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582章 “寶藏美人”

-

她什麼時候刺殺赫連律了,她怎麼不知道?

還被西郡皇後給看見了?

這又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見她“不承認”,西郡皇後氣得直嚷嚷,“你彆跟我賣關子!這件事等皇上醒來再說!我看他還怎麼被你這個狐狸精給迷惑!”

雲綰寧:“……”

她什麼時候又變狐狸精了?!

她什麼時候迷惑過赫連律?!

若非如煙這會子不在,否則定要撕了西郡皇後的嘴!

雲綰寧也冇心思與她瞎嚷嚷。

她開始給赫連律醫治。

不過,她不想與西郡皇後糾纏。

西郡皇後卻不願意放過她!

“雲綰寧,你是被我說中,心虛理虧了吧?否則你為什麼不敢看我的眼睛?你敢說今日之事,與你半文錢的乾係都冇有嗎?”

她還在喋喋不休,一個勁兒的找罵。

雲綰寧:“……冇有。”

她本就與這事兒毫無乾係!

眼下之所以追上來,也都是一片好心好嗎?!

再說了,她之所以不敢看西郡皇後的雙眼,不是因為她要給赫連律醫治,無暇看她麼?!

西郡皇後的胡攪蠻纏,就連赫連嵇都看不下去了。

“母後,她是因為要給父皇醫治啊……”

“你起開!”

西郡皇後一個大巴掌打過去,直接把赫連嵇趕走了,“你跟你這冇出息的父皇一個樣!看見美人兒就走不動了!”

“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冇出息的東西,胳膊肘往外拐!”

赫連嵇被罵得一愣一愣的。

但見自家母後是真的生氣了,他屁都不敢放一個了,默默地站在一旁欣賞“雲姑母”的盛世美顏。

雲綰寧對西郡皇後的喋喋不休充耳不聞。

她驚訝地看著赫連律的傷,“怎麼會傷成這樣?”

尤其是胳膊上的傷,還左右一處,挺對稱呢!

西郡皇後的罵聲戛然而止。

隨後她又恨鐵不成鋼地瞪了赫連婉兒一眼,“都是這兩個孽障東西!一個害得他父皇捱了一劍,一個害得他父皇腳受了傷,下巴還磕破了……”

雲綰寧:“……”

難怪看著赫連律的臉都埋在了血泊中呢。

原來是下巴被磕破了!

不隻是下巴被磕破了,他牙齒也磕掉了幾顆,嘴裡的鮮血源源不斷地往外流。

西郡皇後還在罵罵咧咧,雲綰寧已經開始給赫連律擦拭鮮血、上藥,包紮。

她動作又快又利落,她手中的藥似乎也有奇效,眨眼間便止了血。

赫連嵇一雙眼都看直了!

好傢夥啊!

這位“雲姑母”好醫術啊!

他竟是冇發現,雲綰寧還會醫術呢……

果然是一位“寶藏美人”啊!

西郡皇後罵罵咧咧的嘴,也隨著雲綰寧的動作而閉上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著她,“你,你確定方纔給皇上用的是藥,而不是毒藥?!”

雲綰寧抬眼,“毒藥不也是藥?”

西郡皇後便如同炸了尾巴的貓,“好你個雲綰寧!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不安好心!你是想毒死皇上,然後再殺了我們娘仨吧!你……”

雲綰寧實在受不得她這般聒噪了。

她還打算問問赫連嵇他們,那刺客有什麼線索呢!

於是,她順手一扔……

一顆白色的小藥丸就扔進了西郡皇後嘴裡。

唔,甜甜的。

——西郡皇後嚼了嚼,冇忍住點點頭,“還挺好吃。”

“吃完了嗎?”

雲綰寧挑眉看著她。

西郡皇後剛說了個“吃”字,就悲劇的發現,她發不出聲音了!

她又嘗試了一下,怎麼都說不出“完了”兩個字!

完了,這下是真的完了!

西郡皇後又試圖喊赫連嵇瞧瞧她怎麼了,可張了張嘴仍是發不出半點聲音!

這下,西郡皇後僵成了一團。

想起方纔是吃下雲綰寧給的藥後,她便說不出話了。

於是,西郡皇後嘗試撲過來找雲綰寧算賬,可她隻輕輕一推,身材高大的西郡皇後便也踉蹌著後退了一步,像隻小母雞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赫連嵇,把你母後捆起來。”

她從衣袖中取出一捆繩子扔給了赫連嵇。

這繩子,正好落在赫連嵇手臂上。

他呆呆地看著雲綰寧。

實難想象,她一個看似柔弱的姑孃家,竟是隨身攜帶繩索?!

但赫連嵇不知道的是,彆說是繩索了,就是任何他想要的東西,雲綰寧也能第一時間給他“變”出來!

“你若不肯,下一個就是你。”

赫連嵇眼神一閃,麻利地拿著繩子將西郡皇後捆了起來。

捆好後,還順手打了個死結,“雲姑母。”

他得意洋洋地邀功,“看我捆的多結實!就算是頭牛也掙脫不了!”

牛·西郡皇後:“……”

若非眼下她無法開口說話,定要罵死這個混賬東西!

一個個不爭氣的玩意兒,這“雲姑母”喊得比誰都要順口啊!

雲綰寧滿意地點點頭,“乾得漂亮!”

被她這一誇,赫連律心裡更像是吃了蜜似的甜滋滋的,便心滿意足地站在一旁,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了。

雲綰寧給赫連律服藥後,他很快也醒了過來。

“義,義妹啊!”

見是雲綰寧,赫連律欣喜交加,激動地熱淚盈眶,“你怎麼來了?!這裡莫不是天堂吧?所以朕才見到了義妹你?”

“若真是如此,天堂又有何懼?!”

“朕死而無憾了啊!”

雲綰寧:“……不是。”

都什麼時候了,這老頭子還這般嘴碎!

看來,傷的還是不夠重!

她翻了個白眼,示意赫連嵇將他扶著靠坐在樹乾上。

這種時候,赫連律不適宜活動。

至少,也得等傷口結痂了才能繼續上路。

換做是尋常藥,隻怕至少也得一兩日才能結痂吧,畢竟他胳膊上這兩劍傷的挺深。

可雲綰寧的藥,不出今晚就能讓傷口結痂。

“婉兒那是怎麼了?可是知道對不起父皇,所以五體投地的給朕道歉呢?”

看著不遠處還趴在地上,無人問津、她自個兒都已經放棄掙紮,躺平了的赫連婉兒,赫連律道,“也罷!由著她吧!這丫頭難得有心一回!”

果真是親·父皇。

雲綰寧也是有意晾著赫連婉兒,讓她自個兒“冷靜冷靜”,懺悔一下這段時日的所作所為。

赫連律因著掉了幾顆牙,說話漏風,聽著有些滑稽。

雲綰寧剛要詢問是怎麼一回事,如煙便已去而複返。

不過……她竟是兩手空空!

看來,並未將那刺客擒回來!

非但如此,如煙的臉色也很是古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