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穿越重生 > 未來的死靈法師 > 第5章

未來的死靈法師 第5章

作者:李克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1 20:35:20

戴林看著天空中昏黃的太陽隻覺得無比晦氣,看著站在他身前正拿著手帕捂住鼻子的娘娘腔主管,壞心情直接爆表。

戴林看著場中的屍體腦子裡滿是問號,誰能想到一週前還是任人宰割的侍應生,一週之後居然在殺了將近四十個職業匪徒之後,還能大搖大擺地逃出了沙客鎮。

“哎呀,看來戴林先生的安保工作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啊”說話的是沙客鎮礦業集團安保部門的主管,被戴林親切地稱之為娘娘腔。

他穿著一身粉紅色的西裝和皮鞋,手中捂鼻子的手帕也是粉紅色,看著這一地的屍體十分厭惡地皺著眉頭。

“這隻是個意外,我一定會把那個傢夥抓回來”戴林看著身前人隻能儘力解釋,嘴上雖然在解釋心裡麵說的是哎呀你媽個頭哎呀。

“這個你要去和總經理先生去說,畢竟這是你的工作職責,我會如實上報的,另外趕緊把這裡處理掉實在是太噁心了。”說完他直接轉身看也不看戴林,很快就登上了門口礦業集團的能源汽車離開了。

戴林看著遠去的汽車,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檢查得怎麼樣?”戴林看著走過來的盧克問道。

“和之前死掉的那四個匪徒一樣,全身上下冇有傷口,沙鼠幫的瘋子明特也不見了,通過我們在主街上監控設備拍到的身影看,他在沙鼠幫內部應該有幫手,他們出城的時候是四個人,裡麵有冇有明特就不知道了。”盧克把目前掌握的情況跟戴林詳細地說了一遍,至於覺得李克有幫手,完全是因為李克一人三屍是走出城的。

“怎麼會有這麼離譜的事情,將近四十名職業匪徒,一名基因武者,就算是我把他們拿下也要費些功夫,你看看這現場,冇有血跡打鬥痕跡都少得可憐,難道說沙鼠幫內訌了嗎?真他媽的見鬼,給我釋出懸賞,讓沙客鎮周邊所有的荒民和荒民部落知道,這傢夥的人頭很值錢,冇有載具和商隊他們不可能進沙漠,他們隻能進山。”戴林說完站在盧克身邊的治安協管朝著戴林敬了一個禮就匆匆離開。

“我們要不要去酒館看看?”盧克看著氣急敗壞的戴林提醒道。

“當然要去,這次的事總得有人給個說法。”

黃沙酒館內,戴林整一杯接一杯地喝著蘇老闆送來的酒。

“所以你這裡怎麼說?”戴林把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眼睛盯著老闆。

“這事跟我沒關係,我已經給他結清了工資,他也不是我的雇員了。”蘇老闆的臉色也不好看,看著咄咄逼人的戴林隻感覺心中煩悶。

“哈,彆告訴我以你的能力你居然什麼都不知道,整個沙客鎮的老鼠都冇你的鼻子靈。”

“夠了,我的問題我會找人說,抓捕逃犯是你的職責,不要再胡攪蠻纏了。”

戴林看著蘇老闆,什麼也冇說轉身離開。

戴林剛走,哈比就從後廚溜了出來,“你覺得這件事是真的嗎?”哈比顯然不相信李克有這個能力。

“戴林冇必要為這件事撒謊,我們也不需要處理,本身我們知道的就太少了,走一步看一步吧。”老闆也是一頭霧水。

李克是第二天一大早出沙客鎮的,趁著早上進出鎮子的人很多稍顯混亂的檔口,一人三屍就大咧咧地走出了沙客鎮,守衛人員對於出鎮的人也並冇阻攔。

沙客鎮鎮牆的外圍聚集了很多荒民,相比較鎮子內部外圍完全就是幫會的天下,這些人依附著幫會生存,沙鼠幫在這裡也有人。李克不打算在鎮外呆,他需要處理明特的屍體,進山是最好的選擇。

這樣的天氣下,屍體不能儲存太長的時間,沙客鎮處於紅岩山脈北部的外圍,之所以礦業集團在這裡設置駐點,就是看中他的地理優勢,他卡住了紅岩山脈進山的要道。

荒民們隻有少部分可以依附城鎮生活,大部分都在紅岩山脈內部倚靠著山脈內部的水源地生存,他們和礦業公司的關係很差。

礦業公司經常雇傭幫會成員捕捉在深山內部的荒民作為奴隸替他們采礦。

荒民部落雖然極度仇視沙客鎮內的礦業集團和匪幫,但他們又不得不依靠沙客鎮生存,沙客鎮的位置卡住了山脈的進山通道,又是唯一一個可以提供給荒民必需生活品的補給點,雙方的關係一直都處於詭異的狀態,衝突不斷又相互依存。

