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其他 > 我要做皇帝_uu > 第4章

我要做皇帝_uu 第4章

作者:秦武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9 00:05:35

“母後,不可啊。”

皇帝夏皇急聲叫道,旁邊伺候的宮女急忙阻撓。

宴席上,百官接連跪地磕頭勸說,苦苦哀求太後收回成命。

太後聲色俱厲,十分執拗。

薑澈同百官越發焦急,無奈之下紛紛支援太後移駕北宮,和皇帝共享天倫。

夏皇餘光瞥向薑瀚,發覺薑瀚意味深長的盯著自己,內心咯噔一跳,產生不好的念頭,不過,計劃已經展開,成敗與否在此一搏,起身攙扶著太後的手說:“母後,我們母子幾年冇相聚,今日孩兒邀請母後前往北宮,諸卿同朕送送母後。”

不給薑瀚任何從中作梗的機會,攙扶著太後前往自己居住的北宮。

事情幾乎完美複刻秦武所言的情景,距離遇刺的時間越來越近,薑瀚內心惶惶不安,發覺皇上百官起身離去,連忙讓黨羽前去阻止,希望對方為自己擋下一刀。

禦史中丞授命,疾步追上皇帝,太後,攔下二人說:“陛下覲見已畢,後宮妃嬪皆居住於南宮,娘娘何須留宿北宮呢?”

孰料,章猛上前爆喝:“陛下乃娘娘愛子,隨娘娘徹夜長談,需要征求百官意見嗎?爾等欲竊國不成?”

他身材高大,聲如洪鐘,嚇的禦史中丞不敢吱聲。

見狀,旁邊官吏擁簇著太後皇帝前行。

前行中,章猛發覺薑瀚爪牙在兩旁攔截皇上,太後,薑瀚自己落單,良機千載難逢,更稍縱即逝,他不禁悄悄抓緊佩劍。

此時,薑瀚注意到章猛目光鎖定自己,越發打起精神。

走到一處走廊拐彎處,章猛突然暴起,拔劍猛地刺向薑瀚胸前,薑瀚早有防備,森森寒光逼近時,連忙橫跳後退,饒是倉皇閃躲,劍鋒仍然刺中他右臂。

事情突發,太後,皇上,百官俱驚。

薑瀚黨羽飛速持械圍上,激戰中砍去章猛一臂,將其擒獲。

護衛命人把章猛押下去,驚慌走到薑瀚身旁詢問:“大人,您冇事吧?”

薑瀚驚魂未定,不顧右臂血流如注,喃喃高聲語:“那個...那個堪輿卜卦的人非騙子,本將受皮外傷。”

他心有餘悸,卻對秦武佩服的五體投地。

狠狠瞪了眼皇帝,太後,怒聲喝道:“來人,把皇上送回北宮,娘娘送回南宮,章猛黨羽,格殺勿論。”言罷折身匆匆出宮,急於尋找秦武答謝救命之恩,詢問喜從何來?

......

皇宮。

北宮,福臨宮。

夏皇狼狽回宮,麵容猙獰可怖。

刺殺之事,他私下謀劃多日,千算萬算,堪輿卜卦壞他好事。

今打草驚蛇,北宮禁軍增多,守備愈發森嚴。

再想誅殺薑瀚奪權,恐怕希望渺茫。

不過,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夏皇坐於塌上,麵容怨恨的向殿內青年問道:“二弟,你是否知曉何人為薑瀚堪輿卜卦?”

此賊未卜先知,料敵預先,害的他繼續飽受囚禁之苦。

若知其名,當亂刀砍死。

馮翊縣公薑詢上前恭敬的說:“皇兄,此人名叫秦武,是雲中郡太守秦鈞之子,號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掐會算,料事如神,堪稱諸葛重生。三日前,薑瀚帶人找他問罪的,誰能料到事情竟然反轉?”

夏皇怒氣未消,咬牙切齒說:“諸葛一生忠義,豈能同奸臣為伍,他同薑瀚來往,壞朕好事,殺。”

本來事情在他掌控之內,此子橫空出世,害的他繼續困於北宮。

薑詢躬身道:“皇兄,不能殺。秦鈞乃忠義之人,其子絕非十惡不赦之徒,何況薑瀚本來有意刁難對方。”

夏皇思量片刻,餘怒未消說:“這麼說,他非薑瀚幕僚?”

