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雲綰寧墨曄最新章節 > 第1009章 我們,有二寶了

-

[]

雪白的宣紙上,隻有幾個字:我要南宮月死!

雲綰寧呈給墨宗然過目後,這纔看向趙皇後,“所以母後的意思,是楚王的確對南宮月不好,她纔會殺害楚王嘍?”

趙皇後點頭。

墨宗然無聲地歎了一口氣。

他將宣紙往桌上一放,這才沉聲說道,“回延已死,你也要保重身子。”

雖然他對趙皇後並無感情,甚至心裡也有怨恨。

但到底,兩人是結髮夫妻。

這三十年來,兩人共同走過,到底算是有些情分的。

趙皇後怔怔地看著墨宗然,眼淚又一次滑落臉龐。

她忙撇過頭,不想讓墨宗然看到她哭的樣子。

從前茶裡茶氣,隻會對墨宗然用眼淚攻勢。

誰知上了年紀,兩人反目後,趙皇後突然開始注重自己的形象。不想讓墨宗然看到她脆弱,悲痛時淚流滿麵的模樣。

狗皇帝!

她在心裡啐了一口。

見趙皇後不願意看他……

墨宗然倒也冇生氣。

好像他樂意看到她似的!

既然趙皇後都站出來“作證”了,墨宗然自然相信,南宮月殺害墨回延是有動機的。

他擺了擺手,“送皇後回去吧。”

趙皇後便又像是被趕蒼蠅似的,送回了坤寧宮。

哪知還未出永壽宮,趙皇後就嘔出一口鮮血,暈了過去。

到底是上了年紀,身板兒比不上從前了。

從前被雲綰寧與德妃怎麼氣,她都隻是頭疼。

今日聽聞是兒媳婦殺害了兒子,趙皇後硬生生慪出了心病啊!

宣太醫去坤寧宮給趙皇後醫治後,雲綰寧這纔對墨宗然道,“父皇,眼下兒媳請求,父皇派人捉拿南宮月回京!”

“但出發前,得去一趟公主府,警告尹子耀幾句。”

墨宗然並非傻子。

尹子耀與南宮月之間的關係,他或多或少也聽說了一些。

雲綰寧會這樣說,便自有她的道理!

他“嗯”了一聲,頭痛欲裂地撐著額頭,“你做主便是。”

“兒媳不敢。此事我家王爺會接手,兒媳隻是瞧著王爺太過忙碌,兒媳替他分憂罷了。”

墨宗然這才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他吩咐禦林軍統領王都尉親自捉拿南宮月,並去了一趟公主府。

如此一來,尹子耀自然不敢再懷疑。

王都尉前腳剛走,尹子耀也像是被抽走了魂兒似的……他怎麼也不敢相信,月兒當真會將他拋下做擋箭牌,自己逃之夭夭!

他的滿腔情意,終究是錯付了!

這些年,他做南宮月手中的刀刃,無怨無悔。

終究是他一廂情願啊!

……

雲綰寧並未直說南宮月與尹子耀的關係,也並冇有提及墨之雲不是墨家的血脈。

這件事不管怎麼說,孩子是無辜的。

如今墨之雲遠在東郡,為了保全這個可憐的孩子,雲綰寧將此事當做秘密,壓在了心底。隻有她和墨曄、以及墨悠悠知道便是。

可是斬草不除根,很容易春風吹又生……

雲綰寧瞧著墨宗然有些倦怠了,便叮囑他好生歇息,她起身告退。

她打算去一趟禦書房,將今日之事告訴墨曄。

這會子,墨曄與宋子魚、以及其餘幾位老臣,正在商議墨回延的後事該如何安排。

墨回延“生前”作惡多端,也並冇有留下什麼功績。

雖被打入天牢,卻也並未被墨宗然廢黜王位。

死後,自然也得保全他的體麵。

保全他的體麵,就是保全皇室顏麵。

於是墨曄掃了墨煒幾人一眼,沉吟著說道,“還是以親王禮製下葬,葬入皇陵。但如今時局不穩,一切從簡。”

各部大臣趕緊應下。

商討結束,小梁子剛打開禦書房的門,便看見了雲綰寧站在門外。

“喲,明王妃,您來了!”

一聽是她來了……

墨曄立刻起身。

一群大臣正從禦書房出來呢,他的身影從大臣中極快地穿梭而過,來到了雲綰寧麵前。

“寧兒,可是剛從永壽宮過來?來了怎麼不直接進來?外麵天寒地凍,站在這風口上做什麼?快進來喝口熱茶。”

他牽著她的手,大臣們識趣地讓開了一條道。

今兒個在禦書房商討楚王的後事,明王從始至終加起來、可能都冇有說過這麼多話吧?

雖說禦書房乃是朝廷重地,後宮妃嬪不得輕易踏入。

但首先,雲綰寧不是後宮妃嬪。

其二,皇上可是親自點頭,明王妃可以自由出入禦書房!

先前皇上坐鎮禦書房,這位小祖宗便是禦書房的釘子戶,進進出出大臣們早已習慣了!

更不用說,眼下坐在禦書房內的人,是她的夫君——明王了。

明王寵妻,大家不但有所耳聞,也數次親眼所見。

今日又一次見到,也不足為奇。

大臣紛紛告退後,墨翰羽還站在一旁不肯離開。

“二哥可還有事?”

墨曄話剛出口,一名小太監便驚慌失措地跑了進來,“王爺,王妃!永壽宮來人,說,說皇上快不行了!楊太醫等人已經趕去永壽宮,德妃娘娘吩咐趕緊請明王妃過去一趟!”

雲綰寧與墨曄皆是臉色一變!

她方纔才從永壽宮出來,墨宗然隻是瞧著有些疲憊,怎麼突然又不好了?!

墨曄也被嚇得不輕。

兩人來不及多說,趕緊往永壽宮跑去。

可是這一路,冰雪還未完全消融……

雲綰寧心下猜測,許是墨宗然接受不了、是南宮月殺害了墨回延的事兒,所以方纔慪了這麼久,纔會突然病倒。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墨回延死後,墨宗然便也鬱結心中。

加之又中毒一次,這身子的確承受不住了……

她仍記得那句話:心病還需心藥醫。

但墨回延是詐死,終究要死,不能再讓墨宗然悲痛第二次了!

於是,雲綰寧隻能想其他法子,讓墨宗然從悲痛中走出來。

要顛覆大悲,便要是大喜才行。

她不由撫摸了一下小腹。

眼下或許隻有這一個法子了!

但她早已下定決心,除了玄山先生幾人等,這個好訊息瞞著任何人都可以,不能瞞著墨曄。也不能讓任何人再在他之前,得知這個喜訊!

雲綰寧咬了咬牙,一把抓住了疾行的墨曄。

她抓住了他的衣袖,很認真地看著他,“夫君,眼下父皇病重,形勢緊急。”

“但是我有個好訊息,得先告訴你,然後再告訴父皇。”

她事先給墨宗然吃了保命丸,楊太醫也已經趕過去了。

想必一時半會兒,墨宗然那邊不會出事。

墨曄心下焦灼萬分。

但見她一臉認真,還是停了下來,“寧兒,怎麼了?”

雲綰寧拉著他的手,輕輕放在了小腹上,“我們,有二寶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