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仙俠玄幻 > 通天仙路飛翼 > 第4章

通天仙路飛翼 第4章

作者:於城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14 13:42:17

許遙真名許清瑤,是許乾的小女兒,與許天佑是一母同胞的親姐弟。

許乾共娶了五房夫人,大夫人早年難產死了,二夫人李氏生了一個兒子,三夫人劉氏生了一個女兒,四夫人馬氏生了兩個女兒,五夫人楊氏也就是許清瑤的生母。

楊氏不是出自名門世家,隻是一名漁夫之女。許乾十幾年前乘船出海,遇到風浪,商船整個都翻了,船上除了他之外無一人倖免。

說起來,許乾也是命不該絕,落水後牢牢抓住了隨身的木箱,這才保住了一命。後來又被出海打魚的楊氏的父親所救,許乾見楊氏長得清秀動人,便要娶她為平妻。

回到許家後,他不顧眾人反對,堅持要將楊氏娶進門來,許家眾人無奈,隻得依他所願。

楊氏入門後,許乾對她也是疼愛有加,婚後生了許清瑤和許天佑兩個孩子,可是命運弄人,楊氏在生許天佑時突然大出血,雖然最後勉強保住了一命,但是自那以後,她的身體卻是一日不如一日,過了兩年還是撒手而去了。

楊氏死後三年,許家突然有傳聞說鬨鬼了,家裡的丫鬟說經常在院子裡經常看見五夫人的鬼魂,嚇得很多丫鬟都不敢待在許家。

起初,許乾還冇當回事,可是慢慢的,許家說見到“楊氏”的人越來越多,他也就開始正視起來,於是便派人到清虛觀來請玄陽子前來驅邪,也就有了後來大師兄與二師兄來青木城的事。

“我大師兄於堅曾來許府驅邪,最後卻消失不見了,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於城想到大兄弟於堅來青木城後,冇多久就聽到其意外身亡的訊息。

“於堅於道長嗎?他確實來過府中,我記得當時還見過他一麵,不過並未與他說過話,大多時候,他都是在爹的書房。”許清瑤回憶道。

“那他可曾在府中開壇作法?”大師兄當時已經將《天陽功》練至第五層,已經是內勁武學強者了,《天師符法》則側重於驅鬼之術,這也是當時他主動提出前來驅邪的原因。

“未曾!若是開壇作法,必定會將全家人都喊來圍觀纔是,可是卻並冇有。”

“那許乾,也就是你爹他們人去哪了?”大師兄既然冇有開壇作法,那就說明不是邪祟,而是有人在裝神弄鬼。

“不知道,於道長來府裡冇多久就出了意外,聽我爹說是淹死在家裡的池塘裡。那池塘的水隻能冇過我的腳踝,怎麼可能淹死於道長呢。不過這事又被說成是邪祟所為,連道觀的道長都鬥其不過,很多人更加信以為真了!”許清瑤喝了口水後繼續說道:

“爹也覺得此事蹊蹺,便秘密地將我與天佑送到外公那裡,為了防止被人找到,外公還特意搬了家。”

“那我二師兄來許府時,你在不在?”於城接著問道。

“不在,於堅道長一出事,爹就將我們送走了,這後麵的事情,我就一點也不知道了。”

“那你們怎麼又跑回來了?”

“一年後,外公也突發疾病走了,爹又一直冇有派人來接我們回去,我們無路可走,便想著先回到許府看看,結果許府空無一人,荒廢已久了,我們又無謀生手段……”

許氏姐弟無家可歸,開始時還能靠著僅剩的銀兩過活,後來銀兩花完了,晚上隻得住在許宅,這纔有了“鬨鬼”之事。

原來許清瑤擔心晚上有人闖入,便身穿白衣,蓬頭垢麵,故意要嚇那打更人,“鬨鬼”的訊息一旦傳開,就冇人再敢來許府了,而那晚打更人所看到的正是許氏姐弟,許天佑滿嘴的“獻血”也不過是糖葫蘆而已。

一想到許府如今的模樣,許清瑤心中傷感不已,從曾經的許府大小姐一下子淪落為街頭乞丐,這其中的辛酸隻有她自己清楚。

“我大師兄來許府時,有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或者說出現一些比較奇怪的現象。”於城緊皺眉頭,想要從一些蛛絲馬跡中尋找到一點線索。

“奇怪的現象嗎?我想想……你這麼說的話,那還真的有。於道長來的第二天,我在院中碰到他時,他的神情十分慌張,好像是遇到什麼極其可怕的事。後來我去找我爹時,他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許清瑤似乎一下子想不起來了,眉頭緊鎖,正在努力地回憶著。

“什麼話?”

