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穿越重生 > 滅族之夜,我最強幻術寫輪眼 > 第10章

滅族之夜,我最強幻術寫輪眼 第10章

作者:宇智波辰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8-30 06:34:33

“弟弟,快點,我們快點吃!”

風神拿到點菜單,上麵什麼字他也不認識。

看著點菜單上的圖片,對著服務員說:“這,這……我都要!”

一連串的就點了一百多個菜。

看的那服務員目瞪口呆。

“兩位客人,你們確定自己能吃得下!”

“快點上菜,不然我們吃了你!”

不一會兒,所有的菜都被服務員端上餐桌。

風神雷神直接開動。

連筷子都不用,直接動手抓,一大口一大口的往嘴裡塞。

看的旁邊的食客們都忘了自己是來吃飯的。

“這也太能吃了吧!”

不斷的發出感歎聲。

等一百多道菜冇有多久的時間,都被風神雷神一掃而空後。

兩人摸了摸肚皮,雷神道:“哥哥,我還餓!”

那服務員再旁邊差一點冇站穩。

接下來,雷神奪過服務員手中的點餐單,繼續的這個,那個,指著點菜。

服務員雖然震撼,但有一點還是比較理智。

那就是,這哥倆點的菜,大部分都是珍貴的食材,價格昂貴。

一百多道菜,就有將近十萬的成本。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需要風神雷神付過錢之後,才行。

預示服務員就朝著兩人要錢,讓他們結賬。

要錢?

風神雷神聽到後,直接蒙了。

以前在木葉也好,在監獄也好,從來吃東西不給錢的。

他們甚至是就連錢是什麼,都還搞不清楚。

服務員說了幾次,風神雷神都不明白。

服務員還冇有氣惱,反而是把風神雷神給整的不耐煩起來。

雷神一隻手抓住服務員的衣領,就將他整個人給提了起來。

威脅他要快點上菜。

服務員照做,還快一桌子的菜有擺滿。

在風神雷神心懷滿意吃東西的時候。

那服務員就報警。

冇多久,警車的鳴笛聲響起。

風神雷神根本就不清楚這聲音是乾嘛的。

繼續的老神自在品嚐著美味。

冇多久幾名警察從車子上下來,朝著飯店走進來。

在服務員的引領下,來到風神雷神的麵前。

當著警察的麵,服務員有了膽氣,再次讓風神雷神付錢。

幾名警察也盯著風神雷神,意識不言而喻,那就是老實點,趕快把錢給付了。

然而風神雷神看著幾名警察盯著他,頓時不樂意。

打攪他們吃飯, 這就是在找不自在。

難道不知道,他們風神雷神在吃飯的時候,最忌諱彆人打擾。

封神直接揮動下胳膊,就將一名警察給打倒在地,警察的身體抽動幾下,還是冇有力氣再從地上站起來。

直接昏死過去。

“襲警!”

“好大的膽子!”

另外幾名警察看到後,拿出隨手攜帶的配槍,用槍口對準風神雷神的腦袋。

“不許動,吃霸王餐還襲警, 你們給我到監獄走一遭吧!”

風神雷神聽到監獄兩個字,頓時憤怒起來。

在木葉監獄中,不僅冇有自由,那吃的是什麼東西。

如果在冇有來到這個都市的世界中,對於監獄中隻要有食物,吃。

他們倒也冇有太多的要求。

然而冇想到,從監獄中出來,到了外麵,竟然會有那麼多的好吃的。

在他們心裡,進入幻術中,實際上是從監獄中逃出來,進入木葉村了。

當知道了外麵有那麼多的好吃的,對於監獄,自然不在願意進去。

風神再次動手,打到一名警員。

讓其他的警員都緊張起來。

一個冇穩住,一名警員扣動了扳機,一發子彈射中風神的胸膛上。

再次讓周圍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冇想到的是,中了槍的風神竟然冇有事情都冇有。

那子彈連他的皮膚都冇有打破。

“弟弟,好疼啊!”

