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107章 這女人不講武德!

-

見他們倆過來了,雲綰寧立刻收回目光。

墨曄不愧是狗王爺。

隻在一瞬間,便找到了話題遮掩了他們“偷偷看戲”的心虛,“寧兒,今日這陽光溫暖舒適,照在身上懶洋洋的,倒是讓人想小憩片刻。”

雲綰寧默默抬頭,看了一眼被厚重的雲層遮擋住的太陽……

“是啊!”

她也厚顏無恥地睜著眼睛說瞎話,“我也困了呢。”

如玉握著掃帚,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位主子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王妃。”

張婆子率先走近,一膝蓋跪在了她麵前,嗚嗚嗚地說道,“嗚嗚嗚王妃,還請王妃為奴婢做主啊!”

“做主?”

雲綰寧好奇地問道,“你想讓本王妃為你做什麼主?”

如玉伸長脖子笑道,“莫不是你被這位摸了小手,所以讓王妃為你做主?”

張婆子這會子還在氣頭上呢。

對自家王妃,那是隻能恭恭敬敬!

如玉這狗東西算個鳥!

張婆子強忍著想要啐他一口的衝動,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隻當他冇有嘴欠,這才哽嚥著說道,“王妃。”

“這個人惡意騷!擾奴婢!還求王妃做主,將他趕出去!”

她轉頭指著劉大竹。

劉大竹撓了撓頭,“明王妃……小人冇有!”

“我和秋花之間,其實是認識的!還望明王妃給小人一個解釋的機會啊!”

聽到他當著雲綰寧他們的麵喊出自己的閨名,張婆子老臉一紅,衝他低低地啐了一口,“呸!我不認識你!你彆亂喊!什麼秋花,女人家的閨名能亂喊嗎?!”

隻看著她紅透的老臉,雲綰寧便覺得好笑。

雖一把年紀了,但害羞起來,張婆子仍像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似的。

先前張婆子說,她與她丈夫感情不睦。

說她丈夫在外花天酒地,恨不得他死在外麵雲雲。

可當她丈夫的死訊傳來時,張婆子也傷心難過了許久,冇有從那段短暫的婚姻中走出來。

眼瞧著大半輩子都過去了,哪知當初死在外麵的人,如今居然活生生地站在她麵前?!

天知道,方纔張婆子有多震撼!

回過神後,便是被欺騙的憤怒!

早知這個狗男人冇死,她又何苦帶著兒子上京城?

若與兒子還在蜀中,就不會攤上楚王這件事,兒子也不會死在她前頭……想起張笙的死,方纔還麵紅耳赤的張婆子,頓時老淚縱橫。

見狀,劉大竹連忙問道,“秋花,你怎麼了?”

張婆子張了張嘴,卻半個字也說不出來,隻嗚嗚大哭。

劉大竹被嚇壞了。

隻以為張婆子是見到他生氣,所以才被氣哭了。

於是他手忙腳亂地後退了幾步,趕緊說道,“秋花,你若是不想見到我,我走便是!你快彆哭了,快彆哭了啊!”

見劉大竹當真要走,張婆子連忙喊道,“你站住!”

劉大竹便停下了腳步,手足無措地看著她。

雲綰寧知道張婆子為什麼哭,也知道這會子她想做什麼。

她冇有阻攔,隻悄然與墨曄交換了一記眼神,夫妻二人起身離開,將獨處的空間留給了他們。

臨走前,將如玉也給拽走了。

如玉還不肯走呢,還傻乎乎地問道,“主子,王妃,你們這是做什麼?屬下還要看……”

墨曄一揮手,一名暗衛自牆頭落下,一把捂住瞭如玉的嘴,硬生生將他給拖了出去。

冇了看熱鬨的幾人,張婆子也索性放開了情緒。

她哭得眼淚一把鼻涕一把,也顧不得劉大竹會不會嫌棄了,用力擤了一把鼻涕,又在鞋幫子上擦了擦手指,一雙眼都哭紅了。

劉大竹看著她這豪放的做派,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你看什麼?可是看我如今狼狽又邋遢?”

張婆子氣勢洶洶地瞪著他。

不等劉大竹開口,她一耳光甩了過來,打得劉大竹眼冒金星!

這女人不講武德啊!

竟是二話不說就動手?

好歹給個提醒啊!

“秋花,你……”

“你給我閉嘴!”

張婆子怒極,沙包一樣的拳頭,一下又一下重重地砸在了劉大竹的胸口上,“你這個遭天殺的王八蛋啊!你怎麼不去死啊!”

她做慣了粗活,力氣也不小。

這一下又一下砸下來,劉大竹還有些承受不住呢!

他被砸得眉頭緊皺,五官都擰做了一團,“秋花,你這是做什麼?”

他隻以為,是他悄無聲息的訊息,張婆子心裡有氣,所以這會子是在衝他撒氣。

哪裡知道他們的兒子早已不在人世?!

“笙兒呢?”

劉大竹趕緊問道,“你怎麼來了京城?”

還在明王府當差?

天知道方纔他認出張婆子的時候,有多震驚!

不過,既然張婆子在京城,那他們的兒子也一定在京城吧?

回想起來,他離開他們娘倆也有二十多年了,笙兒都快三十了吧?

劉大竹有些激動,“笙兒可也在明王府當差?”

“你還說!你這個王八蛋,要不是因為你,我和笙兒也不會來京城。”

不會來這樣吃人不吐骨頭的地兒!

“笙兒也不會攤上那些事兒,也就不會,不會……”

張婆子再也說不下去了,嚎啕大哭。

見她哭得歇斯底裡,劉大竹心裡湧上一股子不好的預感,“秋花,笙兒怎麼了?笙兒不會怎樣?難不成,難不成笙兒出事了?!”

……

半個時辰後,張婆子雙眼紅腫地進了清影院。

彼時,雲綰寧與如煙還在給腹中孩子織小毛衣呢。

墨曄去陪圓寶了,所以這會子不在清影院。

張婆子宛如一具行屍走肉,神色麻木地跪在了雲綰寧麵前,“王妃,奴婢跟了王妃多年,王妃待奴婢恩重如山。”

“還請王妃恩準,讓奴婢回蜀中一趟。”

“回蜀中?”

雲綰寧放下手中的針線活,“你這一去,可是再也不回來了?”

她瞧著張婆子的模樣,倒像是在與她做最後的訣彆似的!

張婆子未語淚先流,“王妃,笙兒的根在蜀中。如今笙兒冇了,雖說王爺慈悲,將笙兒的屍體還給奴婢,還幫奴婢好生將笙兒下葬了。”

“但是,但是落葉歸根。”

“奴婢心想,總得將笙兒送回蜀中纔是……”

雲綰寧明白她的意思了。

先前張婆子還冇有這樣的想法。

不知眼下,為何又會想著將張笙的屍體送回蜀中?!

她輕輕蹙眉,“你先告訴我,你與那劉大竹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當真是你那早逝的丈夫?可是既然人早已死了,眼下又怎麼會好生生地出現在咱們眼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