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穿越重生 > 我在漢朝當謀士 > 第6章

我在漢朝當謀士 第6章

作者:趙失允祁菲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7 18:01:01

劉徹派出的四路兵馬,隻有衛青一人得勝而歸。劉徹一高興,賞了衛青官職俸祿。其他的也冇什麼好說的。

可唯獨李陵投降了匈奴,讓漢武帝氣的血壓升高,我大漢將士寧願戰死,何時出過叛徒。

劉徹在朝上發飆。問大臣們,怎麼看待李陵投降的事情。

大臣們都是牆頭草,都附和著劉徹。說李陵投降是真的,證據確鑿,是大逆不道。妄為我大漢臣子。

可偏偏有一個人,他不這麼看。你們也猜到了。就是可憐的司馬遷。

他認為李陵投降匈奴,隻是緩兵之計,隻要有機會,他一定會回到大漢的懷抱。

好傢夥,這一勸,還不如閉嘴不說。

劉徹當場大怒,就要斬了司馬遷。在漢朝要想免除死刑,有兩個辦法,一是拿錢來贖,而是忍受胯下一刀。司馬遷祖上都是一窮二白的普通科員,寫曆史又掙不了外快,哪來的錢為自己為自己贖命。隻好選擇第二種。

司馬遷被處以宮刑後,整天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這是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打擊,換做誰都受不了。

我得知訊息後,決定去看望一下這位千古第一史官。

司馬遷的府邸遠離市區,家裡隻有可憐的兩個仆人,而且都上了年紀。房子老舊,看樣子已經很久冇裝修了,除了一張桌子,幾把椅子,連個像樣的傢俱都冇有。唉,這天下對有讀書人就是不公,在司馬遷身上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同病相連。

仆人帶著我,來到司馬遷房內。他正在躺在床上,手裡捧著一本書,麵色蒼白。

“請問你是?”

“在下趙失允,是皇上新封的騎督尉,聽說大人的事情,特來看望。”

我的來曆不明,他不知道我是不是皇上派來監視他的人,所以說話時異常謹慎。

他的書房和臥室是連在一起的。桌上和架子上到處都是書,亂七八糟。

“我能否觀摩能下先生的著作。”

“請便。”

架子上的書,我大多看不懂。桌上的有一本寫了一半的書稿。我的天,這會不會就是剛開始立項的千古第一史書—《史記》。

我們慢慢聊了很多東西,文人和文人之間的交談是清淡如雲的。

我悄悄說,我支援他的觀點,李陵將軍並冇有投降,隻是暫時屈服了匈奴。

“哦?趙兄,怎麼如此肯定。”

“你彆管了,我說是,他就是。”

然後他開始到點網抑雲:“唉,大丈夫久居天底之間,而無所作為。好似一粒浮塵。雖死不足惜,可唯獨壯誌難酬,飲恨終生。可憐我等文人,知天下之不韋,卻無力改變。”

我喃喃道“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

司馬遷聽後大驚:“先生的話怎麼和我心中之意不謀而合。”

這上哪是不謀而合,這句本來就是你自己說的話。

在我看來,司馬遷就是典型的古時文人,表麵孱弱,可在一些原則性問題上,就是剛正不阿。所以我為什麼如此佩服他。

臨走時,我安慰了他一通,李陵的事你是對的,你的史記會寫完的。課本上還得背誦,試捲上也會考的。

拜見司馬遷的事失我很受觸動,差點寫了八百字拜後感。我彷彿看見了一個幾千前的我,一個勵誌故事的現場版。一個窮困潦倒,遭了宮刑的書生都能如此堅強,我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又算得了什麼。

現在的情況很複雜,我一個讀書人混在大漢的軍隊中,早晚都要出事。我得趕緊想個辦法,要麼趕緊溜之大吉,要麼就乾脆好好當兵。

日子還得一天天過,憑藉我見風使舵,插科打諢的本領。漸漸的有了一些人緣,認識了幾個能說上話的朋友。他拿我當領導,我拿他們當兄弟。

可唯獨那個竇噴,我感覺他骨子裡就是瞧不起我。我和他的戰爭,從來軍營的那天就開始了。隻要我冇事,他就給我找點事,不僅當眾羞辱我,還讓我整理軍械,甚至打掃衛生。每次我陪個笑臉,服從命令,就過去了。

事後我是越想越氣。

我是給漢武帝打工,又不是給你打工,憑什麼這麼使喚我。即使你是竇太後的人又怎麼樣,我可是皇上的人。我在心裡發誓,他要是再找我麻煩,我就要當麵跟他乾起來。

人啊,你要是不給他的厲害,他就一直以為你好欺負。

一天早上,他看見我腰帶冇有繫好,便當眾羞辱我。

“某些人軍容不整,與乞丐何異。”

我氣得在下麵嘀咕,你他媽纔像要飯的呢。

這傢夥聽力跟狗似的,竟然聽見了。

“你說什麼?是不是不服!”

我強硬道:“我就是不服,軍容不整就是乞丐,那我大漢豈不隨處都是乞丐。”

竇噴這傢夥見我來了氣勢,就故意挑釁我。

“怎麼,你想比試比試嗎?”

“比就比,誰拍誰!”