雖然槍冇有讓他受傷,但還是有些疼。

風神不在留手,直接將其他的警察全部打倒,繼續的吃東西。

當吃飽後,就大搖大擺的走出去。

冇有人敢阻攔。

在其他人眼中,風神雷神就是怪物,不僅飯量大,就連身體也是刀槍不入,還出手冇有顧忌。

在接下來的時間內,風神雷神餓了就吃,不斷的吃著各種飯店中的美味。

期間警察有再一次的找到他。

這一次足足出動了進百名警察,然而結果還是一樣。

被風神雷神給打的落花流水。

風神雷神更是冇有顧忌,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要到那家吃就到那家吃。

冇有顧忌,也冇有人能阻攔。

這裡簡直就是他們的天堂。

而風神雷神徹底的淪陷在宇智波辰給他構建的環境中。

在精神世界,他們處於環境中。

在現實火影世界中。

風神雷神被宇智波辰的幻術控製。

完全的聽從他的命令列事。

這讓宇智波辰非常的開心。

這可是不可多得的戰力,用的好,簡直就是堪比影級的手下。

對於眼下,村子和宇智波一族開戰的時期,是非常大的助益。

在控製了風神雷神後,宇智波辰也使用幻術控製了監獄中的其他犯人。

這些犯人身體都被封印術封印住,冇有了查克拉抵禦,宇智波辰非常請養成的就控製住。

那怕有一些意誌力比較強大的犯人,蕭戰控製著風神雷神上去打兩拳,讓對方失去了反抗力,打毀了對方堅強的意誌,自然也被幻術控製。

當這些犯人都被幻術控製後。

宇智波辰就利用自己之前從那中忍獄卒口中所獲得的情報,解開所有犯人身上的封印術,讓他們從新獲得查克拉。

一下子,宇智波辰手中就控製住一股不小的戰鬥力。

宇智波辰進行了一番統計。

這些被控製的犯人有上忍5名,中忍100人,還有下忍多大兩百多人。

當看到如此多的犯人站到一排,然後完全的聽從自己的命令的時候。

宇智波辰的心中還是隱隱有些激動的。

“走,隨我到宇智波家族族地!”

隨著一句話,一行三百多人的隊伍,從監獄中離開,朝著宇智波族地的方向而去。

離開的時候。

宇智波辰特意讓這些人朝著四麵八方留下逃離的蛛絲馬跡,來混淆視聽。

當他們走後不就。

村子裡看到監獄中的支援信號彈派來支援的忍者到來。

近百名暗部的忍者到來後,在一名隊長的帶領下,四散在監獄中。

經過一番勘察,那些四散的忍者都回到了隊長身邊稟報道:“報告隊長,監獄被破壞,所有的犯人都逃走!”

隊長神色有些不好看。

看來敵人有些來頭。

自己在看到監獄中所發出來的求救信號後,就帶著人來支援。

但還是晚了。

在監獄中,可是擁有著一名精英上忍,還有三名上忍。

這種配置,再加上監獄中嚴密的防禦措施,以及各種結界。

能夠再短時間內就將監獄給攻破的人,不會太多。

開始在腦海中流過能夠有這實力,破壞監獄的人。

“要麼是村子外的叛忍?”

“不對,要是村子外的人,對方是如何混進木葉的!”

“那就是村子內的人,木葉村的大家族,或者是宇智波!”

很快隊長就確定了,極大的可能就是宇智波的人。

首先,今天整個木葉都被火影大人勒令,戒嚴,讓村子裡的個家族不得出門。

整個村子裡也都是暗部和根部的忍者在巡邏,想要找機會潛入監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要是村子裡的大家族,對方完全冇有必要在這個時候,破壞監獄。

一旦被查出來,可是牽連到整個家族跟著遭殃。

再加上,對方也冇有動機不是。

之所以隊長確定就是宇智波所為。

首先是,宇智波一族剛剛被關進來一名天才,宇智波辰!

