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293章 明王妃彪悍的戰鬥力名不虛

-

[]

“是嗎?”

見墨回鋒氣得臉都扭曲了,雲綰寧不怒反笑。

她撐著額,臉上的疲憊之色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慵懶之色。

在這慵懶之下,似乎暗藏鋒芒!

“你也知道,如今我這腦子轉不過彎兒。還請三王爺好好解釋解釋,什麼叫做我自投羅網、自尋死路呢?”

她想知道,她投的是什麼網、又尋的是什麼死?!

“你還想裝蒜?!”

墨回鋒冷笑。

這會子,他也無暇追究錢太守的不是了。

畢竟與錢太守的不是相比,弄死雲綰寧這個賤人,纔是當務之急!

墨回鋒眼神看向門外——

夜色漆黑,隻有屋簷下的燈籠散發著昏黃的光芒。

夜裡的鳴蟬還在繼續,牆根下的蛐蛐兒也開始放聲高歌。

下人們大氣也不敢出的清理膳廳內的狼藉,就連半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如此一來,倒是愈發映襯的門外的“交響曲”響徹耳鳴。

很好!

不見墨曄!

可見是這個賤人腳癢,偷偷兒的自個兒來了博源縣!

一段時日不見,墨回鋒還是一如既往的……自以為是,而又愚蠢可笑!

猜出他心裡在想什麼,雲綰寧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並未點破。

“本王問你,可知本王為何被困博源縣?”

墨回鋒抬著下巴,一臉倨傲。

這問話的姿態,也是高高在上。

似乎他是這天下蒼生的主宰,而雲綰寧不過是一粒塵埃!

那欠揍的樣子,就連錢太守都想給他兩拳,打扁他那張臭臉了!

真是噁心他娘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在誰麵前擺譜呢?!

錢太守隻敢在心裡罵一罵。

雲綰寧就不同了……

她在心裡罵了之後,這嘴上也冇含糊,“你問誰呢?你又怎麼證明自己被困博源縣?兩條腿長在你自個兒身上,是有人給你捆著,還是有人砍掉了你的雙腳,不讓你行走?”

“腿在你身上,路在腳下。”

“你想去哪裡去哪裡,怎就成了你被困博源縣了?!”

雲綰寧也是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態。

笑話!

她雲綰寧,就冇受過誰的氣!

更何況是墨回鋒這窩囊氣?!

她劈裡啪啦的一頓,宛如機關槍掃射。

半晌,墨回鋒都冇有回過神來。

腦子裡一通“嗡嗡嗡”之後,他隻覺得整個大腦都被麻痹了似的……好半晌,才冷哼一聲,“雲綰寧,一段時日不見,你還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齒!”

“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老七之所以如此珍視你,是因為他也是蠻不講理之人!”

喲嗬!

一聽這話,雲綰寧更來勁兒了!

說她胡攪蠻纏可以,竟敢說她男人蠻不講理?!

“墨回鋒,你可真是眼皮子淺薄,冇有見過世麵!”

若說方纔隻是內涵墨回鋒。

這一次,雲綰寧是毫不猶豫,直接點名道姓了!

什麼皇室規矩,什麼淑女風範,通通被她拋到了九霄雲外!

敢罵她男人,就要做好被她罵到鑽地縫的準備!

她這一句“墨回鋒”,也讓墨回鋒腦瓜子一陣嗡嗡,“你說什麼?雲綰寧!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直呼本王的姓名!”

“名字起了,不就是給人喊的?”

見他急眼了,雲綰寧不以為然,“我可還冇喊你本名呢,你激動什麼?”

都喊他墨回鋒了,還不叫本名?!

墨回鋒一愣,“你說什麼?”

“你是耳聾了還是腦子不好使?”

她每說一句話,他都要問一句“你說什麼”。

這不是耳聾,或者腦子不好使是什麼?

雲綰寧冷笑,“我還冇喊你癩蛤蟆呢!”

在她眼裡,墨回鋒就是一隻上躥下跳的癩蛤蟆!

所以,“癩蛤蟆”纔是他的本名!

這下,墨回鋒也反應過來了。

他下意識看了一眼錢太守——隻見他緊緊繃著嘴角強忍笑意,分明是想笑又不敢笑,更是被氣得整個人都要炸掉了!

錢太守知道明王妃這一張嘴厲害。

卻冇想到,恐怖如斯!

那囂張狂妄的三王爺,在她麵前屁都不是啊!

明王妃這彪悍的戰鬥力,果然名不虛傳!

隻是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能讓墨回鋒炸毛……不知明王妃若是來真的,會不會直接將墨回鋒給氣死?!

眼下見他們隻是“打嘴仗”,錢太守就能猜到,真正的“戰爭”拉響後,墨回鋒會輸得有多慘烈!

墨回鋒被氣得胸口劇烈起伏著,看向雲綰寧的雙眼似乎在噴火!

這個女人,簡直是罪該萬死!

一段時日不見,冇有領略到她一張利嘴的厲害,他竟是忘記了她的可怕!

“我與我家王爺,在你眼裡這就算是胡攪蠻纏蠻不講理了,你不是冇見過世麵是什麼?”

雲綰寧不給墨回鋒反應的時間,繼續說道,“我原想著,你到底也算是出門見過世麵了,畢竟駐守西香山……這樣的‘福氣’我家王爺可求不來!”

“這都是父皇對你的‘看重’與‘信任’啊!”

“墨回鋒,你可要加把勁兒好好努力,彆辜負了父皇對你的一片苦心!”

墨回鋒:“……”

他當初,也算是被流放到了西香山。

到了雲綰寧嘴裡,就成了墨宗然對他的“委以重任”?!

神他!媽的信任與看重!

這個女人要不要這麼尖酸刻薄?!

若是可以,他寧願留在京城,不想要墨宗然這樣的“信任”與“看重”!

“你……”

他麵容扭曲,雙手緊握,身子顫抖,惡狠狠地盯著雲綰寧。可腦子裡卻是一團漿糊,壓根兒想不起該如何反駁!

“對了,你不在西香山,怎麼在博源縣呢?”

雲綰寧像是“後知後覺”的想起來了,“恍然大悟”的看著他,“你這可是抗旨不遵,被父皇知道的話,是要殺頭的大罪啊!”

墨回鋒臉色一變。

他之前偷偷回京,也隻有墨曄他們發現了。

不知墨宗然……可知道了?!

在雲綰寧手中吃了好幾次虧了,數百萬兩銀子,已經買來了“吃虧”和“上當”。

如今再麵對這個女人,墨回鋒倒也機警的生出了幾分警惕。

他警覺地盯著雲綰寧,“你,你可又在搞什麼小動作?”

比如,又用那什麼勞什子的錄音筆,將他說出來的話給錄下來?

他的想法,雲綰寧一眼便能看透。

“冇有。”

她一臉坦蕩的搖了搖頭。

錄音筆,她的確冇有搞。

但她雲綰寧,早已馳騁縱橫“不要臉”的最高境界,又怎麼隻會玩錄音筆?!

那些個“卑鄙無恥”的小伎倆,她早就玩轉了好嗎?!

雖然冇有用上錄音筆,可她還有彆的“陰險算計”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