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540章 千年老鱉身份存疑!

-

其實,早在百裡露露和小十七出現在她眼前時,她便察覺到了不對勁。

但那會子,墨飛飛也在跟前,並且冇有發現百裡露露他們有什麼異常……雲綰寧見她高興,便也冇有說出來掃她的興。

更何況,墨飛飛這丫頭心思單純。

即便是她說出百裡露露他們的不對勁,墨飛飛也不一定想得到更深層的原因!

若因此去詢問百裡露露,反而會打草驚蛇!

可這個人換做是宋子魚,便不同了。

“嗯。”

宋子魚眼神微沉,“南郡距離北郡千裡之遙,路途遙遠,且途中危險重重。如今正值雨季,南郡多個地方山洪不斷。”

“單是他們姐弟二人,又是如何平安回了北郡?”

他一語中的。

這,也正是雲綰寧懷疑之處!

“是了。”

她看了一眼門外,暮色已經籠罩大地。

屋簷下的宮燈也已經亮起,昏黃的光照射在地麵上,團團飛蟲撲閃著翅膀追逐著那一團光亮。

這個季節,的確梅雨不斷。

北郡尚且還算乾熱,雨水並冇有南郡那麼多。

但在這樣的夜裡,都有飛蟲成堆——象征著今天夜裡說不準又有一場雨。

南郡盛夏的雨,一旦下起來更是淅淅瀝瀝一連好幾日都不會停。

山洪,泥石流,更是夏季常見的自然災害。

百裡露露和小十七在冇有人護送的情況下,居然能安然無恙的回到北郡……屬實讓人起疑啊!

“先前他們姐弟二人來南郡的時候便說過,有人暗中保護他們。雖不知道是誰,但我大概也有了猜測,隻是不敢確定罷了。”

雲綰寧沉思片刻,到底是說了出來。

她抬眼看向宋子魚,隻見他神色凝重,她便小聲問道,“子魚,你心裡可有懷疑的對象?”

“有。”

宋子魚直言不諱。

在雲綰寧麵前,他更不會說謊了。

“你可還記得……北影?”

他眼神同樣凝重。

“北影?”

雲綰寧笑容加深,“實不相瞞,我也懷疑是他。”

當初在宮裡,北影和百裡露露便不像是兩個陌生人……雖說那會子她多次試探,百裡露露都堅定地表示不認識北影。

圓寶也探過幾次小十七的口風,得知他們姐弟二人的確不認識北影。

但北影對他們姐弟二人的態度……

著實不像是對陌生人!

雲綰寧從那時起,心裡便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可多次調查,也的確冇有查出任何線索。

因此,便暫且歇了這門心思。

直到這一次百裡露露和小十七回北郡,讓她心裡那顆懷疑的種子,再一次發芽了。

“皇上那邊怎麼說?”

宋子魚問。

提起墨宗然……

雲綰寧臉色微微一變,歎了一口氣,“唉,我們離京這麼久了,也冇有收到父皇和母妃他們的來信。可見這兩人啊,是老早就把我們拋到了九霄雲外呢!”

如今墨宗然和德妃,指不定正瀟灑的過二人世界呢!

哪裡還記得他們一家三口?

不,如今是一家四口了!

宋子魚垂眸不語。

他這個國師,也做的很不稱職!

原本該時刻待在宮裡,如今卻在京城連個人影子都看不見……

起初墨宗然對他還頗有怨言,一度認為他是封了個大爺,而不是封了個國師! 但怨著怨著,如今倒也習慣了。

有他冇他,南郡不是一樣能轉麼?

反之,這廝出現在朝中,墨宗然反而還有些不自在了!

畢竟,誰讓這位是世外高人呢?

見宋子魚沉默,雲綰寧轉移了話題,“對了,你們在南疆可發生過什麼事?圓寶說,你竟操控蠱蟲前來送信……你何時會操控蠱蟲了?”

這位爺莫不是去了一趟南疆,也就成了半個南疆人?

“你莫不是給南疆的姑娘做了上門女婿,所以教會你控蠱了吧?”

宋子魚:“……”

他靜靜地盯著雲綰寧看了半晌,幽幽地吐出幾個字來,“寧寧,你真幽默。”

上門女婿?

讓他做壓寨夫婿他都不同意,還上門女婿呢……

雲綰寧起初還有些疑惑,為何圓寶能感知蠱蟲的出現。

原以為是他的感知能力越來越強了,後來才知道……那不是因為毛毛麼?!

那位“毛毛爺”如今與圓寶融為一體了,雖說眼下還在沉睡期。但有了毛毛的“加持”,也難怪圓寶能感應到蠱蟲的存在!

不過,因為還冇有實際操控過蠱。

所以,圓寶對於蠱蟲的感應能力,是時強時弱。

就如百裡行體內有蠱“以毒攻毒”,圓寶就冇有第一時間發現。

想要學會控蠱,隻怕圓寶今後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遠、很艱難!

想到將來兒子肩上的責任與重擔,雲綰寧不禁心疼起來。

“趙氏並未躲在南疆。”

宋子魚沉聲說道,“我和如玉找遍了南疆,也冇有發現他們一行人的蹤跡。並且,我在南疆打聽過了,並冇有人聽說過南疆有人姓趙。”

南疆人的姓氏很獨特。

因為排外,所以南疆幾乎冇有外姓。

南疆人,統一姓“藍”。

“而且,南疆現任族長,名叫藍望天。”

“藍望天?”

雲綰寧眉頭緊皺,“不應該是姓趙嗎?”

還藍望天……他該叫“難忘本”纔是!

難以忘記他本是南疆人,本與趙氏是同父異母的哥哥!

“姓藍。”

宋子魚語氣堅定,“我查閱過許多資料,南疆現任族長的確叫做藍望天。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土生土長的南疆人!”

聞言,雲綰寧眼神一閃,“為什麼會這樣?!”

可玄山先生他們也很確定,墨回鋒的生父是趙氏同父異母的哥哥。

而且如今是南疆族長啊!

為什麼南疆現任族長叫做藍望天,還是個土生土長的南疆人,而不是姓趙的外地人?!

若說他本姓趙,改為姓藍倒也罷了。

可土生土長的南疆人……

這一點可不好改變啊!

“會不會是因為……那老鱉是南疆前任族長?”

思來想去,也隻有這個可能了!

“又或者,他娘是南疆人?”

雲綰寧沉思道。

宋子魚搖頭,否定了她的這兩種猜測,“都不是。南疆前任族長,叫藍繼豐,也是土生土長的南疆人。”

“而藍望天的母親隨意病逝,生前卻從未離開過南疆。”

雲綰寧也沉默了。

如此看來,那千年老鱉的真實身份,還大有玄機啊!

要麼他本就是藍望天,要麼……

雲綰寧瞳孔一緊,“我想到了,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