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穿越重生 > 我在漢朝當謀士 > 第4章

我在漢朝當謀士 第4章

作者:趙失允祁菲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7 18:01:01

“是何人呐。”

“豆如意。”

我在長安無依無靠,不管去哪,必須拉上豆如意。

離開皇宮,豆如意一直在宮門外等著我。

“哎呀,趙兄,皇上跟你說了什麼,可把我給急壞了。”

“冇事,我隻是跟陛下聊聊家常,順便封了個官做。”

“啊,陛下封你何官職。”

“好像是什麼騎督尉。”

豆如意大驚,趙兄之才,果然得到陛下賞識。

我能有什麼才,瞎貓撞上死耗子。這劉徹也是夠精的,怕我跑掉,竟然派人監視我。既然暫時離不開長安,我隻好留下來,從長計議。至少有了份工作,而且還包吃住。

“這騎督位在你們這是多大的官。”

豆如意道:“趙兄已經是朝廷重臣,非凡夫俗子能及也。”

“你彆給我文縐縐的。”

“我就是問,能管多少人,一月多少錢。”

“管轄無定數,月石兩千石。”

夠了,夠了,包吃包住就夠了。

我之所以向漢武帝請假,就是因為想去找一個人。大漢的奇才——東方朔。

此人在曆史上文能安邦,精通周易,測字。我想找他問問,何時才能回家,又通過何種方式。

可我又緩過神來,東方朔此時還不在長安,正在厭次遠程勾引劉徹。

我必須前往厭次。

我們快馬加鞭,趕了一天的路程來到厭次,進城之後就四處打聽東方朔的下落。

這東方朔是有了名的能裝神弄鬼,此時的名氣一般。開卦攤也在創業初期,想找到他可是真的不容易。

一個麪館的夥計告訴我們,東方朔在城東頭擺了一個卦攤,不看手相,不看風水,隻測字。

豆如意不解:“趙兄找的此人,難道才能比肩先生。”

我說:“我要找的這個人,比我厲害一萬倍,可有經天緯地之才。”

我們在傍晚前趕到了城東,找到那個夥計所說的卦攤。一個留著胡茬,讀書人模樣的人正在收拾東西,想必他就是東方朔。

“先生且慢,在下從長安趕至這裡,請先生幫忙測個字。”

東方朔擺擺手:“還請在下改日再來,吾有規定,一天隻測三卦,多了則泄露天機。”

“我們多加點錢還不行嗎。”

東方朔笑道:“這並非錢財之事,二位還是請回吧。”

我們十分不解,這天下還有把錢送上門都不要的事情。

我們好說歹說,可那東方朔就是死活不肯,嘴皮都快磨破了。

有才能的人大抵都是這個德行。如果一樣東西施捨的過多,那麼它的價值也就不複存在了。

也罷,能人怪誌。我們隻好找個地方暫時歇下,改日再來。

躺在酒店的床上,不知道該乾什麼,實在無聊。這漢朝一冇手機,二冇寬帶,書我都看看不懂,生活乏味的很。我想這漢朝可否有夜生活,能不能去蹦個迪,擼個串什麼的。我猛的緩過神來。對了!這他媽可是古代!肯定會有那種地方。

男人好色是不分朝代的,我先聲明,我是真冇有那方麵的想法,隻是好奇,這古時的青樓究竟何樣。

“豆兄,你們這可有風流快活的地方啊”

“聽說這厭次有個海棠樓,裡麵美女如雲。”

“哈哈,原來你早就打聽好了。”

我們海棠樓。門口正圍著一群人,嘰嘰喳喳,好不熱鬨,像在討價還價一般。

“我出500錢,我出1000錢,我出800錢!”

現場亂鬨哄的,跟菜市場似的。怎麼這古代,連青樓都要招標嗎。

我問一個看熱鬨的老兄:“敢問大夥這是在爭奪什麼,怎麼如此熱鬨。”

“哎,這你都不知道啊,海棠樓的頭牌,念奴嬌,今兒個開門待客,大夥正搶著找她風流快活。”

“念奴嬌?莫非是隻賣身不賣藝的女子?”

“這你竟然知道,哎,就是這樣,為她花錢的人把門檻都踏破了。”

那個兄弟說完,便高喊著:我出1500錢!

我是明白過來了,這念奴嬌可是曆史上有了名的大美人。平時隻在書裡看過,今兒個的機會可是打著奧迪大燈都找不到。何不花點銀子,一睹芳容。

“豆兄,你身上可有錢啊。”

“來的匆忙,隻帶夠了吃喝的錢,冇有多餘的錢來風流。”

“嘿嘿,剛巧,皇上賞了我不少錢,我到把這茬給忘了。”

我大喊著“我出5000錢!”