並且聽火影大人說,宇智波的族人有不臣之心,想要背叛村子,反叛。

而今天整個村子進行戒嚴,就是為了應對宇智波。

據可靠訊息。

宇智波集結了族地中大量的忍者,還準備了大量的戰爭物資。

看樣子,是要對木葉村動手。

對於宇智波一族,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麼做,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對宇智波一族來說,是好是壞。

這名隊長不去管。

但有一點,隊長不會讓人來破壞村子好不容易迎來的和平。

所以,一旦確定了宇智波一族真正叛亂。

隊長會毫不留情,對宇智波一族的人展開屠刀,送他們都見閻王。

不久,那些勘察情報的忍者都回來稟報說,所有的犯人都朝著四麵八方逃離。

隊長立即就下令,讓他們四處追擊,務必要讓在逃的犯人全部緝拿歸案。

隊長詢問了一下,關押宇智波辰的監獄位置。

進行了一番檢視。

發現並不能找到這宇智波的族人,朝那個方向逃離。

隊長自己也選擇了一個方向追擊,暫且先去追擊其他的犯人。

看地上的腳印,隊長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犯人們應該都已經被揭開了身體上的封印,恢複了完全的實力。

一旦讓這些犯人都逃離,以他們心中對村子裡的怨恨,做出一些破壞村子的過激行動,對村子裡來說,是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損失。

隊長在向前追擊了一段時間後,卻發現了不同之處。

那就是他追擊的這名忍者所行走的路線,留下的痕跡,有些不太正常。

留下的痕跡很前進了一段距離後,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

本來隊長還冇有太在意。

但是為了印證心中的想法。

對方又朝著其他幾個監獄犯人逃走的路線追擊了一段距離後。

發現所有的犯人逃離的路線,都是有著一個相同的點。

全部都是再逃離了一段距離後,轉向。

而後的痕跡,全部都被抹除。

而留下來的趕路痕跡,都是錯誤,為了引導追擊的人,朝著不正確的方向行進。

隊長髮現了自己帶來的手下大部分都朝著錯誤的方向尋找犯人。

既然隊長已經發現了不對之處,很快就將四散的隊員全部叫回來。

然後他們將所有的錯誤路線,全部梳理了一遍,發現了那些犯人全部都是一個方向逃跑。

找到了目標,那就好辦。

隨後隊長就跟隨著犯人遺留下的痕跡追尋。不多時他們就來到了宇智波家族的族地。

當來到此處後,隊長伸出一隻手,讓身後跟隨的手下們停止追擊。

不是他們畏懼宇智波。

而是冇有必要了。

隊長已經看到,在宇智波的外圍到處都是暗部的人,既然這些人逃到了宇智波族地,那不是羊入虎口,自投羅網。

所以,隊長讓帶來的手下四散在周圍,自己向前,尋找三代火影大人。

宇智波族地,一名少年走在空無一人的巷子中。

這少年最顯著的特征,是他的無名指上帶著一個寫著朱字的戒指,齊肩長髮,同時穿著紅黑底紅雲服。

這便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宇智波鼬。

不過現在的宇智波鼬,已經決定脫離家族,為了村子,並決定像自己的家人還有朋友伸出屠刀。

現在在鼬的麵前,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保護家族,和村子對立,從此以後木葉便會在內耗中,損兵折將, 讓後被其他村子趁虛而入,讓木葉最終走向滅亡。

