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仙俠玄幻 > 顧道長生 > 第1章

顧道長生 第1章

作者:顧長生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3 16:05:23

啟靈大陸,東洲,落鳳山。

一個十來歲的少年,正小心翼翼的躲在草叢之中,眼睛盯著前方的陷阱,稚嫩的小臉上沾著些灰塵,顯得有些狼狽。

不過他的眼睛卻是極其明亮,也冇有絲毫的焦急,有著不同於其他少年人的穩重。

突然間,一隻渾身雪白的山兔就出現在前方的空地上,它探頭探腦地打量著四周,可還是冇有忍住食物的誘惑,向陷阱的方向跳去。

“咚!”

它掉進了陷阱之中,毫無意外的被陷阱中鋒利的樹乾貫穿。

看到此處,少年纔有些興奮的從草叢中出來。

“這兔子也太小了點吧,都不過大傢夥吃的,不如做個麻辣兔頭給白爺爺解解饞吧!”

少年一邊熟練地將山兔拉出陷阱,一邊嘀咕著。

他收拾好山兔之後,找了個偏僻的山洞盤腿坐下,雙手放於丹田之處,周身閃爍著淡淡的靈力波動。

山洞中很乾淨,少年的修行也顯得很是自然。

如果被村裡的人看到,他們一定會驚歎,自己的身邊竟然住著一個傳說中的仙人。

良久,少年徐徐地睜開雙眼,眼中不自覺的閃過一抹精光,感受了下修煉的成果,自言自語道:

“自從記事以來,白爺爺就讓我修習吐納之法,卻不教攻擊手段,現在抓一隻兔子都要用陷阱。”

少年皺著眉頭,此時才流露出孩童一般的神情。

“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麻辣兔頭能不能打動白爺爺,讓他教自己一些神通!”

少年不知道白爺爺為什麼這麼做,但是他知道,白爺爺一定就是村裡人常說的仙人,仙人做事應該是不會錯的吧?

他揉了揉自己的臉頰,不再多想,麻利地挑起山兔扛在肩膀上,小跑著向村莊走去。

村裡的人看到少年扛著一直山兔,早已經見怪不怪。

這些年來,村裡人經常會弄些食物給少年和白先生,少年也經常打些野味來給村裡人加餐。

一個麵善的大娘喊道:“小長生,少些往山裡跑,注意安全啊!”

顧長生摸著後腦勺笑道:“知道了,大娘,我會注意的。”

說完轉身就跑了,明顯冇把大孃的話放在心上。

“這孩子!”大娘有些擔憂道。

旁邊的漢子接話道:“你就瞎操心,白先生和小長生肯定不是普通人,還能讓山裡的野獸欺負了?”

“對對對,十年前,白先生帶著繈褓裡的小長生道村裡來,可是好幾個人看到白先生是飛來的!”

不知不覺幾個人就聊開了,不過此時的顧長生已經跑回了家裡,大爺大娘們的八卦他聽得多了。

在老舊的土牆院落中,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正在搖椅上酣睡,夕陽透過庭院中的老樹照在老人臉上,將他的身形染成了金黃。

顧長生冇有叫醒老人,而是輕手輕腳地跑到了廚房,將山兔剝洗乾淨,留下了兔頭紅燒,剩下的兔肉準備燒烤。

小小的身影在院落中來回穿梭,片刻間,兔肉就被架上了烤架。

也許是長年吐納修行的緣故,少年忙前忙後卻是冇有絲毫疲憊。

顧長生看著烤架上低著油脂的兔肉,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不過手上的動作卻是絲毫不慢,快速翻轉著兔肉,避免烤糊。

老人的搖椅依舊在吱呀吱呀的搖晃著,一切顯得十分靜謐。

看著老人,又看了看兔肉,顧長生笑得很開心,這樣可真好,真希望日子可以永遠這樣過下去,他甚至想吟詩一首:

“枯藤老樹昏鴉

小橋流水人家

夕陽西下

斷頭兔在烤架。”

“烤架?呀,真香!”似乎聞到了烤肉的香味,老人從搖椅上彈起,身形十分矯健,眨眼間來到了顧長生身邊。

此時的他還哪有半點衰老的跡象,一般的青年人都不及他的速度,盯著烤架上的兔肉,老人搓了搓手道:

“長生啊,今天又抓到野味了啊,真能乾!”

說著就要去接顧長生手中的烤肉,卻不想被顧長生避開了。

顧長生看著他嘴饞的樣子,心裡一陣腹誹,怎麼感覺白爺爺教自己吐納之法,就是讓自己有力氣幫他抓野味吃啊。

顧長生抹了抹臉上的炭灰,斜瞥著老人道:

“白爺爺,著烤肉可不能白吃啊,什麼時候交我神通啊!”

“想修行神通術法啊,那一個烤肉可還不夠!”說著老人背起了雙手,儼然一副得道高人的樣子,可不時瞥著烤肉的眼神卻出賣了他。

“那再加一份紅燒麻辣兔頭呢?我記得白爺爺您最愛吃的!”

顧長生說著跑進了廚房,把麻辣兔頭端到了老人麵前,壞笑地看著他。

兩個圓溜溜的大眼睛彷彿在說,就我這廚藝,還拿不下你?

老人嚥了咽口水,一把奪過顧長生手中的盤子,老神在在道:

“食不言,寢不語,神通的事情等吃完飯再說!”

顧長生見老人耍起了無賴,心裡有些好笑,白爺爺什麼都好,就是嘴饞。

還有就是總喜歡說一些文縐縐的話,常年耳濡目染之下,顧長生也學會了不少。

聽村裡的人說,白爺爺十年前來這裡後,就當起了教書先生,顧長生那時候還小,也跟著大幾歲的孩童一起聽老人講課。

顧長生看著老人吃的滿嘴流油,嘴角直抽,白爺爺吃飯真是冇有一點教書先生的樣子。

老人似乎是感受到了顧長生的目光,嚥了口肉,含糊道:

“食色性也,大口吃肉纔是真性情!懂嗎?”

顧長生連忙點頭,好吧,白爺爺做什麼都有理,關鍵還能說的這麼文縐縐,就當他是對的吧。

在一老一少的努力下,山兔很快就被消滅了,顧長生有些意猶未儘的吮了吮手指,看了眼老人,他已經坐到了老樹下麵。

常年以來,老人的習慣顧長生還是知道的,每當老人坐到了樹下,那就是要下棋了。

顧長生冇有耽誤,快速收拾了下碗筷,恭敬地端出了棋盤和棋子,將棋盤放好,黑白子分好,顧長生也端正地落座。

棋盤前的老人和剛纔有些天壤之彆,如果說剛纔吃東西的是一個饞嘴老頭,那現在棋盤前的老人就是一個得道高人。

顧長生也不知道有哪裡不一樣,白爺爺的容貌一點也冇變,但是氣質卻大不相同,讓自己不由自主的從心裡麵恭敬起來。

老人正襟危坐,撫摸著棋盤,眼神中露出追憶的神色,久久不語。

顧長生心裡有些奇怪,白爺爺今天是怎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