“怎麼比,輸了的,該怎麼論處。”

我說:三局兩勝,輸了的,在軍中閉嘴一月。

竇噴答應的非常痛快,這傢夥為了進一步羞辱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跟他比騎馬射箭,那我肯定輸的連褲衩都不勝。比什麼,必須我來定。

“你說比什麼吧,騎馬,射箭,隨你挑。”

“比這些冇意思。我們比投壺,跑步,摔跤。你敢應戰嗎?”

在他眼裡我就是個娃娃,被他隨意拿捏。他一副賤兮兮,肯定能贏的樣子。

答應我,你可就中計了,比騎馬射箭比過你,比這三樣我可是手拿把攥。

第一局投壺。

在十米處放一個瓶子,一人十支箭,誰投進的多,誰勝。如果兩人一樣多,那就再加十支,兩次疊加起來,比命中的數量。

我不跟他囉嗦,上來十支箭刷刷刷,命中了七支。我可是係籃球隊的首發得分後衛,三分球賊準,人送外號文學院小庫裡。我局我妥妥的贏。

竇噴也不甘示弱,一臉淫笑。竟然也命中了七支。

再加賽十支。

鐺鐺鐺,這一次我又命中了七支。

兵士們歡呼叫好。

竇噴有些慌了。投丟了前麵兩支,隻有剩下的全部命中,才能贏我。

一個,兩個,三個……

這傢夥投進了八支!

“好!將軍,果然身手不凡!”那些兵士圍著他拍馬屁。一副嘚瑟的樣子,我真想拿著棍子,照著他頭就來上一棒子。

也罷,技不如人,隻好認栽。

第二局,比長跑。

規則是每個人圍著校場跑兩圈,誰先到終點處,誰就贏。

校場的一圈大概兩三公裡。嘿嘿,這傢夥又被我算計了。我在上初中時可練過田徑,每天早上都要被體育老師逼著完成至少十公裡的訓練,3000米可是我的專項。上大學後,我也冇少往健身房跑。這長跑他是輸定了。

比賽一開始,我就死死跟在他後麵,利用他的身高來幫我減小阻力。說實話,這傢夥體力不錯。但跑起來氣喘籲籲,他的跑步節奏,發力方式都不對,用的是蠻力。

我挑釁他:“將軍這點速度還是留著保命吧。”

最後一百米,我調整呼吸,一個加速衝刺,就把這傢夥甩的乾乾淨淨。

第二局,完勝!

來到決勝局,摔跤。

比賽的方式為自由式摔跤,隻要不用陰招。一共摔三次,把對方摔倒兩次者為贏。

他又中了我的圈套。我以前可練過跆拳道,還參加過等級考試,一個360度迴旋踢能乾碎三塊木板。WWe,我也是經常看。把我逼急了,我就抱著凳子給他頭來一下。

各位觀眾朋友們,本次比賽由80公斤級對戰90公斤級,由技巧派對戰蠻力派。

第一局上雙方都在試探,都不懂對方的套路是什麼。兩個人裹在一起,我明顯能感覺他的力量數倍於我。我花裡胡哨的招式,全被他用蠻力緩解。任憑我怎麼折騰,他就是紋絲不動。

他們當兵的,平時訓練的都是殺招,能一下乾掉你,就不會用兩下的時間。

我趁跟他僵持的時間,和他像洗衣機一樣轉起來。我的重心突然降低,腳一伸,這傢夥就摔了狗吃屎。

第一局我勝!

周圍的將士是一片歡呼,可見這個狗雜種平時是多麼欺壓士兵。正好趁這個機會,替大夥出口惡氣。

甚至有人下起了賭注,大多都押我贏。

第二局一上來,他就不跟我玩花活了。兩個胳膊像大鉗子一樣,死死箍住我。到底是老兵油子。他趁我懈怠的時候,突然發力,將我甩出數米遠。

把我摔的這個疼,心裡直罵娘。

雙方來到決勝局,這時候花裡胡哨和蠻力已經全都不管用了,拚的就是毅力。

我用花招,他就破解。他發力,我也發力。兩個人死死抱住,跟焊在一起似的。

不行,我得想個辦法。對了去抓他的腰。我卸掉了他的力量,拚命去抓他的腰。他看破了我的預謀,拚命的閃躲。

哎嘿,抓住他的腰了!

這時候我正要發力,將他摔倒。他反起一肘,打在我的襠下。

我疼的臉跟茄子一個色。

“你個狗日的竇噴,你他媽玩陰的!”

他不跟我囉嗦,抓住我的胳膊,一下將我摔到在地。

現場一片死寂。他哈哈大笑,比他媽過年還高興。

“喂,還愣著乾什麼,鼓掌啊。”

大家劈裡啪啦的鼓起掌。

我氣急敗壞,從地上爬起來,照著他頭上就是一拳,然後再一拳。

“**,你他媽從我來那天你就看我不爽,我讓你找我事!讓你找我事。”

我的聲音帶著哭腔,從小到大哪受過這種欺負!

我們扭打在一起,大家迅速將我們拉開。

被拉開後,我還在那痛罵:“你個狗日的竇噴,一個畜生也能當上將軍,我他媽就是不服。”

竇噴手指我:“你知道,毆打當朝將軍,該當何罪嗎!”

“我當你mlgb的罪!”

我拔出一個夥伴的劍,朝竇噴砍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