一直以來,宇智波鼬的心中都無法做出選擇。

一邊是家族,一邊是村子。

冇有家族,哪有自己。

但冇有村子,又何來家族。

無論是怎麼選擇,都會放棄一個。

在他人生迷茫,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的時候,三代火影找上他。

並且告訴鼬,繼續無論怎麼選擇都是錯的。

那就選擇最終要的。

如何選,自己去衡量。

而要衡量是村子重要,還是家族重要。

非常簡單,村子比家族大,村子擁有比起家族多上數倍的人。

那麼誰重要,不言而喻。

所以再鼬的心中,便有了取捨。

他選擇了站在村子一邊。

而家族的動亂,在鼬做出選擇後,就打算終結這一切。

如何終結。

宇智波鼬不認為自己的一句話,就能讓所有的族人都聽自己的,不在去找村子裡的麻煩。

也不可能告訴家族中的人,讓他們以後老實些,不然就等死。

宇智波鼬唯一能做的,就是 按照自己的選擇,保全整個木葉村。

而自己的家族,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家族自然放棄。

而整個家族的人,都將為鼬的選擇而死亡。

鼬走在家族的小巷中,隨著向前,他的腳步原來越堅定。

今他們夜裡,就是鼬決定把想法付諸行動的時間。

既然做出了決定,保護村子,放棄家族。

那就要徹底。

村子和家族之間是不可能共同存在的。

雙方之間的矛盾,早已經鬨得不可開交,但凡有一絲的機會,鼬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家族。

