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都市 > 懷孕後_渣老闆每天都想拿掉我的崽 > 第377章 在意還是不在意

-

[]/!

沈律言說起這句話也是火冒三丈的,她對他,除了瞞,還是瞞。

什麼都不願意說。

什麼都不想讓他知道。

沈律言的眼眶裡都是清晰的血絲,那種心臟都被彆人攫取的感覺又來了,熟悉的讓人無法喘氣的窒悶,就像是有人遏住了他的喉嚨,嗓子又乾又澀。

江稚聽著他的話,像劈頭蓋臉砸過來的刀子。

她曾經是不受控製的,望見窗戶就像跳,看見車就想撞。

如果那天不是許聽白拉住了她,可能現在沈律言確實已經在幫她收屍了。

沈律言好像被氣得不輕,眼眶裡的血紅好像都快溢位來了。

他沉默的走到抽屜前,把那些她藏在深處的藥盒都拿了出來,一盒一盒打開,有幾盒吃了大半,有一些還冇拆封。

沈律言把藥盒擺在她麵前,一張臉猶如籠罩著寒霜,似嘲非嘲,他問:“這些是不是都是維生素啊?”

江稚知道他在生氣。

也聽得出來他在生氣。

其實沈律言這種氣急敗壞的樣子,還挺……

不像他的。

他該是那個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從容不迫,便是動怒也能保持平靜的那個人。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又是嘲諷,又是冷笑,好像被踩中了尾巴的小狗,整個人都陷在很暴躁的情緒裡。

“你不用嘲諷我。”江稚好脾氣把他從抽屜裡翻出來的藥盒又收好,“我確實不想讓你知道。”

從她口中說出來,比他猜出來,心裡也冇好受多少。

江稚微微蹙著眉,和他的怒火比起來,倒顯得很平和,“生病了就吃藥,讓你知道了也冇什麼用啊,你又不是醫生,對不對?”

沈律言望著她,唇角的冷笑都快要掛不住了,過了片刻,他說:“我是你的配偶,應該有知情權吧。”

江稚問:“然後呢?”

她垂下眼皮,輕聲細語聽起來好像在說給自己聽,“嘲諷我嗎?還是覺得我在欺騙你?”

沈律言已經的心口已經有點木了。

“我知道我在你這裡大概挺糟糕的,但有這麼惡劣嗎?”

“不好意思,我不是想把你往壞裡想,我就是也不想給我們添麻煩了。”江稚揉了揉腦仁,她說:“我前段時間狀態不太好,所以是有一些抑鬱傾向的,但是最近已經好了很多。”

為了顧全他那點讓她看不明白,也不能理解的情緒。

江稚又說了句:“你不用擔心。”

她抿唇,一字一頓:“我不會讓你幫我收屍的。”

沈律言咬著牙,一個從來不說氣話的人卻在她麵前說起了氣話:“你彆想了,我不會給你收屍的。”

江稚聽著竟然有那麼一點難過。

沈律言怎麼能…怎麼能那麼討厭她啊。

她以後如果出什麼意外死了,他都不願意給她收屍。

什麼恨意,居然都跨不過生死呢?

江稚難過了幾秒鐘後很快就又調節好了情緒,她還是不要想了,再想下去隻會更難過。

“那你現在不生氣了吧?”

他不生氣,就不會發脾氣。

這樣她和他又能保持這幾天微妙的平衡。

不對她生氣的沈律言還是比較的…好相處的。

沈律言冇吱聲。

江稚接著說:“我有點餓了,晚上吃什麼?”

江稚得到的迴應隻有一聲冷笑,她轉移話題的藉口聽起來確實很生硬蹩腳。

硬生生從這個話題扯到另外一個話題。

“你笑什麼?難道你不餓嗎?”

“抱歉,冇心情吃飯。”

“你為什麼冇心情?”

江稚很久在他麵前冇這麼多話要說,不過是為了從剛纔緊繃的氣氛拽出來。

“可能是被氣飽了。”

“氣不管飽的。”

“我看挺管飽的。”

“那我去廚房煮個牛肉麪。”江稚想去廚房裡躲一躲,她往前走,背後那道如影隨形的目光讓她覺得頭皮發麻,她不得已停下來,轉身看向男人,客套的問:“你要吃嗎?”

沈律言冇客氣:“要。”

江稚點點頭,鑽進廚房裡去煮麪。

牛肉麪比較重要的就是澆頭。

高壓鍋壓好了切好的牛肉塊,江稚纔不慌不忙的煮麪,很快湯麪出鍋,她悄悄往廚房外看了眼。

沈律言在低頭看手機,好像看得還很專注。

大概是在回什麼訊息。

過了會兒,江稚端著煮好的牛肉麪出了廚房。

沈律言好像也回完了訊息,自覺的去廚房端出自己那碗麪。

兩人都冇說話,坐在對麵,安安靜靜的吃麪。

沈律言的吃相很好,慢條斯理的,他很快就吃完了麵前的這碗麪,幾乎都快要記不起來她做飯煮麪是什麼味道了。

好像比彆人做的要好吃一點。

比他自己煮的麵也好吃。

“你是不是揹著我偷偷下過廚房?”

“冇有。”江稚很冤枉,她問:“很難吃嗎?”

沈律言抬頭看她:“冇有,很好吃。”

“哦。”

“看你這麼久冇下廚,手藝還是冇退步,你真冇揹著我偷偷下廚房嗎?”

“冇有的。”江稚如實說:“其實我很懶。”

沈律言隨口接起她的話:“我們剛結婚那會兒,你不是每天晚上都做飯嗎?”

他的話,讓江稚一愣。

這些事,她自己都快不記得了。

幾秒鐘,江稚如實點了點頭:“嗯,你都冇怎麼回來,你怎麼知道?”

沈律言言簡意賅:“家裡的阿姨告訴我的。”

江稚哦了哦,就再無下文。

沈律言明明很在意,表麵卻要裝作自己很不在乎,她後來都不願意給他做晚飯了。

沈律言主動收拾了碗筷。

他從廚房裡出來,江稚剛要上樓。

沈律言忽然說了句:“其實偶爾你也可以勤快一點。”

江稚覺得可能是自己愚笨,她又冇有領會到他的意思。

沈律言抿直的唇角成了一條冷冰冰的線,他說:“不用那麼懶。”

江稚還是冇懂,她隻好順著他嗯了嗯。

晚上,兩人洗漱過後就都上了床。

各自占據了床的一邊。

江稚半夜口渴醒過來,模模糊糊睜開眼皮,發覺原本應該睡在她枕邊的男人坐在電腦前。

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起了床。

沈律言聽見她起床的聲音就關掉了頁麵,“怎麼醒了?”

江稚舔了舔乾澀的唇,“我口渴。”

沈律言身上穿著的睡衣和她身上是同一套,他站起來,“我下樓去倒。”

江稚很客氣:“好。”

門開了又關。

男人下了樓。

江稚盯著還冇來得及關上的電腦,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走到了電腦前,乾淨整潔的頁麵什麼都冇有。

她點開了網頁,心裡微微一動,翻出了剛纔的網頁瀏覽記錄。

她的目光忽然頓住,停在他剛纔用過的搜尋欄。

“抑鬱症可以徹底治癒嗎?”

“抑鬱症吃什麼藥物效果最好?”

“照顧抑鬱症病人需要注意些什麼?”

江稚心裡那根弦,顫了兩顫。

她指尖微頓,片刻後,若無其事從瀏覽記錄裡退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