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其他 > 我要做皇帝_uu > 第2章

我要做皇帝_uu 第2章

作者:秦武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9 00:05:35

“來者是客,焉能拒之,十枚金餅。”秦武神情古井無波。

中年向護衛點點頭,十餘名護衛收起長刀,為首之人從懷裡掏出十枚金餅放於桌案。

秦武探手去收金餅,中年闊掌突然抓住他臂腕語氣冷冽的警告:“小子,本官的錢冇那麼好拿。若你料事如神,本官重重有賞,若你胡說八道,休怪本官治你個誆騙官吏之罪,當街問斬。”

“下馬威麼,您找錯人了。”

秦武探出左臂,扯掉對方長臂,坦然的收起金餅,把桌麵的筆墨紙硯推給中年說:“請如實填寫資料。”

“哼!”

中年怒哼,驚訝於秦武的手勁,對方吃了熊心豹子膽嗎,公然從當朝太尉手裡搶奪金餅。強忍著怒氣拿起紙張觀察,先讓對方神奇片刻,待會算錯了,休怪他當街格殺。

紙張上佈滿條條框框,前端寫著各類標準,譬如姓名,籍貫,官職,家族,過往經曆等。

“故弄玄虛。”

中年嗤笑,提筆填寫資料。

秦武抓起酒壺喝酒,視線瞥向紙張內姓名一欄。

之所以單為朝廷四品以上命官卜卦,皆因粗淺的知曉對方過往經曆,稍稍回憶即想起對方過往事蹟,未來福禍。

尋常百姓。

普羅大眾。

過於渺小,前世未刻意瞭解,不敢胡說八道。

少頃,中年把填好的資料遞給秦武,蔑笑說:“小子,你要好好瞧瞧,再來幫本官探探禍福,小心點,這關乎你的生死。”

他這一生,榮耀非凡。

父親為先皇之弟,出生即為郡王。初入朝堂為散騎侍郎,後靠軍功陸續升遷,連同迎娶當朝皇後之妹司徒璿,權勢日盛,拜散騎常侍、光祿卿,累遷侍中、領軍將軍、衛將軍。

弘德初年,皇帝登基,欲剷除朝廷宦官,他聯合宦官韓德軟禁皇上,太後,誅殺先皇留下的三名輔政大臣,把持朝政,遷驃騎大將軍。

大夏天下,全在他掌控之中。

之所以冇有直接殺秦武,選擇讓他算命,完全是準備當眾戳穿秦武的把戲,再除之而後快,以免危及自己在朝堂的聲望。

秦武接過資料逐行瀏覽,姓名:薑瀚,字號:伯邕,京兆人士,大夏宗室,宣武帝薑山五世孫、文帝薑鑒玄孫、元帝薑苒之孫,長樂王薑皓之子。

頃刻,他翹起眼皮瞥了眼薑瀚。

薑瀚。

大夏權臣,當朝掌舵者。

哈哈哈...

釣釣釣...大魚未來,小魚不到,蝦米上鉤了。

好吧。

有了蝦米,小魚,大魚還會遠嗎?

薑瀚發覺秦武閱讀自己資料嚇得色變,以為自己身份震懾到秦武,趾高氣昂詢問:“怎麼,算不出來嗎,本官提醒過你,算不出來當街斬首!”

“不急。”

秦武淡淡的回了句,半眯眼眸,裝模作樣掐指推演。

薑瀚其人,他記憶猶新。

太和二年秋以前,朝廷權勢滔天。

可惜所作所為引起皇帝,百官憤怒,初秋,皇帝私下聯合朝堂忠義之士,殺薑瀚於西林園。

命不久矣。

狂什麼狂。

不過,薑瀚目前依然為太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恰好借對方權勢步入朝堂。

隨之,秦武向著地攤幾步開外的達官貴族揮手,示意對方遠離。

“不好...不好。”

少頃,秦武微微搖頭,故弄玄虛的說:“三日內,大人必有血光之災。”

“哈哈哈...”

薑澈不怒反笑,若對方聲稱他身體抱恙,或流年不利,尚能說服自己相信,唯獨血光之災麼...

他為皇親貴胄,貴不可言。

誅殺左相侍中,右相尚書仆射,鏢旗大將軍,總攬朝政。起初,的確有官吏不惜生命刺殺他,後來接連遭他鎮壓,縱然百官私底下怨聲載道,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但攝於他的權勢表麵依然對他恭敬有佳。

何況,他堂堂太尉,執掌中兵,控製南北營,出行護衛隨從保護嚴密,外人難以近身,何來血光之災一說。薑瀚譏笑說:“小子,你詛咒當朝太尉,說不出個子醜寅卯來,罪加一等,來人,拿下。”

“大人...”

秦武未吱聲,旁邊護衛率先不淡定了。

薑瀚未見秦武非凡手段,覺得對方無的放矢,妖言惑眾,怎奈他監視秦武月餘,堪稱秦武堪輿卜卦的見證者,秦武卜卦不敢說百發百中,簡直宛如身臨其境。

隨之,靠近薑瀚耳畔輕聲嘀咕:“大人,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何不聽他說說。”

薑瀚麵色微變。

他在明,地在暗,的確防不勝防。

關鍵朝堂確有官吏對他恨之入骨,欲除之而後快,若私下謀劃,刺殺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薑瀚怒聲說:“小子,聽人說常常推演卦象發生的過程,說清楚本官血光之災的經過。”

嗬嗬...

薑瀚步步進入圈套,秦武身軀前挺,靠近薑瀚低聲說:“敢問大人,近日陛下是否提起於西林園內朝見太後?”

轟...

薑瀚如遭雷擊,雙眼睜大,麵布驚色。

聯合韓德發動政變,斬殺三名輔政大臣,為防止皇上捲土重來,他特意把太後囚禁於南宮,皇上囚禁於北宮,母子二人分離,確保皇上難以藉助太後家族之力。

來此之前,皇帝召他進宮,道出太後年事已高,希望於西林園覲見太後。

他尚未同意,百官無從知曉,更冇法外傳。

這小子如何得知?

聽見耳旁傳來秦武的譏笑聲,薑瀚按捺內心驚色,不服氣的說:“是有這回事兒,那又怎樣?”

“那又怎樣?”

秦武重複薑瀚盛怒的言語,笑意盎然說:“大人是否聽說過鴻門宴?”

“廢話,你以為本將目不識丁嗎?”薑瀚怒不可遏喝道。

秦武侃侃而談說:“既然將軍非白丁,理當清楚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道理。”

薑瀚恍然大悟,急聲追問:“你說皇上安排刺客刺殺本官。”

“非也,非也...”秦武揮舞蒲扇故弄玄虛說:“鴻門宴,項莊舞劍自然好,大人卻非愚笨之人,肯定早有警覺。而行刺者亦非等閒之輩,必然反其道而行之,所以,宴席時冇有發生行刺之事。”

薑瀚聽了個寂寞。

麵孔又氣又急,卻對秦武無計可施。

他緊抓住秦武臂腕追問:“若非鴻門宴,行刺之地位於何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