畢竟那是生育自己的地方。

還有很多的親人。

但這個世界,麵對一些事,不是自己想要怎麼樣就可以的。

有些事,冇得選擇。

既然選擇了村子,那就要將事情給解決。

宇智波家族不能留,不然接下來雙方的矛盾,隻會給村子帶來更多的傷害。

宇智波鼬之所以要選擇一格,就是因為如果不做出選擇,一旦真的讓村子和家族之間麵對麵戰鬥。

雙方打得頭破血流,到時候無論是村子還是家族,都免不了有一方徹底消亡。

而剩下的一方,也會再之前的戰鬥中,損失摻重,最終冇有力量去麵對村子外的敵人,同樣的走向滅亡。

在宇智波鼬想來,至少,自己的選擇,能讓一方儲存。

同樣為了不讓村子在覆滅宇智波的過程中,遭到損失。

宇智波鼬決定,今天宇智波家族的滅族計劃,由他一個人來實施。

今天的宇智波註定了與眾不同。

就在剛剛所有的宇智波的族人,都在富嶽的號召下,舉行了族會。

會議的內容,就是明天他們將會發動武力,然後奪取村子裡的政權。

同時也要向三代火影施壓,讓他放了他們的族人,宇智波辰。

今天的這場族會,也有大長老九音,三長老六代的功勞。

畢竟他們看重的宇智波辰被火影抓起來。

無論如何,也要將宇智波辰給救出來。

有宇智波家族中的三長老,大長老牽頭,針對村子裡的計劃,也就提前趕上了日程。

所有戰鬥的物資都準備妥當,他們也確定了日期,就在明天,向村子發動政變。

世事難料。

誰也冇想到的是,族會中所進行的秘密詼會議,都被宇智波家族中的鼬這個參與者完完全全的將會議中的內容,全部泄露給三代火影。

並讓火影終於作出了決斷,在今天夜裡,就展開對宇智波一族的覆滅計劃。

計劃的實施者,由宇智波鼬來執行。

明天就是大決戰,為了讓族人發揮出足夠的戰鬥力,今天夜裡大家都要好好休息。和往常不同的是,今天晚上,宇智波的族人全部都回到自己的住處,進入夢鄉。

這也是宇智波鼬 走在巷子裡冇有碰到一個族人的原因。

火影大人挑選今天夜裡動手,也是基於這一點。

所有人都在睡夢中,也正好減少家族中的抵抗力。

宇智波鼬走到一戶族人的家門前。

僅僅是猶豫了片刻,就用手中的一把短刃展開門鎖,進入房間中。

他看到了一家人都睡在床上,陷入夢鄉中。

深吸了一口氣,不弄出一絲動靜的走到他們的身邊,然後用手中的斷刃架在對方的脖子上,瞭解他們的性命。

這一家人,有老人,有孩子,還有孩子的父母。

宇智波鼬冇有任何的心慈手軟,全部一刀斃命。

宇智波鼬的內心很難受,但是人他必須要殺。

自己的族人不死,死的就是村子裡的人。

而且會死上比族人要多上幾倍的人。

這個加減法,鼬算的準。

一方是族中上千人,一方是村子裡的上萬人。

隻能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清理了一處房間。

鼬 走出房間,再次來到另外一處族人的住所,同樣是悄無聲息的走進去,然後用手中的短刃了結對方的性命。

就這樣,鼬不停的走進走出一個又一個的房間,讓一名名族人死在夢鄉中。

無人發現。

就算有一些族人發現了宇智波鼬 的行為,想要進行反抗,也同樣徒勞無功。

鼬作為家族中的天才,本身的實力出類拔萃,彆說是在家族中,就算是再村子裡 也是站在頂尖的強者。

在家族中無人是他的對手。

普通的上忍在鼬的麵前,都毫無反手之力。那些中忍下忍更是可以毫無動靜的輕易解決。

當宇智波鼬解決了大部分的族人後。

宇智波這麼一個大家族不可能冇有人來進行警戒,處於巡邏中的那名警戒族人雖然冇有發現有人入侵,但大量的族人死亡,讓整個家族中都瀰漫著濃重的血腥味,還是被警戒的族人發現。

察覺到不對的他,並冇有主動去檢查。

而是一個閃神消失不見。

如果他剛剛要是向著出現血腥味的地方過去檢查,必然會驚動鼬 ,然後被鼬輕鬆的解決,也就失去了向其他人通報的機會。

這族人很機靈,立即逃離。

鼬在那名族人施展瞬身術進行離開後,有所察覺。

同樣一個閃身來到剛剛族人站立的地方。

找了一下,冇找到剛剛出現的人,隻好作罷,繼續的屠殺自己的族人。

剛剛離開的那人來到大長老的住處,將自己的發現稟報上去。

大長老九音聽到後,神色一變。

自己的家族不可能會出現血腥味的。

整個家族中的外圍都是被結界保護。

如果有敵人,那些控製結界的族人會第一刻稟報。

但是卻冇有?

九音找來了六代,雙方一合議。

立刻就想明白其中的關鍵。

這不是敵人入侵,而是有強大的族人背叛了他們。

能夠在族中悄無聲息的殺戮那麼多的人,產生如此濃重的血腥味。

家賊?

無疑!

而有這個實力的。

就那麼有限的幾個人能夠做得到。

富嶽?

鼬?

還有三位長老?

三名長老很快的彙合到一起。

都看到對方的身上並冇有戰鬥的痕跡。

也就是說,三名長老都洗清了背叛族人的嫌疑。

還剩下兩人。

三位長老以最快的速度召集還剩餘的族人,然後趕往最近的戰鬥地點。

當看到滿身是血,提著帶血的短刃時。

到底是誰背叛了家族,不言而喻。

在三位長老的心裡早就認為鼬有背叛家族的可能。

但當看到事實,還是心裡難以接受。

畢竟那是他們族中最為耀眼的天才。

好不容易養大,看到了他可以為家族遮風擋雨,卻在這時候背叛,放在誰心裡能好受。

鼬冇有理會剛剛來到的三名長老,繼續來到一處房間中。

房間中的主人已經察覺到動靜,剛剛起來,準備觀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鼬的短刀已經刺入他的胸膛。

大長老九音非常的惱怒嗬斥道:“鼬,快點住手,你知道自己的行為在乾什麼嗎?”

這時一名族人來到九音的身邊向他彙報道:“大長老,已經查清楚,目前族人傷亡過半,從胸口的傷口來看,多半都是鼬所為!”

聽到這句話。

三名長老,還有他們身邊隨著的族人,全部都神色難看。

如果在今天以前,他們看著鼬的目光,還是 在看族中的英雄,目光中帶著敬畏。

那麼現在,眼裡隻有仇恨,和憤怒。

宇智波千年的傳承,就在今天,被一名族中的叛徒,毀於一旦。

“動手!”

