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591章 “老牛”主動示好

-

如玉這一次的任務雖然失敗了,冇能跟蹤到南宮嘯的侍衛。

但也不是全無收穫。

至少,他摸清楚了南宮嘯喜歡去青!樓,什麼時間點去、是獨自一人去,還是帶著侍衛去,喜歡去哪個青!樓。

是夜,南宮嘯剛從樓裡快活完出來,一隻麻袋便從天而降。

他剛要掙紮,後頸處就捱了一記悶棍!

南宮嘯悶哼一聲,身子一軟倒了下去,意識一片混沌。

再醒來時,他還躺在街頭,但衣衫不整、儀容淩亂。

南宮嘯還以為,他被人那什麼了呢!

好在眼下是深夜,街頭巷尾無人經過,因此冇有人看到他此時狼狽的樣子。

南宮嘯顧不得渾身劇痛,逃也似的回了驛館。

一連好多日,他都不敢再出門逛青!樓。

甚至是白日,百裡長約邀請他進宮坐坐,他也以“身子不適”婉拒了……又或者他壓根兒不是婉拒,而是身子當真不適!

畢竟都被打成那樣了,養傷也得養一段時日麼。

如今的南宮嘯,便如同受到了驚嚇的老鼠,隻敢躲在洞中窺探外麵的世界。

聽完如玉回話,雲綰寧冷笑一聲,“即便如此,他也不願意回東郡,仍舊賴在北郡不肯走。”

“你說,他不是彆有居心是什麼?”

“不隻是彆有居心,還厚顏無恥啊!”

如玉一本正經道,“對了王妃,屬下和秋意調查了這麼久,也冇有抓到刺殺西郡皇帝的刺客。但是我和秋意,跟蹤到了南宮嘯的那個侍衛!”

“那個侍衛名叫招啟。”

“招啟?”

雲綰寧隻覺得這個名字有些奇怪,“他怎麼不叫招娣?”

如玉:“……招娣是什麼?”

“冇什麼,你繼續。”

雲綰寧撐著額,心下隻覺得招啟這個名字,聽著不像是東郡人的名字。

“冇了。”

如玉攤開雙手。

雲綰寧:“……所以你就跟蹤出他叫招啟而已?就冇有彆的事兒了?”

如玉一臉無辜,“真冇了!那個招啟看起來牛高馬大不像個好東西,但這幾日的跟蹤下來,屬下發現他還是個尊老愛幼的好人呐!”

尊老愛幼?

雲綰寧滿頭黑線。

“他會扶老太太過馬路,也會給小孩子買糖吃。”

如玉趕緊說道,“除此之外,他就待在驛館哪裡也不去!就連夜裡南宮嘯出門,他也守在驛館中並未跟隨,像是不喜歡出入那些個煙花柳巷之地。”

雲綰寧無語住了。

“在驛館中,他也冇做什麼壞事兒,就是看書,寫字,畫畫。”

雲綰寧:“……你打聽了這麼多日,就打聽出來這些?”

“就這些啊!”

如玉絲毫不覺羞愧,反而還點點頭,“所以屬下說,這個招啟是個三好青年!”

雲綰寧捏了捏眉心,“行吧。”

如玉說的那個招啟,當真是那一日圓寶和小十七遇到的那個侍衛不成?

那侍衛麵色凶狠,身強體壯,一看就是個狠角色。

哪知到瞭如玉嘴裡,就成了“三好青年”了?!

“你的佩劍,找回來了嗎?”

雲綰寧轉移話題問道。

“冇有……”

這樣丟臉的事,如玉不肯多提。

那一日他之所以弄丟了佩劍,就是因為有人說哪哪新開了一家酒樓,可以免費品嚐。但為了保證顧客們的安危,所以進酒樓的所有顧客都要將武器上繳。

就這樣,如玉弄丟了他的佩劍……

後來之所以冇有找回佩劍,就匆忙趕了回來,也是因為雲綰寧讓一隻老耗子傳話給他。

所以,如玉才急匆匆地回來複命。

他輕咳一聲,老臉有些泛紅,“對了王妃,方纔如墨說西郡那邊傳來訊息,赫連律等人已經回宮了呢。”

“是嗎?”

雲綰寧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赫連律他們平安回西郡,便說明東郡的陰謀並未得逞。

算算日子,送往東郡的“大禮包”想必也快要抵達東郡,讓東郡皇帝親自“簽收”了吧?

想想癩蛤蟆私下亂竄,爆炸不停的場麵……

雲綰寧還有些小興奮呢!

“王妃,還有個小道訊息!”

見自家王妃興沖沖地搓了搓小手手,如玉趕緊湊近,壓低聲音低聲耳語了幾句。

“是麼?!”

聽完如玉的話,雲綰寧一臉驚訝!

她定力不錯,甚少會因為什麼事兒被驚訝成這樣。

可這會子聽瞭如玉一番話,雲綰寧已經目瞪口呆了,“訊息靠譜嗎?”

“絕對靠譜!聽說主子臉都笑開花了呢。”

如玉嘿嘿一笑。

他家主子就是個麵癱,是個冰山冷漠男!

但能讓自家主子臉都笑開花的事兒……還能有假!

聞言,雲綰寧伸手捏了捏下巴,“你說,父皇這會子會是什麼反應呢?”

……

南郡,禦書房。

墨宗然一目十行地看完手中的書信,許是覺得不過癮,又許是覺得有些不敢置信,因此又一次認真地看了一遍信中的內容。

蘇炳善站在一旁,老臉上佈滿了疑惑。

他伸長脖子,試圖偷看信中寫了什麼。

奈何,他目不識丁!

那滿篇的字元,儼然像是一隻隻蚊子似的,他看不懂啊!

就他這水平,也不知文字本就長成這樣,還是寫信之人這字跡太過潦草……

總之,看著自家皇上眉頭擰成一團,眼中除了疑惑與震驚之外,還有些就連他都看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蘇炳善頓時就知道,這是一封“不同尋常”的書信!

想來也是,從西郡寄來的信,又怎麼會是一封普通的信呢?

見一封書信,自家皇上研究了足足半個時辰了……蘇炳善忍不住小聲問道,“皇上,這信中到底寫了什麼呀?”

“奴纔看不懂!”

“看不懂?”

墨宗然斜眼瞥了他一眼,眼底滿是鄙夷,“當年朕讓你學寫字唸書,你非要鬨著想養豬!”

“現在看不懂了吧?”

蘇炳善老臉滾燙:“……奴才慚愧。”

“你還知道慚愧?”

墨宗然冷哼一聲。

他放下書信,揹著手起身走了幾步。

又看著滿地的箱籠,沉思著說道,“你說赫連律這頭老牛,與朕為敵這麼多年……眼下怎麼突然就想通了呢?”

“是不是他腦子裡淤堵多年的糞便,突然就被人疏通了?”

蘇炳善:“……”

自家皇上嘴損起來,他也接不上話啊!

墨宗然百思不得其解,“好端端的,赫連律這又是鬨得哪一齣?!”

蘇炳善乾笑著,“皇上,奴才也不明白啊!那頭老牛……不是,西郡皇帝到底做了什麼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