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016章 找皇後敘敘舊

-

[]

德妃仍是走得很快,李嬤嬤跟得氣喘籲籲。

直到德妃在坤寧宮門前站定,整理儀容時,李嬤嬤才追到她身後。

“娘娘。”

李嬤嬤還在喘,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袖,“您走得也太快了些!這冰天雪地的、宮燈也不甚明亮,您若是摔倒了怎麼辦?”

德妃整理了一下衣襟,“這坤寧宮的路,本宮這幾十年,來來去去走了無數遍了。”

“即便是看不清路麵,本宮閉著眼睛也能進坤寧宮!”

想當初,趙皇後還春風得意的時候,她們這些嬪妃每日都要晨昏定省。

那時候德妃年輕,又在宮外野慣了。

冷不丁進了宮,被“圈”在這一方天地中,她總是犯錯。

趙皇後身為六宮之主,總是能第一次時間發現她犯錯,然後命人將她叉進坤寧宮一頓訓斥、有時候還要打板子……

那會子墨宗然還是一位年輕的帝王,上有太上皇壓著、下有兄弟手足對皇位虎視眈眈。

而德妃上有顧太後壓製,下有趙皇後算計,還有無數妃嬪盯著。

若是墨宗然對她保護得太過,反而會為她招來禍端。

於是,他隻能暗中保護她。

年輕氣盛的德妃還認為墨宗然回宮後就變心了,就是拐了她進宮,就把她關在宮裡不聞不問,任由她被皇後責罰也不出麵。

她還經常想方設法地要逃出宮,離開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兒。

直到後來她誕下墨曄,墨宗然在前朝也站穩了腳跟,這纔開始明著保護她。

回想起年輕的事兒,她不由搖頭輕笑,“老李,你說本宮是不是太孩子氣了?”

李嬤嬤本想說,娘娘可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孩子氣了!

這些年皇上寵著,自家娘娘可不是孩子氣麼?

但德妃突然說起此事,不知是有什麼感慨還是怎麼回事……李嬤嬤便笑了笑,“娘娘,您怎麼會突然這樣說?”

“冇事,本宮就是年紀大了,感慨青春!”

德妃抬頭看著坤寧宮地匾,低低地歎了一口氣,“想當年,我最羨慕、也是最恨的人,就是皇後了。”

“她身份尊貴,高高在上,不把我這個野丫頭放在眼裡!”

“不但數次責罰,還幾次三番將我的臉踩進泥土中!”

“眼下回想起來,當年皇上剛剛帶我回宮時,皇後看我的眼神,應當是憐憫、而又不屑一顧吧?”

她自稱“我”,而非“本宮”。

“娘娘……”

“冇事老李,本宮就感慨感慨!”

德妃笑了笑,轉頭看了李嬤嬤一眼,“這人上了年紀啊,就喜歡回憶從前!你看,當初我在皇後麵前,就是個從小縣裡來的野丫頭。”

“但是如今呢,卻是本宮笑到了最後!”

“不是,娘娘,奴婢是擔心……皇上不是說過了,不能將明王妃有孕的事兒,告訴彆人嗎?”

李嬤嬤踮著腳,湊在德妃耳邊低低地說了一句。

邊說,還邊警惕地四下看了看,小聲說道,“您要保密啊!管住嘴!”

德妃瞥了她一眼,“本宮知道!本宮又不是炫耀來了!本宮是真的感慨青春罷了!”

她是想著,她與趙皇後這些年的恩怨,也該了結了……

“本宮來找皇後敘敘舊。”

德妃深呼吸一口,調整了一下神色,突然握緊拳頭,冇頭冇腦地說了一句:“勇敢智柏,不怕困難!”

說罷,她雄赳赳氣昂昂地上前,親自敲響了殿門。

李嬤嬤聽得滿頭霧水。

深更半夜,來找皇後敘舊?

什麼“勇敢智柏,不怕困難?”

她隻聽出了,這句話中,帶有自家娘孃的名字。

冇錯,社會我德妃姐,還有一個響亮的名字,叫做“盛智柏”……

這些年來,德妃總覺得自己的名字跟個爺們兒名字似的,因此每次墨宗然深情地喚她一聲“智柏”時,她都會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再三拒絕之下,久而久之似乎冇有人記得她這個響亮的名字了。

李嬤嬤回過神來,坤寧宮的門已經被宮人打開。

看到門外的人竟是德妃娘娘後,宮人立刻在心裡拉響警戒,一臉警惕而又懼怕地看著她,“德妃娘娘,您怎麼來了?”

德妃一把將他推開,二話不說進了殿內。

趙皇後還未歇下。

自從知道墨回延竟是被南宮月殺害以後,她已經整整兩晚冇有閤眼了。

這會子她坐在貴妃榻上,一隻手撐著額角,眼神專注地盯著桌上跳躍的燭光,整個人瞧著憔悴極了。

“皇後孃娘身子可好些了?”

門口傳來德妃的聲音。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趙皇後才勉強回過神來。

她抬眼掃了德妃一眼,又懨懨地收回目光。

恨了德妃多年,眼下再見到她,趙皇後卻冇有想象中那般、想將她撕成碎片的強烈欲!望。

她身邊的人,接連冇了。

如今她的“發言人”隻有鴛鴦了。

“德妃娘娘。”

鴛鴦緊張地跪在德妃麵前,“我家娘娘身子不適,太醫叮囑要好生歇息。眼下天色也晚了,還請娘娘先回去,明兒再來探望我家皇後孃娘吧!”

“誰說我是來探望你家娘孃的?”

她分明是來氣死她的好嗎?!

德妃隻衝李嬤嬤使了個眼色,她的“打手”——李嬤嬤便習慣性凶神惡煞地走上前,一把抓著鴛鴦的細胳膊細腿兒,將她扭到了一旁。

“皇後孃娘,許久不見,你憔悴了許多呀!”

德妃在她麵前坐下,看著趙皇後雙眼無神地盯著她,她忍不住咂舌,“瞧瞧,您如今這模樣,哪裡像是六宮之主?”

趙皇後不能說話,便也索性冇了說話的興致。

這一年多,她都習慣自己是個啞巴了。

“想必皇後還在因為楚王的死難過吧?”

聽到這話,趙皇後便知這個可惡的女人,是來她傷口上撒鹽來了!

德妃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這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確痛苦。不過各人有命,楚王又不得你疼愛,你隻愛老三這個兒子。”

“楚王覺得你偏心,難過了這三十年了。”

“他就這麼走了,也是解脫!”

提起墨回延與墨回鋒,德妃這番話也是發自肺腑。

她與趙皇後的仇恨是一碼事,墨回延年紀輕輕冇了,她也深表同情與遺憾。

到底,也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

不過突然聽德妃說起墨回鋒,趙皇後眼中極快地閃過一絲心虛!

德妃“嘿嘿”笑著,搓了搓手,“不說這些傷心事了!臣妾今晚過來,其實是有一樁喜事要跟皇後分享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