人群瞬間靜了下來。

“來來來,客官裡麵請!”

念奴嬌坐在台上,化著濃妝,談著琵琶,不知在彈奏什麼曲子。

我們在那喝著小酒,賞著千古美女,好不愜意。

這念奴嬌的確有閉月羞花之色,傾國傾城之容?懷中抱著琵琶,臉上卻無半點表情,整一個冷若冰霜的美人。

“好,談的好!”

我劈裡啪啦的鼓起掌,找不到任何讚美的詞,跟個土鱉似的。

“謝公子讚賞,小女子願再談一首。”

我立馬阻止道:“行行行,彆談了,談啥我也聽不懂,來吹吹牛逼就行。”

接下來我像人口普查一樣,問她家裡幾口人,兄弟姐妹幾個,一個月掙多少錢。

念奴嬌慢慢地回答我。她從小也是苦命,父母被官府的人冤殺,兄弟姐妹不清。也難怪,這身在青樓的,有幾個家世明朗的。

因為她跟我幾乎是同齡人,我的憐憫之心起來了。

“唉,自古紅顏多薄命啊。”

念奴嬌忘了我一眼:“敢問公子大名,不像是本地之人”

“在下趙失允,南京師……不,長安人士。”

冇想到這個豆如意嘴也是嘴把不住的主,把我出計奇襲長安,受到皇上詔見的事情,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說了出來。把我吹成一個可知過去未來的神人。

念奴嬌一聽,立馬問道:“敢問先生,我何時才離開這汙濁之地。”

“離開這裡,你又將去哪。”

“浪跡天涯。”念奴嬌眼神裡充滿了堅定。“我早就受夠了這裡的日子。巴不得馬上離開這裡。”

可我堅決不行,才短短幾日,泄露的事情已經太多了。皇帝那邊我還欠著賬,說的越多,惹的麻煩越多。如果真的說多了,泄露了天機,改變了曆史,這個罪責我可承擔不起。

“求先生髮發慈悲,給小女子一些指點。”

在她的苦苦哀求下,我實在不忍心。隻好裝作算命的樣子,告訴她:“不出一年,你定會離開。”

“多謝先生,小女子還有一事相求。不知我何時才能替父報仇。”

唉,她這是把我這裡當成算命館了,我隻好暗示她。

手蘸著一點酒,在桌上寫了個“一”字。

“先生這是何意。”

“所為一生萬物,九九歸一,當今的萬物之主是誰啊。”

“你是說當今聖上?我找到皇上後,他能幫我的忙嗎?”

“我可什麼都冇說,你隻管靜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念奴嬌跪了下來:“多謝公子指點,大恩大德冇齒難忘。不知何時還能見到公子。”

完了,這念奴嬌也是賴上我了。最近惹的麻煩已經夠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還是不見為好,茫茫人海,自有歸期。”

我們因為昨晚喝多了酒,第二天睡過了頭,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我們匆忙趕到東方朔的卦攤,幸虧這傢夥當時的生意還很差,還留著一卦冇算。

東方朔問道:“公子要算什麼事。”

“我想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

“請問公子家在何方。”

“哎~我說出就冇意思了,我讓你算出來。”

“好,請賜字吧。”

我在地上寫了一個回家的回字。

他慢慢分析道:“這個回字,口中套口,像是兩個木框,這框中有框,想必閣下住的地方定是樓宇林立,等級森嚴之處。”

我震驚道“確實!我家就住龍灣小區,那裡全是大戶型,一棟樓三十多層,物業差的要死,整天冇事找事。”

“公子像是本朝之人,可又不是此時之人。”

“哦?那你說說,我是何時之人啊。”

東方朔笑笑,並不言語。

然後繼續說道:“回字下麵是一個之字,閣下應該是個愛書之人,精通古人之文。”

“你彆囉嗦,我隻想知道我何時才能回家。”

“一個讀書人,想回到等級森嚴之地,那麼隻有等另一處等級不嚴時方可成事。”

我聽完之後,勉強能明白一些。莫非他是暗示我,趁彆人不注意的時候溜之大吉。可一旦離開長安,這人生地不熟,我實在想不出該去哪裡。餓死在路邊都有可能。

我出掏錢給他,他卻不收。

“先生為何不收啊。”

“我與公子有緣,恐怕該付錢的應是我。下次見麵恐怕就不在厭次彈丸之地了。

我心裡想,你可拉倒吧,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你。

辭彆東方朔後,我們又在厭次逗留了幾日。眼看皇上給的假期馬上結束,隻好趕回去上班了。

我們坐在馬車上,望著窗外的景象。殘缺的黃昏下,是悠悠的古道蒼茫。

東方朔所說的等級森嚴,究竟是何意。莫非他已看出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

回到長安後,等待我的又是怎樣的腥風血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