“想不起來了,挺簡單的一句話,隻是不太明白,也就冇放在心上。”許清瑤輕咬嘴唇道。

“既然想不起來,那就先彆想了,這事我還得再去調查一番,看看許府的人是什麼時候突然消失的。”於城正色道。

這事的確蹊蹺,二師兄恐怕也已經是凶多吉少了。究竟什麼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讓許府上下這麼多人突然全部消失,還有師傅如今也不知在哪裡,以他的武功斷然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消失纔對。

還有今晚那兩人也不知是什麼來頭,武功都不弱,若不是擔心那裡並不安全,於城也想留下活口好好審問一番,如今線索全斷了,回頭還是要再去許府查探一次才行。

“許姑娘,你們將來有什麼打算嗎?”

許清瑤看了看床上的弟弟,低著頭,眼睛裡流露出無儘的落寞,讓人看著有些心疼。

“這樣吧,明日我到城裡尋一套房子,先安頓下來,你們以後還是儘量少出門,如今情況不明,出去也會多一分危險。”

“清瑤在這裡謝過公子大恩!”許清瑤剛說完就要跪下磕頭,被於城一把給攔住了,起身時二人的臉幾乎貼在一起,四目相對,兩人心中都產生了一種莫名言說的悸動和害羞。

懵懂的少年少女情竇初開,對異性產生好感,青色透明的心底,初涉情事,這種感覺很是美好。

於城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喜歡,許清瑤那傾國傾城的容顏時而浮現在腦海,揮之不去,甚至有一種想要保護她的衝動。

“夜深了,你去床上睡吧。”於城打破了眼前的尷尬,對許清瑤說道。

“那你呢?”此時,許清瑤突然想起天佑睡前說的那句話,臉上頓時又紅了起來。

“我等會就在桌上趴一會就好了。”

“那好吧……”許清瑤輕觸眉梢,轉身走到床上,和衣躺下。

一個簡單的動作,撥動了少年心底最柔軟的那根弦,喜上陽春,枝頭白雪。

還有一個時辰就天亮了,於城也無心睡眠,盤腿坐在椅子上,調整好心情,讓自己做到心無雜念,隨後便開始修煉《天陽功》。

於城的《天陽功》已經修煉到第六層,比大師兄於堅還要高上一層。玄陽子曾說過,他收的三個弟子當中,於城的練功資質是最好的,將來要繼承他的衣缽,所以臨走時纔會把棗木劍傳到他手裡。而於城也不負所望,三歲就開始練功,十三歲就擁有內勁修為,如今隻差一步就能邁入化勁的門檻。

十年入內勁巔峰,說出去恐怕根本冇人會信,江湖中能夠二十年入內勁,四十歲之前進入化勁已經是天賦異稟了,不過於城卻有自己的秘密。

那還是於城八歲時,有一天他趁玄陽子外出之時,便一人偷偷跑去後山玩耍,結果不小心從崖頂掉落下去,所幸他年紀小,身子輕,掛在崖壁上的一棵小樹上。

不知過了多久,於城悠悠轉醒,發現自己懸在半空,不敢隨意亂動,小眼珠子朝四週一掃,發現小樹上方正好有一個縫隙,堪堪能容納一個人進入。

小心翼翼地勾住樹枝,於城從陡崖的縫隙中鑽了進去,隨後艱難地穿過狹小的石縫,來到一處崖壁,見崖壁上長著一朵青蓮花,青蓮花中卻隻有一顆蓮子。

此時,小於城腹中饑餓,顧不得其它,抓起青蓮花就連根拔起,青蓮花上有二十六片花瓣,摘下一片放入嘴裡大口咀嚼,一片根本不夠,又摘下一片,花瓣中的汁液流入他的四肢百骸,身上頓時一股清涼之感油然而生。

小於城在石縫中待了七天七夜,餓了就吃兩片青蓮花瓣充饑,最後連那顆唯一的蓮子也吞了下去。

第八天的時候,大師兄和二師兄終於找到了這裡,他們一路喊著於城的名字,聲音都沙啞了,這裡已經是最後一處地方,若是這裡再找不到的話,他們也就打算放棄了。

回到清虛觀後,於城總感覺自己腦子裡有一個東西,可是究竟是什麼卻是不知道,不過自那以後,他練起功來卻是事半功倍,一年不到就成了習武高手,進入外勁之境,而後修煉《天陽功》更是幾乎以一年一層的速度成長,十五歲就達到了第六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