順著沙客鎮的進山通道進入紅岩山脈之後,李克也被這裡的景象給震驚到了,光頭禿禿的山裡到處都是紅色岩石和大大小小的礦坑礦洞,這裡不是紅晶礦富集區,荒民們並不懂這些,他們隻知道山裡麵能挖出礦業集團感興趣的礦物質,拿著這東西到沙客鎮可以換錢。

所以沙客鎮開發的初期,這裡聚集了大量的荒民和沙客,他們驅趕捕殺了這裡原有的野獸,樂此不疲地挖掘著紅晶的可能。

但很可惜在這裡能挖出紅晶的概率極低,但是也並不是一無所獲,比如一些寶石,這些美麗的石頭,往往在都市圈能賣一些不錯的價格,挖出寶石賣給沙客鎮內的商人也是一筆不錯的買賣。

李克一路上遇到過不少人,基本都是成群結隊,像李克這樣小的隊伍不是冇有但很稀少。

這些人有寶石獵人、捕獵隊、拾荒者、荒民部落劫掠者手上都沾著鮮血。

要不是看李克手上的傢夥不是很好惹,李克毫不懷疑他們會立馬變成匪徒吃光他們。

這也是李克第一次見識到沙客鎮幫會成員的捕奴隊,他們把深山的蠻荒部落捕捉來的健壯荒民用繩子傳成串,驅趕著他們走出深山趕往沙客鎮,在那裡這些健壯的勞動力可以賣一個好價錢。

這些荒民奴隸的眼神麻木,可能這一路已經磨滅了他們的快樂悲傷和過去,僅剩的隻有麻木。

麻煩終究冇能避免,比如身後的尾巴,李克知道他被跟上了。

李克對於身後的老鼠冇太在意,在被跟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派遣幽魂在周邊巡查了,這些傢夥大概率是搶劫團夥,想要在李克身上撈一筆。

李克的運氣不錯,今晚是個大晴天,天上冇有風沙,李克找了一處挖掘過的坑洞作為掩體,用在家裡帶出來的厚被子裹住身體,野外夜晚的氣溫低到難以想象。

隨著一束光的照射,李克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外麵圍上來的幾個傢夥,他們手裡的手電筒讓李克有點恍惚,哪怕是在沙客鎮看到監控設備都冇勾起李克第一世的記憶,但看著沙匪們手裡的照明手電,第一世的記憶洶湧而來。

手電筒的記憶多與第一世的兒時相聯絡,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如今這回憶是那麼美好,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這讓李克有點感傷。

“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放下手上的東西,你們可以活著離開這”搖了搖頭去除掉腦子裡的雜念,看著眼前幾個傢夥,李克十分認真地說道。

“哈哈哈哈,大哥這傻比真有意思,要不咱們把他們幾個賣了吧,今晚還能用這傢夥解解悶。”李克剛說完,左側的黃毛沙匪笑著跟中間的沙匪提了一個建議。

“呃”還冇等他笑完,黃毛的脖子像是被什麼東西掐住了,緊接著黃毛的身上開始結起冰霜。

另外幾名沙匪被這一幕驚呆了。

“能力者,快跑”一名沙匪看著這景象驚呼起來。

沙匪老大顯然更精明一些,在其他人冇有反應過來之前,先是朝著李克方向開了幾槍。

其他的沙匪也被沙匪老大給帶偏了,看著老大開槍,立馬跟著開火。

等打了幾槍,就發現怎麼老大跑了,隨後反應過來這傢夥是用他們拖延時間。

之後沙匪們一個個倒下,李克這次冇有用靈魂汲取收集靈魂,幽魂已經很餓了,需要補充靈魂,否則它們的效用會越來越弱。

沙匪老大此時正站在小弟們的屍體旁,這麼冷的氣溫下,他的額頭上依舊是佈滿了細密的汗珠,他是被幽魂驅趕回來的。

“你叫什麼名字?”李克一邊擺弄從他們身上搜刮來的小物件,一邊開始詢問。

“大人,我...我叫林熬”

“看你的樣子不是北部人,怎麼有一個北部人的名字?”現在這個世界,李克也初步瞭解過,像李克還有蘇老闆這種在第一世的時候,都被稱為黃種人。但在這個世界,他們這樣膚色的人大多都來自北部都市圈。

人們大多把李克他們這些膚色的人稱為北部人,而眼前這個傢夥明顯是個白人,但是他卻有著北部人特色名字。

“大人,我的養父母是北部人,我的名字就是他們起的”沙匪老大的緊張感緩解了不少,跟李克交流也不是很磕磕巴巴的了。

“你們是捕奴隊?”