“以前為白衣,經曆刺殺之事,薑瀚定然視對方為聖賢,肯定不擇手段將其招攬於麾下。”薑詢內心後悔莫及,他對秦武之名如雷貫耳,但對於秦武行徑嗤之以鼻,怎料事實勝於雄辯。

秦武成為薑瀚幕僚,必然薑瀚如虎添翼,出入朝堂逢凶化吉。

嘶...

夏皇深呼口氣,急問:“能否為朕引薦此人?”

為剷除薑瀚,為收回皇權,他私下同道士,和尚等各類奇人異士來往,既然京城出現未卜先知的奇人,務必搶先於薑瀚拉攏到自己陣營內,為自己出謀劃策。

薑詢領命,躬身說:“臣弟馬上去辦。”

......

是日。

朝廷兩股人馬均派人尋找秦武,不料秦武彷彿憑空消失。

兩家兵勇護院找遍百花樓,搜遍京城大街小巷,遲遲冇能找到秦武。

東湖小院。

臨近京城最大湖泊,風景秀麗,氣候宜人。

不過,最吸引秦武的卻是小院主人。

院落內,引東湖之水形成池塘,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麵,滿是蔥綠色荷葉,襯托出朵朵芙蓉,好像美人粉嫩的麵頰,清風吹過荷塘,花朵隨風搖曳,猶似亭亭玉立的少女起舞。

秦武抓著魚竿,閒情逸緻的坐於涼亭內。

之所以人間蒸發,其目的簡單直白,無非待價而沽。

難得清靜,秦武自然舒展身心,攜美遊樂。此處非秦家莊園,是他以愛妾的名義重金購買,精心打造,金屋藏嬌的地方。

清風徐徐,李妃萱身著留仙裙,端著糕點款款而入,香風襲人,人已醉。

李妃萱款款來到秦武身邊,把糕點放於桌案,坐於秦武身旁的石凳,柔荑嫻熟的為秦武揉著肩膀,聲若天籟的說:“秦郎,近來求見之人似過江之鯽,連素來隱忍的代王都蠢蠢欲動,莫非朝廷有大事發生?”

李妃萱,前吏部尚書李歸農之女,後因李歸農反對薑瀚囚禁皇上,慘遭薑瀚殺害,女眷貶為歌姬。

其姿色秀麗,能歌善舞,談笑自如,詩畫出眾,百花樓內冠於芳首,色傾京城。

秦武前世聽過對方芳名,可惜等他發現時父親,兄長戰死沙場,處理完家族事務,北方起義爆發,不得已舉家逃離京城。再聽到對方訊息時,已是太和五年,聽說同樣死於流寇之手。

這一世,他前往河北遊曆前,恰逢李妃萱落難,本欲花費重金為其贖身,怎奈群芳樓背景深厚,是薑瀚親信將領的產業,把李妃萱視作搖錢樹,不得已重金包下對方。

後結交朝堂重臣,終為李妃萱贖身,後通報父親納為妾氏。

秦武長臂一伸,攬著李妃萱嬌軀入懷,低頭在她朱唇蜻蜓點水一吻,笑意盎然說:“主人家,要攆我走嗎?”

“哪有。”

李妃萱俏麵羞紅,粉拳輕錘秦武肩膀,端起玉盤,捏著溫熱的糕點餵給秦武,愁容滿麵的說:“秦郎宅家不出,還不知太尉,代王,皆派人滿京城的找,奴家擔心……”

“無事。”

秦武把玩著李妃萱柔荑,神情自信而不自負,盯著李妃萱恬靜的麵容說:“近來東奔西走,瞎忙一通,冷落萱兒姐了,難得抽空陪你。”

“秦郎是做大事兒的人。”李妃萱螓首枕著胸膛,仰首望向秦武說:“若秦郎確實空閒,奴家想吃蜜餞,魚乾,可否?”

秦武彎著食指,寵溺的劃過李妃萱瓊鼻,朗笑說:“你說呢?”

李妃萱回首,雙臂摟著秦武脖頸,俏麵微紅說:“奴家以為可以,嘻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