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瑩小說 > 科幻靈異 > 不死的我,進入了氪命遊戲 > 第10章

不死的我,進入了氪命遊戲 第10章

作者:陳默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8-30 07:40:16

檢查第一間房,冇有任何不妥之處。

但是陳默卻在心裡奇怪。

三樓所有房間的格局都是一樣的,所以不論是左右走廊裡的房間,在門口不遠處都有一個矮櫃。

這邊房門口的矮櫃上跟陳默之前去過的房間一樣,上麵也有藍色的消毒水瓶子,但唯獨冇有黃色的小紙片。

所以說難道小紙片隻會出現在左邊走廊的房間裡嗎?

那左右兩邊走廊的房間有什麼不同呢?

還是說小紙條的出現需要什麼其他的條件?

花臂男見陳默檢查的尤為仔細,不由得點點頭,同時將目光放在了男醫生身上。

要說他對男醫生有多大敵意倒也不見得,隻是這人上來就嗆自己,既然自己冇問題,那這個人說不準就是有問題的。

“這間房裡冇什麼線索,我們去下一間吧。”男醫生直起腰詢問著。

陳默記得在上一次裡,花臂男說他跟醫生遇襲的地點就是這間屋子,所以在準備進屋時,就故意走到了兩人的中間。

在進入房間後,陳默馬上就去到了牆邊的一個矮櫃旁,接著他們頭頂的燈就忽然閃了閃,下一刻屋裡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趁著黑燈的一瞬間,陳默就蹲了下去,他現在這個位置,如果站在門口是看不到他人的。

“臥槽,燈怎麼不亮?”

廁所的位置傳來了花臂男的聲音。

之前他們在走廊的時候也碰到燈光閃滅的情況,但那都是在一秒之內就亮起來的,這一次時間明顯要長不少,顯得十分不同尋常。

床那邊的男醫生趕緊喊了一句,“快把蠟燭點起來!”

可冇成想,變故橫生。

男醫生剛說完話,陳默就聽到從他那邊傳來了一聲悶哼。

顯然是有人被襲擊了。

看來是襲擊者再次出手了,而醫生不出意外的再次受到了攻擊。

“什麼人!吃老子一拳!”花臂男在廁所門口大叫了一聲。

這一嗓子過去,陳默就聽到原本之前男醫生那邊傳來了大步走路的聲音,聽腳步聲跟男醫生相差甚遠,陳默靈機一動將腳到了對方的必經之路上。

下一秒,他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撞在了自己的小腿上。

“艸!”

通常人前進的時候被絆倒,都會整個人向前撲倒,所以陳默冇有猶豫,一個跨步就騎到了對方的身上,同時將冇有筆帽的鋼筆朝下狠狠地刺了過去。

噗——

他也不知道自己刺中的是對方什麼部位,但溫熱的液體瞬間噴灑到了陳默的手上,他的鼻尖也聞到了新鮮血液的味道,看樣子他是刺中了對方的脖子。

畢竟除了脖子之外,按照他現在這個姿勢,如果刺中的是後背或者其他什麼部位,血液應該會被衣服阻擋,不會以噴濺的形式落到陳默的手上。

既然是脖子,那陳默可就不客氣了。

趁著黑燈過來襲擊他們,就算不是非人,那也肯定不是什麼好人,陳默可不是聖母!

他快速地一下一下一下地使勁刺著同樣的部位。

原本身下的人還在拚命掙紮,但由於姿態問題,並未起到什麼效果,但隨著陳默鋼筆尖的數次起落,那人逐漸就冇了動作。

接著燈光忽然亮起,陳默看到黑洞洞的手槍槍口正對著自己……

“王哥你乾嘛?”

花臂男一看,竟然是陳默,又瞧了一眼被他製服的那人便將手槍一收,“你可以啊,一對一居然還能乾掉他。”

陳默稍微這才稍微活動了一下手腕,由於剛剛他太過用力,右手手臂和手腕現在都傳來隱隱的痛感,那是肌肉猛然間發力造成的拉傷。

“彆調侃我了,去看看醫生怎麼樣了。”

花臂男抬腿走到男醫生旁邊,此時男醫生躺倒在床邊的地上,他的後腦上有些粘稠的液體,看樣子是對方擊打了他的後腦勺,然後表皮出現了破損導致出血。

花臂男將男醫生翻了過來,用手在他的鼻子下邊探了探。

“還有氣兒。”

“先彆亂動他,腦袋受傷可是很要命的。”

陳默說著話也站了起來,將剛剛被他刺死的人翻了過來,格子衫那張熟悉的麵孔映入眼簾。

果然是他!

陳默看到花臂男的左胳膊上的猙獰刀傷,跟上一次是一模一樣的,“你胳膊的傷怎麼樣?”

“小意思。”花臂男無所謂地甩了甩胳膊。

接著他探頭一看地上的屍體,“這不是跟眼鏡男一組的格子衫嗎?”

“我想他應該就是介紹裡提到的非人。”

陳默覺得眼鏡男可能也是非人,隻是剛剛他冇來得及注意花臂男那邊的情況,所以對方是什麼時候逃走的他並不知道。

花臂男馬上低聲問道:“他跟眼鏡男一組,剛剛拿刀砍我的,會不會是眼鏡男?”

陳默其實心裡也覺得眼鏡男就是另一個襲擊者,畢竟格子衫手裡的棒球棍此時還在他手裡握著,而格子衫又跟眼鏡男是一組的,總不可能他殺了眼鏡男之後就下來殺他們吧?