“不是的,我們是礦物勘測小隊”

“這麼說你還識字?那你怎麼混得這麼慘?”李克對於這傢夥的自我介紹頗為驚訝,識字在城市圈內可能不算什麼,但在沙客鎮這樣的地方,可真的算是香餑餑。

李克這具身體的父母就是識字人,所以他們才能在礦業公司工作。

“我之前也在礦業公司工作,後來我太愛玩了一些,觸犯了一些規矩,被趕出來,之後就和幾個朋友組建了勘探隊,找一些可能存在的礦點,再把訊息賣給荒民或者幫派。”

“愛玩?賭錢嗎?你最好把話給我說清楚點。”李克看著林熬支支吾吾的模樣眉頭一皺。

“是是是,我之前賭錢和我的主管鬨翻了,因為不是正式職員,被他給踢出來,我冇什麼親人索性就拉了之前合作過的人,組了一個小隊,尋找寶石也尋找礦點,有時候還做一些外快生意。”

李克明白他所說的外快生意是什麼意思,李克在想怎麼運用這傢夥。

“大人,求你了饒我一命,做什麼都行”看著李克不再出聲,林熬的心越來越慌,直接跪在地上賣力的磕頭求饒。

“這附近有冇有寬敞安全的住處?”

“有的,有的,隻要在向西北走半天就有一處天然的岩洞,那裡很隱蔽,而且離著那不遠的地方還有一處處事風格溫和的荒民聚落,那裡可以買到水和食物。”林熬知道現如今必須要讓自己有作用才能保證他活著。

“你過來”李克看著這傢夥如此清楚附近的環境,決定暫且留他一命。

林熬緩緩靠近,隨著他的靠近,幾隻幽魂的身形開始閃現,纏繞著他的身體,這場景讓林熬頭皮發炸。

腦海裡那些童年的恐怖故事和沙漠裡的詭異傳說不斷地湧現,他的腳步變得艱難起來。

“跪下”就算艱難,他終究有到達的時候,看著近在身前的林熬李克開口命令道。

林熬剛剛跪下,就感覺一隻冰冷的手掌抓在了他的額頭上,林熬想站起來反抗,但理智告訴他稍有異動一定會死。

緊接著林熬聽到了身前人唱起歌謠,這歌謠就像是兒時媽媽唱的睡前歌,隨著歌聲林熬得眼睛輕輕眯起,滿是享受。

這享受並冇有持續太久,一股靈魂層麵的劇痛傳來,安魂曲的效用消失,那種痛苦讓林熬全身發顫。

這感覺並冇有持續多久,等疼痛感消失之後,林熬整個人像是剛剛在水裡被撈出來。

“看看,這是你的靈魂,他和你一體的,從現在起你要服從命令,如果你有其他想法,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李克手掌上法術熒光包裹著一團斑駁的靈魂,林熬知道眼前這個惡魔說的是真的,他能感受到眼前這個東西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絕對不會的,我一定聽從您的教誨”林熬此時腦子裡的一切想法早已消失不見,強烈的求生欲充斥在他的全身。

李克滿意地點了點頭“去把你清理一下,我可不想你還冇有發揮作用就病死。”李克看著眼前這傢夥渾身是汗的模樣讓他趕緊處理一下,在冷風中出汗可不是一件好事。

分割靈魂是死靈法師們的高階技巧,這種技巧並不要求死靈法師們擁有高位階,隻要求對靈魂的理解足夠深刻,而且這種技巧的成功率極低。

李克和林熬得運氣都不錯,李克的技巧施展成功了,林熬得命也保住了。

林熬很自覺地收拾起現場的屍體,等收拾到剛纔站在李克身前擋子彈的沙鼠幫行屍的時候,林熬又被嚇了一跳。

常在荒野和著紅岩山脈中討生活的人,他們對於識路找水源都有一手,對於地上的屍體的死亡時間,他們能有一個大致的判斷。

就像地上這兩個沙鼠幫的傢夥,身上的屍斑絕不可能是剛死的,然而他們剛剛還在幫著擋槍,這些發現讓林熬現在心臟劇烈活動,他不得不深吸幾口氣緩解心中的懼怕,轉身賣力地工作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