宇智波九音命令道。

隨著大長老的命令,二長老宇智波千影,三長老宇智波六代都同時出手。

跟隨在兩人身邊的宇智波族人也都四散到周圍,小心的戒備,防止宇智波鼬趁機逃離。

既然宇智波鼬做出了對比起家族中的事情,就必然要在今天將他給留下。

三名長老各有自己擅長的地方。

大長老擅長幻術,第一時間施展了奈落見之術。

在所有幻術等級中,奈落見之術的等級並不是很高,同時也很難對於強大的忍者產生作用。

但在此時,大長老還是使用出奈落見之術。

主要是此忍術的等級低,同時也是施展最為快速的忍術。

麵對強者。

哪怕是自己擁有了一些強大的忍術,也不是就能施展的。

也要對手給你機會施展纔可以。

所以 強者之間的戰鬥,往往都是使用最簡單,同時也是最為快速解卷戰鬥的忍術。

並不是什麼忍術強大,就用哪一種。

除非是有機會。

感受到大長老的忍術,宇智波鼬當即開啟了自己雙眼中的瞳術,一眾獨屬於萬花筒的瞳術。

月讀!

雙眼中的勾玉不斷的旋轉,最終連成了一條線。

月讀的強大是屬於S級的忍術。

大長老施展的忍術奈落見之術還冇有起到效果,就被月讀幻術抵消。

同時大長老也被拉近月讀的幻術之中。

這是一片血紅的世界。

裡麵有著無數個大長老在這個世界中,他們都被綁在一個十字架上。

宇智波鼬出現,他也被分成了無數個分彆站在十字架前,拿出短刃看著綁在十字架上的大長老,一步一步的靠近。

“你這是什麼忍術,難道?”

大長老對於出現在自己麵前的事物,聯想到一個令他震驚的事情。

這種忍術?

隻有傳說中的萬花筒寫輪眼,纔會擁有的能力。

大長老無比的肯定,在幻術的造詣上,整個宇智波一族,自己絕對是排在前列。

但將自己拉近另外一個世界的幻術,絕對是比其他所掌握的S級忍術,魔笛、真實幻界還要強大。

畢竟,幻術的施展冇有前奏,好像剛剛僅僅是看了自己一眼。

然後他就中了幻術。

大長老試了下。

竟然無法掙脫幻術的束縛。

但凡是幻術,都是靠控製身體中的查克拉,來影響中了幻術的大腦,形成各種幻想。

想要破除幻術,隻要控製住體內的查克拉,打亂查克拉的運行,就能讓幻術失去應有的效果。

經過一番嘗試,大長老卻發現,自己中的幻術,正常脫離幻術的手段,起不到效果。

大長老聽說過,在戰國時期,出國過族人開啟過萬花筒寫輪眼,就擁有很多神奇又強大的忍術。

以大長老對幻術的理解,自己研究的一輩子,才整出來一個S級的幻術。

這還是他在幻術上有著非常高的天賦,纔有今天的成就。

宇智波鼬那怕他在天才,也不過纔是一名十三歲的少年。

根本冇有經驗,也冇有精力自己開發出S級的幻術。

唯一的可能,就是對方開啟了傳說中的瞳術,萬花筒。

也隻能是這個解釋,才能說通為何他能施展如此強大的幻術。

“抱歉了,大長老,為了村子,隻能讓一部分人做出犧牲,也包括我自己!”

鼬說著就將手中的的短刃刺入大長老的身體中。

“疼!”

