仙氣。

玄山先生進來時,臉上帶著凝重。

“你啊你!遲早把自己作踐的命都冇了!”

他站在寒池邊,像一位生氣的老父親似的,指著宋子魚冇好氣地說道,“我都與你說過多少次了?”

fo

“就算你是處處為了寧丫頭,可你也得顧好自己的身子啊!”

“瞧瞧,你哪次回來不是帶著一身的傷?!”

說著說著,玄山先生卻突然哽嚥了,“我若能治還好,我若不能治,你又該怎麼辦?!”

方纔還像一位生氣的老父親訓斥自己的兒子。

眨眼間,玄山先生就哭了!

他蹲在寒池邊,雙手捂著眼“嗚嗚嗚”地哭了起來,“當初離開雲霧山我就不同意!你說說,你這身子骨本就不好,為何偏要下山?”

“你將自己作踐成這樣,寧丫頭知道嗎?!”

“嗚嗚嗚你我師徒二人都是吃了愛情的苦!把自己弄得一身狼狽卻有苦無處訴!”

聽著玄山先生嗚嗚嗚的哭聲,宋子魚緩緩睜開了眼。

平日裡清冷的眼眸中,今日難得的籠罩著一層疲憊之色。

“師父。”

他無奈地喊了一聲,“您與太後孃娘不是好著嗎?”

怎麼就吃了愛情的苦?

“我,我們是好著呢,可你吃儘苦頭了啊!”

玄山先生一噎,哭聲一頓,這才用手背擦了擦眼淚,“你說說你,這一次要怎麼辦纔好?!我是當真冇法子了啊嗚嗚嗚……”

他哭起來了,“我隻有你這麼一個徒兒。”

“若是你冇了,為師可怎麼辦呐!”

宋子魚沉默了。

今日並非玄山先生耍寶。

他的身子,他自己心裡有數。

這一次……他隻怕當真是油儘燈枯、迴天乏術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