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531章 你下不去手,本王可以!

-

百裡長夜又豈會不知,墨曄對徐一也是滿腔怒火?

那一晚徐一敢將爪子伸向圓寶……即便他再如何忍不下心折磨徐一,想到若非圓寶機靈,隻怕早就落在墨回延手中了!

鬼知道圓寶一個小孩子,會受到什麼樣的折磨?

隻怕比眼下徐一所遭受的,更要痛苦十倍吧?!

想到這裡,原本不忍心的百裡長約,這會子也狠下心來!

“好!”

他咬緊牙關,俊臉繃得緊緊的,“此事交給你了。”

百裡長約後退一步,站在一旁麵無表情地盯著還在水中浮沉的徐一。

徐一又怎會冇有發現,百裡長約對他不忍下死手?

因此方纔墨曄還未進來時,他便已經打起了苦情牌,老淚縱橫地說起這些年看著百裡長約長大,看著他一步步成長為如今令四國震驚的北郡太子雲雲。

百裡長約雖手段狠辣,但唯獨對身邊人……狠不下心。

徐一便是藉著這一點,拚命為自己謀取生路!

可惜啊,他遇到了墨曄!

百裡長約下不去死手,他可以!

“繼續放水。”

他一下令,水牢中的水很快淹冇了台階,就連百裡長約也趕緊往上退了兩步。這才避免鞋子被打濕。

徐一幾乎整個人都被淹冇在水中了。

他起先還掙紮,後來實在是掙紮不得了,便停止了撲騰。

數秒之後,墨曄冷聲道,“把他拉出來。”

剛剛昏迷的徐一,像是一頭死豬似的,被拽著脖子上的鐵鏈從水中提了起來。

他被扔在墨曄腳邊,如墨開始熟練的給他按壓出體內的積水。

很快,徐一咳嗽著醒了過來。

見他從水中被拽上了台階……再看向那渾濁的水,他眼中滿是後怕。

他知道,眼下不算是劫後餘生,而是在劫難逃!

落在南郡明王手中,隻怕他今日……

想死都不能得到一個痛快!

於是,不等墨曄開口,徐一便痛哭流涕地爬起來,跪在了他腳邊,“明王,奴才真的知道錯了!奴才,奴才什麼都招!”

“求求您放過奴才一條生路吧!”

墨曄麵色未變,眼中的冰冷比那水還要刺骨。

徐一也不知,那水中到底有什麼東西,總之在這炎熱的季節,那水卻猶如寒冰,刺的骨頭疼!

他被墨曄此時的眼神,嚇得打了好幾個冷戰。

見他不為所動,徐一便又哭著向百裡長約求道,“太子殿下!您打小是奴纔看著長大的!”

“奴才知道,殿下最是心軟……殿下救救奴才吧!”

邊哭,他邊向百裡長約爬了過去。

誰知剛爬了兩步,身後的如墨便用力一拽,徐一硬生生又被拽了回來。

還因此險些被勒斷了脖頸!

他乾嘔一聲,麵色紫漲地躺在了台階上。

“你想招了?”

墨曄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中不見半分憐憫。

雖說徐一這一把年紀了,還遭受這樣的折磨,的確有些可憐……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徐一眼下是可憐,先前做過的那些事,可一點都不可憐!

他本是自作自受,又何來可憐一說?

這不叫可憐,這叫報應!

“奴才願意招了!”

一聽墨曄這話,徐一還以為是墨曄要放過他了,激動地又爬了起來,“明王,您,您不論問什麼,奴才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墨曄眯了眯眼,“可是,本王不想給你這個機會。”

徐一身子一僵,眼中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徹底破滅了。

墨曄微微俯身,冰冷的目光將他鎖定,將徐一渾身都凍住了。

“你還有臉說,是看著他長大的。”

他緩緩伸手,指向了百裡長約,“看著他長大的人是你,可將北郡鬨得烏煙瘴氣的人,也是你。”

“本王很好奇。”

墨曄站直了身子,“伯父和長約是哪裡對你不好了?讓你如此憎恨他們,竟是不惜勾結外人毀掉整個北郡,也要讓他們不好過?”

徐一眼神閃爍著,不知心裡在想什麼。

聽完墨曄的話,他才從方纔的心虛,逐漸變成了震驚,“毀掉整個北郡?”

“冇有!”

他瘋狂搖頭,“明王,太子殿下,奴纔沒有啊!”

方纔嗆水劇烈的咳嗽,傷到了喉嚨。

這會子徐一說話,聲音已然帶著幾分沙啞。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大聲為自己辯解,“奴才從始至終,都冇有謀害殿下的意思!要毀掉北郡……這個罪名奴才更不敢當啊!”

毀掉北郡,是多可怕的罪名?

徐一就算再如何膽大包天,也承擔不起這樣的罪名啊!

“冇有謀害長約?那你的意思是,你是承認謀害伯父了?”

墨曄聽出他話中的漏洞,冷冷地問道。

徐一臉色僵了一下,又心虛地低下了頭,“奴才,奴才也並非有意謀害皇上……”

“既然冇有,你為何要對伯父下毒?”

百裡長約不敢置信地看向墨曄,“父皇是中毒了?!”

“你嫂子說的。”

墨曄道。

“你嫂子”,指的自然是雲綰寧。

換做是平日裡,百裡長約定又要因為這個稱呼而不滿地嚷嚷開來。

可是眼下,他並未將重點放在這句稱呼上,反而是錯愕地問道,“可是我從未發現,父皇有半點中毒的痕跡!”

他雖冇有發現,卻也冇有懷疑墨曄的話!

雲綰寧的醫術,他是信得過的。

她都說了,那就證明確有此事!

也難怪父皇久治不愈……

原來竟是中毒了,是他醫治的方向錯了!

百裡長約垂眸,掩去了眼中的驚濤駭浪——他原以為百裡行是中蠱了,因此纔會“以毒攻毒”,用蠱蟲養著他的身子。

哪知,竟是中毒了?!

見百裡長約說不出話,墨曄知道他這會子心裡難以接受,便冇有出聲打擾他。

“奴才……”

徐一剛低下頭,就被如墨拽著鐵鏈,強迫他抬頭與墨曄對視。

他低頭,不就是因為心虛,不敢麵對墨曄麼?

“你方纔說,擾亂北郡、毀掉北郡的人不是你。”

墨曄眼神玩味,“那照你這意思,你是知道要毀掉北郡的人是誰?”

方纔說起他要毀掉北郡時,徐一神色激動,瞧著不像是作假。

如此一來,便隻有兩種可能了——

一、是他偽裝的太好,懵逼了他的雙眼;

其二,便是因為徐一知道要毀掉北郡的人是誰,不想被他冤枉,所以纔會這般激動地否認、說要毀掉北郡的人不是他!

墨曄眼神逐漸變得危險,“現在,告訴本王,那個人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