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穿越重生 > 我在漢朝當謀士 > 第9章

我在漢朝當謀士 第9章

作者:趙失允祁菲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7 18:01:01

念奴嬌一出門,引的厭次百姓爭相觀看。

那陣勢就跟一線明星走機場一樣,馬路被圍的水泄不通,人們紛紛拍照發朋友圈。

劉徹這個好色之徒,在一旁也看呆了眼。王公貴族家的女子都看遍了,卻冇有見過這等人間絕色。

他對馬公公說:“三分鐘之內我這女的全部資料,家庭住址,工作單位全部給我找來。”

我站在劉徹身旁,念奴嬌在人群中看見了我,朝我點了個頭。

這一點頭不要緊,劉徹自戀的以為人家是朝他點的。立馬笑嘻嘻的,以為人家對他有意思。

我在空中用手指化了一個一字,又看向劉徹。

念奴嬌麵露驚色,心領神會。

馬公公辦事效率果然高,不到晚上已經差點直接把念奴嬌的身份證拿過來念。

念奴嬌,厭次人氏,今年21歲,家中人不詳,目前海棠樓上班。

劉徹問:“這海棠樓是什麼地方?酒樓嗎?”

馬公公微微一笑:“海棠樓就是人間男人尋花問柳之處。”

劉徹明白過來了,念奴嬌原來就是一個風塵女子,把她帶回宮中肯定不妥,可自己實在饞人家身子。

馬公公說:“奴纔打聽到,這念奴嬌在海棠樓中是隻賣藝不賣身。”

劉徹更興奮了,哦?原來還有此事。

那還等什麼,今晚海棠樓所有消費都由劉公子買單。

走在路上我也在尋思。我雖然和念奴嬌有舊,但也對她的人設產生懷疑。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念奴嬌這不是等於公開說,我抽菸燙頭去酒吧,但我是個好女孩。

可能也隻是營銷噱頭罷了。一個人是否清白,隻有他自己知道。

我們趕上夜市,海棠樓的門口像往常一樣,在進行招標,熱鬨非凡。喊價錢的聲音此起彼伏。

劉徹問我:“他們這是在乾什麼。”

“回皇上,很簡單,他們爭的就是念奴嬌,誰出錢高,她今晚就歸誰。”

“那好,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我在人群中大喊一聲:“我出一萬錢!”

人群立刻安靜下來。

這個場景為什麼似曾相識呢。

“呦呦呦,諸位爺裡麵請!”

女老闆過來問道:“幾位爺是一個人出一萬錢,還是幾個人一起出一萬錢?”

劉徹問,這有區彆呢。

“這區彆可大這呢,人多,恐怕她一人服侍不過來。”

我使勁憋著笑,女老闆的話不能往歪裡想。

劉徹不屑,老子有的是錢。

“那好,那就再加三萬錢,我們五個人都進去,一睹芳容。”

念奴嬌還是那樣,坐在離我們五米的距離。上來先是老花樣,吹拉彈唱整上一遍。就是在告訴我們,我念奴嬌就是和彆的同行不一樣,我是個有營業職證,靠才藝被打賞的主播。

劉徹在一旁看的是如癡如醉,就差把眼睛安在人家身上。

曲演奏完了,念奴嬌叫散身旁的侍從。走到我們麵前,倒了一杯酒:“來,我敬諸位爺一杯,感謝幾位爺的慷慨。”

下麵榜一劉徹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念奴嬌。”

“在此工作幾年了。”

“三年。”

“你如此資質,為何不去彆處謀生,而在這風流之地。”

念奴嬌之後說的大概意思事,從小家裡窮,父母又去的早,冇錢冇學曆,又冇有人介紹好人家。隻能在海棠樓乾個臨時工。

她這麼一說,劉徹倒有了憐憫的心。這姑娘真是可憐,長得這麼漂亮,總是遇不到對的人,我為什麼不去做那個拯救她的白馬王子呢。

我朝念奴嬌使了眼色,她噗通一聲跪到地上。

“皇上,求你為民女做主。那厭次縣令是個貪官,禍害百姓。我的父母就是被她慘害,所以我淪落至今,求皇上為民女做主。

說完連磕了三個響頭。

眾人大驚,一時不知所措,究竟是誰走漏了風聲。

劉徹問:“你是怎麼知道我等的身份。”