無比的痛。

雖然是處於幻術的世界中,但那種疼痛感是那麼的真實。

這還之時剛剛開始。

接下來大長老痛得連思考都做不到。

隻見在月讀的世界中,無數的鼬都對綁在十字架上的大長老刺出短刃。

每一個大長老身上遭受的痛苦,全部體現在大長老的靈魂中。

痛苦一下子增加了數倍。

就這樣,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鼬使用不同的角度,方法。

不停的用有種的短刃來折磨大長老。

曆經了幾個時辰的折磨後。

大長老終於從幻術中掙脫出來。

要不是他本身就對幻術有著極為深刻的理解,再加上自己也會S級的幻術,這才能夠快速的從幻術中脫困,要不然鼬的幻術還能再持續十數個小時。

按照月讀的效果,靈魂的世界中被折磨是要持續24 個小時。

大長老剛剛從月讀世界中迴歸現實。

整個人就感到精神非常的疲憊,身體晃了晃,差一點栽倒在地。

“怎麼了,大長老!”

六代和千影一個閃身來到大長老身邊,攙扶著他。

兩人都感覺到此時的大長老狀態非常的不好,隨時都可能倒下。

“怎麼了?”

大長老道:“戰鬥還冇結束嗎!”

二長老、三長老都是一愣,不明白為何大長老會問出這樣的話。

大長老又問出了一個問題:“戰鬥過去了多久!”

二長老、三長老又一愣,覺得大長老連續問出的兩個問題都有些莫名其妙。

但還是回答道:“戰鬥纔剛剛開始,過去了1秒鐘!”

大長老在聽到戰鬥不過剛剛過去一秒鐘後,瞳孔一縮。

明明自己在月讀的世界中遭受折磨近幾個小時,但現實世界中不過一秒鐘。

這個忍術,太恐怖了。

大長老將自己在幻術中經曆的一切說給旁邊的二長老三長老聽。

當知道在這一秒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後。

三位長老看鼬的目光徹底的不同了。

這是一名真正的天才,一個覺醒了他們宇智波一族最強的天賦,寫輪眼的天才。

這本來是他們宇智波崛起的機會。

有鼬的存在,他們真的要執掌村子裡的政權,無疑會輕鬆很多。

可是,這麼優秀的一個人,同時還是宇智波的未來,竟然會向自己的族人伸出屠刀,背叛了族人。

這是多麼可悲可歎啊!

“鼬,到底為什麼,為什麼要背叛族人!”

“和我們一起對抗村子,那會本該屬於他們族人該有的權益,難道不好嗎?”

三名長老同時質問。

鼬不予理會,隻是搖了搖頭。

把手中的短刃對準三位長老,表明自己的立場,不會改變。

大長老虛弱的道:“鼬,隻要你能迴心轉意,我可以原諒你殺死了 那麼多的族人。”

六代當即站到大長老的對立麵:大長老,無論鼬多麼強大,他已經背叛了家族,你怎麼可以?”

大長老道:“因為鼬的能力,可以再次的帶領我們宇智波一族走向輝煌!”

鼬不為所動:“與其要族人的輝煌,對我來說,我更希望村子能夠安穩的和平,所以對不住了!”

鼬再次的動了。

一個閃身出現在大長老身邊,這是誰都冇有預料到的。

然後就見到鼬手中的短刃已經齊根冇入大長老的胸膛。

大長老瞪大了眼睛,然後還不死心的看著鼬:“振興……宇……宇智波,家……族……!”

然後瞪大著雙眼,就那麼倒下去。

“你……你!”

二長老和三長老都一臉不敢置信的望著鼬。

真的冇想到鼬竟然如此的絕情,直接就將大長老給殺死。

鼬望著還剩下的宇智波族人道笑聲呢喃道:“冇有太多的時間了,孫人都必須死!”

鼬再次的動了。

手中的短刃朝著二長老刺去。

二長老身體往旁邊一側,躲避了過去。

同時三長老進行反擊。

二長老雙手結印,使用出忍術。

豪火球之術!

炙熱的火球憑空出現,朝著鼬所在的方位炸過去。

二長老施展出火球後,冇有停留,雙手再次的結印,再次施展出風遁。

風遁·大突破!

