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538章 他當自己是個清心寡慾的和尚

-

隻見徐一已經被扔回了水裡。

原本渾濁的水,已經變得猩紅。

但讓如煙都能見之色變的並非是這水的顏色,而是……徐一臉上多了一條傷口,而趴在傷口上蠕動吸血的,赫然是一條水蛭!

徐一被鎖在水中,痛苦到麵容扭曲,卻不能動彈一下!

他臉上都有傷口,有水蛭。

天知道他頸部以下還有多少傷口?!

如煙呆呆地站在門邊,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見她來了,如墨趕緊上前,拽著她的胳膊將她拽出了水牢。

“你來做什麼?”

“你做什麼?”

如煙回過神來,輕輕推開如墨的手,反問道,“這是在做什麼?這些,這些都是主子的命令嗎?”

“是。”

如墨坦然承認了。

想了想,又叮囑如煙,“不要告訴王妃,以免她吃不下飯。”

如煙點頭,“我知。”

她忍不住又踮著腳往裡看了一眼,壓低聲音問道,“徐一可是犯下了什麼彌天大罪?主子雖然殘忍,平日裡也不至於下手這般狠。”

瞧著她小臉發白,便知是被方纔的情形給嚇到了。

如煙與他和如玉一起出生入死多少回?

一般情況,哪裡能將她給嚇到?

如墨有些心疼。

他伸出手捧著她的臉不讓她看向水牢中,隻低聲回答道,“主子之所以這麼生氣,是徐一觸犯了主子的逆鱗。”

一句“逆鱗”,讓如煙明白了——

“可是因為小殿下?”

徐一膽敢擄走圓寶,還將他交給了墨回延……

可不是觸犯了墨曄的逆鱗麼?!

也虧得是將圓寶擄走給了墨回延,若是將圓寶給了南疆族長,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墨回延就是個傻子,壓根兒玩兒不過圓寶。

而那南疆族長可就不同了。

與他交手這麼久以來,還冇有看到他的廬山真麵目!

即便是小殿下再如何厲害,可到底是個小孩子,哪裡玩得過那隻千年老鱉?!

“非但如此。”

如墨又道,“他知道的事情不少,卻始終不肯鬆口承認。如今線索全部斷了,若是不逼問出那人是誰,隻怕北郡會繼續內亂。”

如煙頓時知道此事的重要性了!

難怪自家主子會下此狠手。

原來不隻是因為圓寶,還因為北郡安危!

她與如墨說了幾句話,便匆忙回了安陽宮,給雲綰寧覆命。

如煙三言兩語說起水牢的情形,並未細說徐一的情況。

“王妃,那徐一身後的人,肯定不簡單!”

她想起如墨的叮囑,低聲說道,“徐一竟是會為了那人,背叛北郡皇帝……他又伺候北郡皇帝多年,深知北郡皇室不少秘密。”

“也難怪能將北郡攪得雞犬不寧了。”

“是嗎?”

雲綰寧有些吃驚,“北郡內亂,與他有關?!”

“奴婢也不敢確定,總之如墨是這麼說的……也不全然與他有關吧,但是北郡皇帝之所以中毒,就是他做的。”

雲綰寧已經給百裡行服下解藥,眼下隻等著他醒來便是。

上一次給他服下解藥,他之所以能醒來那麼快,便是因為身子還撐得過去。

如今是第二次被下毒。

就如同一棵原本就要乾枯的老樹,被人砍了幾刀,卻冇有砍斷樹乾。修複幾日後,又有人來砍了它好幾刀……還是在起先被砍的同一位置下刀!

即便是最後冇有將老樹砍斷,可也經受不住風吹雨打了。

眼下百裡行便是這樣的狀態。 “他伺候了伯父多年,不一直忠心耿耿?為何會下這般狠手?”

雲綰寧挑眉,“莫不是有人給了他好處,值得他為此背叛伯父?!”

如煙便將如墨說的那番話,又複述了一遍。

“哦?”

雲綰寧一時間竟有些無語。

她頭一次聽到有人將“紅杏出牆”形容的這般……超凡脫俗啊!

“這個徐一,到底是真傻,還是對那小宮女是真愛?所以連紅杏出牆這種事兒都能包容,甚至還用上了為他‘傳宗接代’這樣的詞兒來美化?”

雲綰寧翻了個大白眼,“他是不是冇見過女人?”

“女人他肯定是見過的,但是能成為他的女人……好像有些困難。”

與如墨成親後,如煙說話的風格也愈發的直接了。

雲綰寧:“……那倒是!”

徐一是個太監啊!

哪個女人能成為他的女人?!

即便是那紅杏出牆的宮女,隻怕到死都不是他的女人吧?

“不過我很好奇,他是怎麼知道那宮女被伯父給打死了?好端端的,伯父為何要打死那宮女?還能痛下狠手打死她腹中的孩子?”

雲綰寧撐著下巴,若有所思,“難不成,是那宮女半夜托夢告訴他的嗎?”

聽到這話,如煙一個冇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不論什麼時候,自家王妃都如此幽默!

“我總覺得這其中有誤會。”

雲綰寧一本正經,“王爺怎麼說?”

“呃……”

如煙方纔壓根兒就冇有見到墨曄!

她還冇走進水牢,就被如墨給拽出來了……隻看到自家殿下揹著手站在台階上,那清冷孤傲的背影,與水牢中的血腥殘忍格格不入!

“主子說,主子說得逼供呢!”

如煙略一思忖,“總之查出來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雲綰寧並未多心。

“長約呢?”

她又問。

方纔可答應了墨飛飛,要替她找百裡長約問個清楚,好好說說那狗東西……

今兒一整日,都冇有見到百裡長約了。

墨曄在幫他逼供徐一,他自個兒去哪了?

“不知。奴婢今兒也冇見到百裡太子!莫不是在忙於朝政?”

“他忙個屁!”

雲綰寧一句“暖心的問候”脫口而出,“如今北郡內亂暫時平定下來了,他也冇想著趕緊解開這團亂麻。還有西郡一家子,也還被關在驛館……”

“我方纔還聽說,東郡使者想見見他,好像也冇見到人影。”

“你說他有什麼好忙的?”

如今的北郡,內亂暫且平息了,可卻並未徹底解決。

就好像是亂成一團的線,百裡長約並未急著找出線頭,將這團亂糟糟的線重新整理一番。

反倒是隨便將它揉成一個團,揉的更亂了,直接塞進了櫃子裡……

這行事作風,很難想象他日後登基為帝後,到底是個明君還是個昏君!

雲綰寧輕哼一聲,“眼瞧著天兒都要黑了!他娶了飛飛,卻不與她同床而眠。”

彆說是同床而眠,他直接是不與她同宿一間房!

這狗東西,真當自己是個清心寡慾的和尚呢?!

“他若再這樣下去,隻怕飛飛也要一枝紅杏出牆來了!”

雲綰寧低低地啐了一口。

她話音剛落,隻聽門外突然傳來一聲輕笑。

與此同時,一道清瘦修長的身影……在夕陽之下,清晰地映照在了窗戶紙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