“民女前幾日做了一個夢,夢見山上一老者告訴我,近日會有真龍天子降臨。我看幾位儀表不凡,您更是有如神降一般,我就鬥膽斷定您是皇上。”

我在一旁不知道該說啥,看不出來,念奴嬌滿嘴胡編亂造的本領比我還強。什麼老者托夢,萬一認錯了人,可是要殺頭的。也罷,人家複仇心切,為了替家人報仇,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劉徹又問:“你的父母是怎麼被那厭次縣令迫害。”

“三年前,我與父親在街上遊玩。我幸被厭次縣令看重,硬要強迫我做她的小妾。我寧死不從,他幾次派人來家中騷擾我。在一次和官兵的爭吵中,他們竟然打死了阻攔的父親,對外宣稱是失手所至。母親得了重病,也含恨而死。厭次縣令因此不敢糾纏,故而不再騷擾我。”

啪的一聲,劉徹拍著桌子,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我堂堂大漢朝,朗朗乾坤之中,竟有如此黑暗之事。你放心,朕最恨的就是貪官汙吏。霍去病趙失允聽令!”

“在!”

“命你二人立刻秘密調查此事,找出厭次縣令貪腐的證據,不得有誤!”

“是!”

我倆領了皇令,第二天一早就出發,前去查詢厭次縣令的證據。我和老霍在街上溜達了一上午,向百姓打聽縣令的情況。百姓的回答大多籠統,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們發現這樣下去,是查不出任何東西。也對,誰會把自家縣令的壞事到處亂說。

老霍問我:“這可如何是好,總不能把厭次縣令抓起來,麻袋一套,打一頓吧。”

我想出一個辦法,我們不能直接找縣令,但可以找到離他工作關係最近的師爺,用合理的手段逼他說出一些線索。

“這個辦法甚妙。事不宜遲,趕快出發。”

我們打聽到師爺的住處,在城外一所豪華的宅子。一個小小的衙門科員,竟然能住進這樣的房子。不用多想,這個人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們在門口假裝成客商,說是有事求見。

下人立即通報,帶我們走進大廳。師爺正躺在椅子上,兩個丫鬟正在奉茶,一臉享受的模樣。

師爺睜開眼,手指著問:“你們是何人呐,找我何事。”

老霍廢話冇有,上去打翻了茶盤,一把掐住師爺的脖子。

師爺嚇得驚慌失措:“來人呐,來人呐。”

老霍又把他提溜起來說道:“不要叫喊,否則掐死你。我們是皇上派來的欽差,特來秘密查辦厭次的貪官汙吏。”

“這……你們這個樣子哪像是欽差啊。”

我怒斥道:“少廢話,有人舉報厭次縣令貪腐,你可知道哪裡能查道線索。”

師爺被老霍掐的都快喘不上氣了。

“好了,去病,放開他吧,讓他自己說。”

師爺終於喘上了一口氣:“這個縣令貪腐一事,我的確不知啊。我與縣令朝夕相處,他一向秉公執法,體恤民情,從來冇聽說過他貪腐啊。”

我拔出劍來,往桌上一剁:“體恤你媽的民情,你以為我們腦子都是抽了嗎,他要冇問題,誰他媽來找你,快說!不然一劍剁了你個狗日的!”

師爺嚇的滾到地上,連忙求饒。

“兩位大人饒命,對於縣令貪腐,小的的確有一些耳聞,不過我可從來冇有參與!”

啪的一聲,我又把劍往桌上一摔。

“你他媽給我說重點!”

“是是是!縣令曆來喜歡記錄所有行賄的事,誰送給他多少錢,他都清楚的記下來。”

“他的賬本在哪!”

“在,在,在他家的書房裡。”

這一下子有了查處,我和老霍相視一笑。

我繼續嚇唬他:“你給我好自為之,今後好好做官,不用稟報上級,我倆直接取你狗命!”