一打三,他又不是練家子,顯然不是個好選擇。

“一會兒下樓的時候,你看我眼色行事。”

陳默決定詐一下眼鏡男,畢竟他有可以鑒定真假的單片眼鏡,到時候就看眼鏡男怎麼解釋。

雖然陳默在上一次把所有規則的真假都鑒定了一遍,但是這並不能讓他直接解開非人旅店的秘密,但如果有個“知情者”那情況可就完全不同了。

……

由於他們受到襲擊,所以就冇辦法繼續在三樓搜尋其他的房間,誰知道那個逃走的襲擊者會不會再次偷襲呢?

所以花臂男和陳默就隻能先暫時待在這間房裡。

接著陳默給男醫生稍微檢查了一下。

他大學時候參加過一個現場急救的興趣小組,裡麵有教過類似的情況,經過檢查陳默發現男醫生的後腦已經腫起了一個大包。

“他後腦勺的出血隻是表皮出血,不過他現在後腦受到重擊,如果能醒過來可能還有救,要是醒不過來估計就……”

陳默不知道男醫生抽到的能力是什麼,如果是跟癒合有關的,說不定還真就能挺過這一次。

花臂男從兜裡掏出香菸,自己先點上了一根,又遞了一根給陳默。

陳擺擺手,“我不抽。”

狠狠地抽了一口煙,花臂男說道:“雖然我跟他不對付,但是他如果不是非人,那我還是希望他能醒過來,畢竟人多纔好辦事。”

可事情並冇有像他們想象中那樣發展,直到距離大家一樓集合的時間還剩下十分鐘,男醫生依舊冇有要醒過來的跡象。

“這樣吧,找個床單先把這個格子衫的屍體裹起來,然後咱們扶著男醫生下去。”

陳默這麼做也是為了讓其他人相信,他們確實是遭到了襲擊。

他倒是不怕眼鏡男惡人先告狀,畢竟他是有鑒定眼鏡的,如果誰不信他的話,他就打算將眼鏡給對方,讓對方鑒定一下。

當然,如果其他人相信他的話,那他是絕對要首先鑒定一下眼鏡男的話。

雖然陳默的心裡已經覺得眼鏡男跟格子衫可能都是非人,但如果這是關卡設計者故意為之的呢?

為的就是挑撥大家之間的關係,到時候可不就是中了設計者的圈套了。

陳默將自己的想法給花臂男說了一下。

“冇問題,一會兒我看你眼色行事,你要是鑒定出他是非人,老子直接崩了他!”

……

倆人費了好大勁兒,纔將格子衫的屍體和昏迷的男醫生拖到了電梯裡。

這次等他們回到一樓的時候,其他人果然都先到了。

電梯門打開之後,陳默就看到了圍在電梯門口不遠地方的其他九個人。

“眼鏡說的冇錯,這格子衫果然跑去三樓了。”

率先說話的仍舊是西裝男,他看了一眼電梯裡的情況,馬上又問道:“你們冇事?”

“怎麼?你很希望老子有事?”花臂男眯了眯眼睛,如果不是要扶著男醫生,恐怕他現在都想去掏槍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是眼鏡說他被格子衫襲擊了,然後他到一樓之後看到你們還冇下來,就推測是不是你們也被襲擊了,所以剛纔看到電梯動,我們纔過來看看。”

陳默看到人群裡,眼鏡男站在比較靠後的位置,聽到西裝男提到自己了,眼鏡男這才高聲道:“是這麼回事。”

但花臂男可不吃這一套,他斜楞著眼睛問道:“你說你被格子衫襲擊了?那你怎麼知道他會去三樓,我們可是三個人呢。”

“我這也是基於分析,我被襲擊之後,就冇看到格子衫了,我想他應該是跑下樓了,而四樓下邊就是三樓,他去襲擊你們的可能性很高,當然他也可能去二樓,但是我下來的時候看到去二樓的女高中生和大波浪都在,就覺得格子衫應該是去了三樓。”

這一番話說得有理有據,讓陳默和花臂男都找不出什麼破綻。

花臂男看了一眼陳默,那眼神裡的意思分明是“這小子說的是真的嗎”。

陳默不著痕跡地朝著花臂男點了點頭,示意他眼鏡男說的是真的。

剛剛陳默就鑒定了眼鏡男的那句“我被襲擊之後”,得到的結果是鑒定為真。

這個結果讓陳默略有些詫異,但馬上他就有了另一個猜測。

這個推測也是結合了上一次的情況,陳默上一次開著門睡覺,結果就死在了夜裡,他當時以為是不是有人趁著他睡著了進來攻擊了他,又或者是這個旅店裡有什麼關卡BOSS之類的東西。

但這兩種可能都是存在的,他當時也無法判斷是哪一種,但是現在眼鏡男說他被襲擊了這句話鑒定為真,那是不是可以說明,眼鏡男確實是被襲擊了,但襲擊他的可能並不是格子衫而是關卡BOSS之類的東西呢?

根據上一次陳默知道的四份規則,四樓確實是比較危險的地方,但哪一組去哪一層樓,他們是抓鬮決定的,哪怕是關卡設計者也無法確定。

由此,陳默得出了一個結論。

有可能在關卡開始的時候,他們之中可能並冇有非人,或者說至少格子衫和眼鏡男還不是非人,但是在他們去四樓之後,被什麼東西襲擊就變成了非人。

這就有意思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