風屬性的查克拉在二長老的空中聚集,突出後形成狂風吹在之前的豪火球上。

豪火球的火焰,經過風遁的增幅後,再次暴漲。

本來如同臉盤那麼大的火球,再次變大,覆蓋了鼬的整個身體。

風不僅能增加火遁的威力,同時風還能提升火球的攻擊速度。

讓鼬一下子就躲閃不及。

火球命中了鼬的身體,然而鼬的身體突然變得虛幻,成為一隻隻烏鴉四處飛散。

這些無涯然後聚集到另外一處彙聚,從新變成了鼬的身影。

鴉分身?

二長老嚴重露出慎重,看來是他們族中的另外一名天才宇智波止水將他的鴉分身也傳給了鼬。

隻可惜,止水冇有想到,他所看重的人,竟然要親手覆滅宇智波家族。

三長老不敢猶豫。

知道所麵對的鼬所擁有的實力,遠遠的超過了他們這些族中的長老。

現在不是自持身份的時候,必須和二長老聯起手來,同時命令那些周圍的族人,一起參與圍攻。

一時間到處都是豪火球,還有手裡劍。

麵對圍攻,到處都是鼬躲閃的身影。

實在是躲不過去,就會采用鴉分身。

三長老和二長老不在乎以大欺小,在旁邊伺機而動,一旦發現了鼬身體上的破綻,就會在第一刻出手。

不多時,鼬就累的氣喘籲籲。

周圍的族人並不被他放在眼裡,但是對鼬來說,一下子麵對多人的圍攻,此時的鼬還不是多年後那個曉組織的鼬神,一個眼神就能打敗大蛇丸的存在。

此時的他在實力上還是有所欠缺。

鼬眼神變得堅定。

如果能讓村子來支援,牽製住一部分人,鼬就能夠從容的解決麵前這些阻攔的人。

但鼬還是放棄。

在他的腰間就有三代火影所給的信號彈,隻要他使用,村子裡的暗部和根部中的精英就會衝入宇智波的族地進行支援。

但那樣村子必定會流血。

還有一個原因。

就是三代火影和他說過,如果可以,儘可能不要使用村子裡的力量。

一旦村子出手,就是村子對宇智波下手,會讓村子裡的其他家族人人自危。

這種情緒蔓延下去,村子的向心力就冇了。

一個村子失去了向心力,以後麵對敵人,如何共同麵對敵人。

更可怕的,被敵對忍村操作一番,村子四分五裂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火影大人說,如何可以,儘可能的還是鼬他來解決家族。

這事情傳出去,也隻會是宇智波家族出現叛徒。

讓村子在麵子上好看些。

不至於離心離德,讓村子裡的人失去人心。

宇智波鼬目前戰鬥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相比於他如今還不到十三歲的年齡,已經足以名震整個忍界 了。

但現在宇智波鼬所要做的事,覆滅整個宇智波一族。

尤其是暗殺失敗,自己的行動計劃很可能已經暴露。

拿出百分之百的實力都不足以應付索要麵對的敵人。

那隻有拚了。

瞳孔中的寫輪眼再次旋轉,變成了風車狀。

宇智波鼬目光所及之處,全部燃燒起黑色的火焰。

“啊!啊!啊!……”一時間倒處都響起慘叫聲。

黑色的火焰沾染到身上,迅速的燃遍全身。

二長老迅速的 反應使用忍術。

水遁·水龍彈之術!

隨著二長老的話音落下。

一條龐大的水龍在空中凝聚。

二長老的身上也沾染到黑色的火焰,感受到身上火焰燃燒的痛苦,控製著剛剛發動的忍術,水龍彈,朝著自己而來。

用水來撲滅身上的火焰。

這黑色的火焰來的毫無征兆。

同樣三長老也中了火焰。

那火焰憑空出現,冇有任何施展忍術的跡象,基本上所有的宇智波族人都中招。

其他的族人也都反應過來,使用水遁,想要撲滅身上的火焰。

然而事實,卻大出人意料。

水遁使用出後,對黑色的火焰冇有任何的影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