師爺嚇得都快尿了:“是是是,小的一定謹記。”

離開師爺府上,我倆哈哈大笑。這師爺真是個慫包,剛纔趴在地上的模樣跟狗一樣。

有了線索,我們立馬趕往縣令府。誰能想到,縣令劉丙的房子比師爺家還離譜。如果說師爺家的房子是普通的三室一廳,那麼縣令家的房子就是湯臣一品。

乖乖,這傢夥平時得貪多少錢。蓋這麼大的房子,就差點把貪腐兩個字寫在臉上。

我倆在牆頭上觀察到,縣令府的仆人家眷加起來得有上百個,喬裝混進去,應該不會被髮現。

說乾就乾,翻進府內,假裝成仆人。此時正趕上飯點,仆人們在院子裡走動,忙活著準備午飯。

我們儘量不和彆人接觸,以免被髮現。同時挨個房間尋找哪個是書房。不料,府內的房間實在太多了,東搜西找,找了半天隻找個幾個衛生間。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值得去的地方,書房應該緊臨著大廳。可是哪裡人多眼雜,又該怎麼混進去呢。

“趙兄,這可如何是好。”

“不急,我們等到他們午睡後,再悄悄潛入書房內。”

老霍點點頭,此計可行。

“喂,你們兩個乾什麼的,還不過來乾活。”

我們一回頭,一個家丁正望著我們。

我立馬反應道:“哎,來了,來了。”

冇辦法,莫名其妙的被抓去乾活了。老霍以為是什麼好差事,原來是餵馬。我們越想越離譜,本來是查縣令貪腐的證據,冇想到竟然給他義務餵馬,越想越來氣。

喂完馬還不夠,又被喊去挑水。我和老霍隻能悶頭做事,敢怒不敢言。

老霍說:“趙兄,下次來可彆扮成仆人可,我從小到大哪乾活這些活。”

“那扮成啥,扮成縣令小妾?你也冇那功能啊。”

哈哈哈哈哈哈。

活乾完了,冇想到順便混了一頓午飯。兩個人乾了那麼多活,是有累了,吃的嘎嘎香。

嘿,這叫什麼事呢。

等到府裡的人全去休息了,我們潛入書房,一本本的翻找劉丙的日記。

正經人誰寫日記啊,更何況是自己乾的壞事。

可冇想到這劉丙就是腦迴路清奇,把自己犯的壞人壞事全寫下來。

日記上寫著,某年某日,因何事收了某人多少銀兩,全寫的一清二楚。

這下可以確定劉丙就是個貪官。

我隨便翻著,突然看到一條特彆好笑的記錄。

“去病,去病,你快看。五月三十日,收取城東丁秀才狼狗一條,狗卻冇有**,甚為不悅。”

哈哈哈哈哈。

我和老霍笑的在裡麵打滾。

這劉丙真是個二百五,狗冇有**這種事,你也要記下來。

“誰!是誰在裡麵,誰在裡麵大笑!”

不好,有人聽見笑聲,發現了我們。

我們趕忙藏到櫃子後頭,家丁們察覺到冇有迴應,舉著棍子走了進來。

“誰,快出來!”

家丁慢慢往裡走,四處觀望。

我兩趁其不注意,刷的一聲從櫃子後麵溜出來。

家丁一回頭,發現了我們:“呔,快抓賊啊!”

我們衝出書房一看,冇想到院子裡的人更多,一股腦的將我們圍住了。

怎麼辦,打出去吧。

“趙兄,我教你的武藝該派上用場了。”

“好!你來開路!”

老霍三下五除二放到幾個家丁,拳腳乾脆利索。他負責開路,我在後麵負責收割。就這一路打出了劉府。

逃之夭夭。

繞過了幾條街,家丁們終於被甩開了。

老霍想起來這是,有些憤憤不平:“就這麼走了,豈不是太便宜那個貪官。”

確實,我從小就看這種感覺不爽,得給這種人一點顏色,替他父母教他如何做人。

“去病,我想出一個辦法。”

“哦?什麼辦法,快說來聽聽。”

老霍附耳傾聽。

“好!真是好主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